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收视率造假正在成为个别地方卫视争夺市场的“捷径”。本报(指人民日报)记者近日在采访中获悉,与制作节目相比,“制作”收视率以其低廉的代价、隐秘且难以查证的造假方式,以及惩戒机制缺失的行业背景,正在成为个别地方卫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力争上游的“幕后法宝”。
  
  据介绍,目前我国电视收视率最为可靠的统计方法是,在样本客户家庭电视机上加装类似机顶盒的收视测量仪。样本户家庭成员在收看电视时,只要在某个频道停留一定时间长度,机顶盒就会记录,生成统计数据。
  
  自2008年底全球知名调查机构尼尔森结束在中国市场的收视率调查业务以来,目前全国各电视台各大城市的所有收视率,基本由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一家出具。
  
  业内人士介绍,“收视率”作为当前全世界电视行业中的“通用货币”,由市场普遍认可的一家调查机构提供调查数据,有利于行业标准的统一和管理的规范化。然而,在这种“一家独大”的前提下,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收视率调查过程中缺乏来自第三方的监督与相应管理惩戒机制,则为收视率造假减少了风险成本,人为操控索福瑞的样本户、“改写”收视率数据的现象已经发生。
  
  以索福瑞在某一线城市为例。据了解,该城市常住人口过千万,目前约有不到500户安装收视测量仪为索福瑞提供测量数据。由于外地卫视在该地区的收视率并不高,当地研究机构认为,一家卫视全天的收视率常态,约在0.2至0.3之间。
  
  但一些专业人士日前在分析收视数据时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收视现象。以全国部分收视测量仪城市数据为例,今年全国两会闭幕后的总理记者见面会,全国所有卫视同时直播,但某沿海地区的省级卫视收视率比其他卫视高1倍以上;玉树地震哀悼日晚上,由央视新闻频道制作的节目要求省级卫视转播,该卫视的收视率也高于央视新闻频道本身。
  
  相关人员根据测算,有些城市,只要有一户样本户,能成功提交全家全天看某特定卫视的数据,该卫视的数据就能一下子上升到0.3至0.5左右,几乎翻一倍。
  
  异动现象引起了部分电视研究机构的注意。而在之后的收视数据分析中,他们更发现确有个别电视台涉嫌行贿样本。某直辖市一位周姓出租车司机家中,在去年春季时装了一台索福瑞的测量仪。刚装完测量仪一个月左右,就有人来敲门,声称如果他们看某一卫视台节目,就会每个月得到200元的费用,且每周还会有小礼品,逢年过节还会有人登门来送大礼包。此后,收视调查机构进行现场查实确有贿赂。目前该样本户已被撤销。
  
  去年一家城市电视台向收视调查机构一次提交关于9户样本户收视率异动的怀疑,经查实,这9户样本户有6户大部分莫名长期锁定一家卫视。撤销后,该卫视在该城市的收视率即刻下降。
  
  样本污染的情况并非只存在于特定一线城市。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媒体公布的“2009年西安十大知识产权案”中,第十例案件便与此有关:一名索福瑞的技术维护人员王某,涉嫌与西安电视台李某、电视短剧制作人张某等人收买相关样本户,被西安市检察院起诉一审,其中王某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全国多地也曾出现过收视数据异常。有数据显示,某卫视在其省会城市,黄金时段收视率远远超过其他卫视,甚至达到2.6倍有余;不止一家在全国排名靠前的卫视,在去年10月这段时间内,在该省会城市,出现无规律、多时段、零收视情况。据了解,某些卫视一年以数千万元请民营品牌推广公司进行所谓的品牌推广,而这些经费其实相当部分被用于对收视样本户的干扰造假。
  
  根据相关“污染样本”提供的信息,样本被干扰的方式比较隐蔽,多是采用定期给样本用户送大米、食用油之类的小恩小惠,让对方长期锁定该频道。(人民日报北京6月30日电记者曹玲娟刘阳)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