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富士康接连出现12次跳楼自杀震惊社会,整个社会都在反思接连自杀的深度原因。郭台铭启动危机公关带领大量媒体进入厂区,血汗工厂的指控无法立足。这个工作条件待遇胜过很多工厂的高科技企业接连出现员工自杀,艰苦工作条件似乎不是主因。维特效应,富士康自杀,维特
  
  对富士康自杀问题,单纯局限在富士康的视域范围之内,也许陷入无法破解的难题和悖论之中:越道歉、越防范、越报道、越热议都无法杜绝自杀。富士康自杀问题需要从社会学角度解析思考:富士康自杀问题是多种原因的聚合效应,自杀定律、维特效应、于连现象都能解释富士康自杀原因,但防范自杀的最高控制依然在内心,在世俗化环境、大众文化、网络时代成长的80年后、90年后两代青年,他们为何如此决绝和脆弱?这是否预示着我们的教育是否出现严重危机,自杀背后可能更是一场更深刻的人文教育危机!
  
  富士康自杀与自杀定律高度的吻合。当富士康出现新的自杀事件后,我们的思维习惯首先是瞄准富士康这个当事者进行口诛笔伐,但是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虽然它的管理制度有很多完善之处,但和高科技企业富士康相比,很多工厂工作条件更艰苦,如纺织厂、机械加工厂、炼钢厂、煤矿等,高温高尘高负荷,但很多人不选择自杀。这难道是自杀定律现象:人自杀与否取决于相对条件对比而不是绝对条件。一个人与同类可比度越小,越不可能自杀。所以心理问题依然是造成自杀的根本原因,外因的作用并不是决定性。即使关闭富士康,心理问题也无法获得根本性的消除。
  
  富士康自杀与维特效应有关。当富士康、自杀、接连跳这几个热词聚合在一起并被媒体当做头条刺眼新闻处理的时候,富士康自杀者成为耀眼的新闻主角,媒体报道没有更多从珍爱生命、谴责自杀罪过的角度处理新闻,维特效应助长了心理暗示的发生。维特效应来自歌德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从社会心理学角度分析,自杀就像情绪上的流感。媒体对自杀新闻的大肆渲染对于一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具有强大的暗示、诱导性。学者菲利普斯研究发现:对轰动性的自杀事件报道,在报道所涵盖的地区,紧接着自杀率就会有大幅度上升。事实证明,富士康自杀事件与此效应有关。他杀是一种罪大恶极的犯罪,我们应当谴责。自杀也是罪过,我们也应该谴责自杀,因为你对生命的漠视会对白发苍苍的父母和亲人造成终身的痛苦,自杀永远不值得原谅!媒体需要有效吓阻自杀,告诉有自杀动机者:你的死亡意味着一个家庭的毁灭,你成为你父母心灵之死的杀手!
  
  富士康自杀体现于连现象。自杀维特效应来自歌德名著,另一部经典名著司汤达的《红与黑》中关于于连的自杀原因也值得解读。出身木匠卑微家庭于连在虚伪伪善社会拼命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手段改变命运,最终理想和现实矛盾无法破解,最终绝望自杀。如果解读每一个样本背后发现,于连自杀原因与富士康接连自杀非常相似。富士康自杀惊险代际特征:在世俗社会、大众文化、网络时代成长的一代人面临严重的精神危机,他们更关注自我价值实现,缺少对公共事务的介入和关心,出现内心空虚苍白的心理危机。
  
  青年自杀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一个客观的事实是,媒体按照数量密集关注富士康自杀人数的时候,不该忽视自杀的社会问题:富士康的自杀率并不比社会自杀率高,其实在高校等领域,如果按照富士康自杀的报道规格处理,自杀数量也是惊人,比如上海高校2009年就出现13起自杀死亡,这个数字也超过富士康目前的自杀人数!上海市教委通报称:2009年上海高校共发生各类安全事故52起,较2008年同比下17.46%。事故造成24名大学生死亡,同比下降56.36%。但在事故死亡的24名大学生中,自杀身亡的大学生13人占年度死亡人数的54.17%。教委呼吁关心大学生身心健康。
  
  富士康自杀是场教育的严重危机。当社会各界对富士康接连自杀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反思的时候,第12个悲剧发生了。看似不可阻止的自杀事件成为困扰一代人的阴影:为何在生命最烂漫花季选择决绝?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这是从校门到校门成长的一代,没有经历挫折,只强调奋斗再奋斗,这是否是教育误区?
  
  我们的教育从小就对孩子输灌做人上人要出人头地观念,我们没有告诉孩子怎样尽力而为,做自食其力的普通人也光荣。在考试成为一切的模式下,孩子心理无疑是扭曲的。在学校整个成长中,考试定终身。在走上社会后,面临理想和现实巨大的落差。我们是否该发生救救孩子的呼吁!
  
  面对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我们都需要内疚自责和反思:孩子的家长、孩子的老师、我们的媒体还有富士康,我们的生命教育为何失败?而生命教育是最基本的教育理念。我们需要反思世俗化社会之弊:如果只有世俗化生活教育,没有更高尚的人文教育,金钱、房产、权力、地位等物化指标成为人生唯一的追求的话,内心的苍白空虚,视生命如草芥,只有自己没有他人,只有自私没有社会关爱的人文大情怀,人的毁灭是顷刻间的,于连之死就是经典的例证!
  
  防范自杀的最高控制在于内心,在于教育,在于人文素养的提升和培养,在于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关心和呵护。爱依然是让心灵之冰熔化的最大热力,爱生命、爱他人、爱社会的大爱情怀才能感受到人存在的美好和价值。心中有爱的人会精心呵护和珍惜生命,无论多么艰难,都会在人生旅程中去经历风雨、领略风景。
  
  挂职后喊王志再面对面是何心态
  
  深圳富士康员工“九连跳”让人痛心。接连发生员工自杀事件背后企业存在种种问题,但从社会视角出发,是否也有值得反思之处?
  
  “有的网站把自杀者照片挂在网上,有的电视台在黄金时间全方位追踪报道自杀事件……”昨天,市心理学会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单怀海教授指出,“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媒体过度渲染自杀事件,对一些有自杀倾向的人来说是危险暗示。”心理治疗专家周云生也表示,过分描述跳楼细节,对特定的人会产生诱导。他介绍,《少年维特之烦恼》一书于1774年发行后,当时曾有不少欧洲年轻人模仿小说里的维特举枪自尽。美国加州大学社会学家戴维·菲利普斯把此现象称为“维特效应”。他认为,一些内心痛苦的人看到别人自杀身亡的消息后会模仿他们,特别是对有相似处境的人群影响更大。在此,社会认同原则得到的是种病态的展示。
  
  周云生称,“舆论导向应以公共人性化视角关注那些有此倾向的生者,积极宣传如何面对困境,寻找问题根源,而不是一味放大悲剧的细节效应。”单怀海等专家认为,当前应加强劳动部门及政府其它职能部门的作用,发生劳动纠纷应及时调解。媒体应着眼于使某些特定群体诉求得到真实反映。本报记者周其俊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