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映秀十年事小说走热互联网.据报道:有网友表示,“哪位知道《映秀十年事》的相关信息?到底出完了没?本来由于这小说而对其中描写的小镇——映秀有了一种特别亲切的感情,以为是一个虚构的场所,而突如其来的地震让我知道了原来真正有这么一个小镇,看着地震中破碎的小镇,有一种家乡被毁的感觉。我想这也表明了这小说的魅力,看过就知道了……”
  
  这是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几天之后,一位书迷发在网络论坛的帖子。映秀镇地处此次震中的汶川县,受到严重破坏。
  
  而早在几年前,网络上就流传一本以映秀这个地名为题,还算有点名气的未完结小说——《映秀十年事》。不少书迷希望作者能够完成这本书,以慰祭此次地震中受难的映秀人民。
  
  作者曾客居映秀镇半年
  
  这是一本武侠小说,但在后记里,作者描述了许多客居映秀之时的情形,对映秀概貌以及当地的居民多有涉及。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作者在同学工作的映秀镇电厂住了半年。当时所用的笔名叫做“北洋鼠”,不过这本书没写完就“太监”了。原因据作者自己说是由于情节铺得太开了,有点力不从心。而且在当时网络文学不算时兴,“写了也是白写,不赚钱,我要生活”。
  
  后来他换了个叫“猫腻”的笔名写了本《朱雀记》,如今是知名文学网站起点网的签约作家,正写作《庆余年》一书。因文笔细腻而受到不少书迷追捧。在网络文学圈子里面知名度颇高。
  
  网友发帖恳请作者续写
  
  在起点文学网的“作者有话说”栏目里,猫腻写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往后映秀十年事,将是生者庆余年。有书迷感慨,在这个时候看《映秀十年事》,就像看一个已经逝去的朋友,就体味到生命的脆弱和人世的沧桑。
  
  有网友发帖恳请猫腻把这本书写完,并得到不少书迷的支持。对此,猫腻并未回应。不过也有网友表示,现在续写这本书铁定赚钱,但恐怕也会引发借机“发国难财”的争议。而较为客观的网友则指出,其实《映秀十年事》的语言和情节都显得生硬,只不过映秀镇在地震中遭到严重破坏近乎破碎,从侧面记述了这个地方风貌的《映秀十年事》,正好满足了一种集体记忆的需要。因此,此书以映秀为题,不管是否被续写完成,在一段时间内都会吸引网友来了解这本书以及原来的映秀镇,换句话说,《映秀十年事》的流传、走红,将是顺理成章的。李斌
  
  延伸阅读:
  
  http://www.bokewin.cn
  
  网友呼吁
  
  麻烦您把这个童话讲完吧,
  
  尽管童话已经破碎了
  
  至《庆余年》的作者猫腻:
  
  猫腻先生,以前总是叫您猫腻大人,在这里我想应该以正式的尊称来称呼您。
  
  作为一个读者,我非常喜欢您的作品,文笔细腻,很吸引人。
  
  在这个举国悲痛的时刻,我们得知映秀镇受灾非常严重,全镇几乎被破坏殆尽,居民死伤严重。其实我们最初知道映秀这个地方,是在您的小说《映秀十年事》中,在其中您还提到了汶川,您在前日的《庆余年》更新中提到,映秀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但是如今却已面目全非。
  
  请您把《映秀十年事》写完吧,虽然您当初写它,是以北洋鼠的名义,但是我们知道那是您。虽然现在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请您在将来不忙的时候,把它完成,就算是让我们更深的记得那里。
  
  对不起,心情比较激动,这几天一直在想能为灾区做点什么,虽然有去捐款,但是总觉得同胞在那里受苦,而自己确实无能为力。
  
  《映秀十年事》是本好书,而这次地震让我永远记住了那里。“映秀虽然背着个酸酸的壳,但骨子里仍然只是个童话”(作者对这本书的自我评价)。麻烦您把这个童话讲完吧,尽管童话已经破碎了。为了那些忘却的记忆,为了那些魂归天国的同胞,文学的价值恐怕也就在于此吧。
  
  曾经的北洋鼠大人,如今的猫腻先生,请您把它写完吧,拜托了。
  
  作者自述
  
  祝福所有的人们
  
  作者曾客居映秀半年,期间写下这本书。下面是他自述这一经历,以及地震后的心路历程(节选)。里面对映秀概貌的描述,今日读来仿若隔世。
  
  客居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当年因为大学成绩过于糟糕,现在分到了阿坝自治州的一个电厂。于是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我。
  
  他住的地方叫映秀镇,这个小镇我后来和很多女孩子都提过,记得是这样描述的:这个小镇,山不清,水不秀,还有个电厂,空气也不是顶好,不过人少,夜静,月明。
  
  其实我最喜欢的倒是院子旁边的那条声音很大的河。在那几个月里,我经常沿着那条河随意乱走,在那几条索桥之间穿来穿去,偶尔看到山垭里的野棉花,便停下来,采两把,丢到水里面。有时候,看着那山顶上的积雪,也曾认真地想着要去爬一爬。只是我觉得自己好累。
  
  河的这岸,就是映秀小镇。小镇无特色,只是豆腐多,萝卜多,毛片也多。当然最多的还是一些从不认识却自然变的亲切的朋友。
  
  震后
  
  我在成都读的大学,我在映秀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岁月,从某种意义上讲,那个小镇改变了我的人生。如今看着航拍中那早已改变了模样,化成一片颓垣的小镇,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那种面对天灾的无力感与对这贼老天的愤怒交织在了一起。
  
  说回映秀,小镇早已变了模样,我认识的人们或许活着,或许死去。我知道那里的路,那里的山,往日美丽的景象,如今却成为了救援最大的障碍。
  
  很多人平安,很多人逝去,我的大学同学,寝室里的老大也在映秀,一直未能联系上,可我坚信他没有问题,加油。
  
  祝福所有的人们。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