0

  《窃听风暴》(德文:DasLebenderAnderen,又名《他人的生活》、港《窃听者》),德国影片。影片是德国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杜能斯马克的处女作,并由他亲自编剧,于2006年3月23日在德国发行。《窃听风暴》主要是在讲述了1984年前东德东柏林史塔西(国家安全局)的一名秘密探员负责监听一男剧作家及其女友(知名演员),逐渐被他们的生活所吸引,转而同情他们的遭遇,以至最后暗中对他们施以援手的故事。
  
  《窃听风暴》扮演史塔西秘密警察的男演员乌尔里希·穆埃,在现实生活中,他的妻子曾经就是一名史塔西的告密者。《窃听风暴》在2006年,创下了德国国家电影奖“金萝拉奖”提名最多的记录,11项提名,并最终获得包括最佳影片奖在内的7项大奖。在2006年12月2日波兰华沙举行的欧洲电影节上,该片战胜阿尔莫多瓦的新作《回归》获得最佳影片奖,男主角乌尔里希·穆埃夺得影帝,同时该片还赢得最佳剧本。
  
  《窃听风暴》获得第79届美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剧情介绍
  
  时间是1984年,地点是在东德柏林,每一次的开头字幕出现的是“公开化无处不在”。全东德百姓被一百万国家秘密警察(中文也有经典翻译盖世太保GeheimeStaatsPolizei)控制着,国家安全局的窃听手段像《1984》中的电幕系统一样掌握和控制着人民的思想。“你只能在这样的假定下生活——从已经成为本能的习惯出发,你早已这样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作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
  
  在这些最敬业的国家秘密警察军官中,有一个名叫戈德·维斯勒上尉(乌尔里希·穆埃饰),他有着身陷的眼窝永远都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在一次演出中观看了乔治·德莱曼(塞巴斯蒂安·考奇饰)的演出——“我们唯一不具危险性的作家正在被西方阅读着”,于是他决定,几乎完全是个人的一次挑战,要去调查这个作家,维斯勒丝毫不相信他会像表面上那样清白。得到老同事同时也是上司的古比兹和高官赫姆夫的支持后,于是,维斯勒就在德莱曼作家的公寓里安装了窃听设备。
  
  维斯勒在一次监听作家德莱曼的过程中,听到了他的妻子克里斯塔-玛丽亚·西兰德(玛蒂娜·戈黛特饰)由于为了他们的演出能够顺利进行,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就在这时影片出现了戏剧化的一面,维斯勒开始渐渐的被克里斯塔-玛丽亚为了艺术所牺牲灵魂的精神所感动,同时也为了让人们真正看清这个虚伪的国家。于是,维斯勒决定帮助他们免遭迫害。
  
  莱德曼因为一位好友的自杀,信念变得更加坚定。决定通过写作来揭露这个社会。德莱曼的匿名文章引起了当局政府的不满,决定找出文章的作家。维斯勒的上司古比兹逮捕了莱德曼的妻子克里斯塔-玛丽亚·西兰德,她为了自己的演艺生涯招供了自己的丈夫。维斯勒在古比兹到达德莱曼的公寓前转移了至关重要的证据—打字机,是德莱曼免遭迫害。但她的妻子克里斯塔-玛丽亚·西兰德由于无法原谅自己跑出房间撞车身亡。
  
  维斯勒也因为帮助德莱曼,沦落到成为邮差。多年后德莱曼才在不经意间获悉事情真相。当维斯勒路过书店,发现德莱曼写了一部新书。他走进书店,翻开封面上面写着:“这本书谨献给HGWXX/7(调查的代号名称)致上最深的感激”。书店的售货员问他要不要包上送人,维斯勒说:"nein,dasistfürmich."(不,这是给我的。)…………
  
  影片解析
  
  影片又译《别样人生》、《别人的生活》,举重若轻地将民主德国情报局令人发指而不为人知的大规模窃听行径对无辜人士的迫害公布于众。但作品让深不可测的黑暗迎来一缕人性的曙光,颠覆了盖世太保、克格勃横行的“冷血特务滥杀无辜”俗套--不经意间爱上窃听对象的男主人公,在明白自己截获的所谓情报不过是一段真挚爱情时,开始反思该行为是否正义,并最终参与到这对无辜鸳鸯的生活中,为保护他们而不吝冒险。
  
  本片与三年前的《再见列宁》有诸多相似之处:都在披露东德末期的社会实态;都在多研究问题的同时,巧妙地谈了“主义”。小金人就喜欢这样的灵兽,识时务!并未摇旗呐喊“资本主义好”,却又淡淡流露出对“资式人文关怀”的欣赏,但始终压制着政治的议题,尽心竭力地讲好故事、拍好片子。这种擦边不沾边的谨慎做法,可谓王道。
  
  《窃听风暴》横扫今年的德国电影奖,一举囊括最佳影片、导演、制作、男主角、男配角、剧本、摄影七项大奖,当仁不让地代表日耳曼人挂帅出征。加上温哥华电影节的观众选择奖、多伦多电影节的如潮盛赞,本作进入学院视野已不容置疑。另外,德国电影13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仅《铁皮鼓》(1980年)、《无处为家》(2003年)两次中的,想必无数张同情票早已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