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真相!本报中山讯(记者肖成)“我只想帮助他们解脱,当他们绝望时,生死已经算不了什么。”齐萍萍在法庭上平静地说。1991年出生的她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庭上
  
  辩解:父母吞服安眠药自杀
  
  检察官念起诉书期间,齐萍萍表情平静。检察官一念完,齐萍萍就表示自己有话说:“我杀他们之前,他们已经吃了大量安眠药,准备自杀。我是看他们很痛苦,才帮助他们解脱。”
  
  齐萍萍称,父亲原来是名司机,得了脑血栓之后,无法工作,将车也卖了,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很早就有自杀的念头。而母亲则把父亲当作唯一的依靠,父亲想自杀,母亲也跟着自杀,一家人都很绝望,她决定“成全”父母。
  
  齐萍萍在庭上称,父母主动吞食十几片安眠药后准备自杀,但母亲出现了呕吐、痉挛等反应,非常痛苦,于是她用塑料袋先后将母亲和父亲闷死,以帮其“解脱”。
  
  现场:“小绵羊”庭上讨生路
  
  从开庭到休庭的两个多小时里,19岁的齐萍萍脸上看不到激动的表情,更没有掉一滴眼泪。面对公诉人和法官的提问,齐萍萍手握着话筒平静作答,话语清晰,声音是软软的“绵羊音”,完全是一副平常小女生模样。不过,警方恢复了她相机里的照片,发现有大量自残照片。
  
  检察官问:“为什么你在审查起诉阶段改变自己的口供?你原来在公安侦查阶段曾做了多次交代,每次口供都相符合。”齐萍萍回答:“那时候我一心求死,所以把一切严重的都往身上揽。现在我想活,对生活有希望。”齐萍萍坚决地对法官表示,自己对公安部门所做的口供只有部分真实,庭审上说的才完全真实。
  
  “我很后悔杀了他们,假如法院判我死刑,我也没有意见。如果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绝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休庭后,齐萍萍和大伯、小姨等亲人相见,终于流下眼泪,圆圆的脸涨成通红。
  
  “请留她一命吧!”头发花白的大伯齐贵喜称,自己兄弟3人两个弟弟都死了,希望留下这个侄女。(更多内容请点击下一页)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