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不想多说,但这位副教授扯得实在过,这让我想起一些高级干部,如因车祸遇难的那位外交官等,也多次重复过这种论调。他们的通病就是只把“革命”理解成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运动。
  
  其实这是仅把革命概念的认识局限在其狭义概念――政治革命上,这势必造成思想和理论上的混乱。
  
  其实革命还有转义和引申义,如第二是指组织和建设新的社会经济制度。
  
  也是这个概念的深化和最直接的延伸。如小平同志讲的“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三是指一种积极进去,奋发向上,不怕牺牲的精神,如习总书记讲的“革命理想高于天”。四是指是社会生活某一领域的重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革,如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革命的转义还有社会革命,文化革命,技术革命等。
  
  毛泽东主席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发表过历史名篇。他在讲话最后,深刻洞见了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之后革命的艰苦工作,提出了“两个务必”的重要论断:我们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这个胜利将冲破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具有伟大的国际意义。夺取这个胜利,已经是不要很久的时间和不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了;巩固这个胜利,则是需要很久的时间和要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资产阶级怀疑我们的建设能力。帝国主义者估计我们终久会要向他们讨乞才能活下去。
  
  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
  
  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作者:朱德泉;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