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近日,美国部分老百姓反特朗普,中国部分老百姓反孙中山,再次印证了多年来我们的基本观点,就是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已成为21世纪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美国老百姓反对特郎普,还是中国老百姓反对孙中山,都与特朗普和孙中山本人无关,对特朗普和孙中山的反对,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就美国老百姓而言,他们反对的并不是特朗普,而是产生特朗普的美国精英政治制度。美国老百姓先是反对精英集团推崇的希拉里,把拥护特朗普看成是反希拉里的工具,当反掉希拉里以后,老百姓才发现,按照美国精英集团制定的现代民主制度,无论选择谁,老百姓都是输家。美国老百姓对这套游戏规则愤怒了,又要通过街头暴力推翻刚刚选举出来的特朗普。可见美国老百姓所否定的已经不是特朗普这个人,而是美国的选举制度。
  
  特朗普不明白这一点,对此感到十分困惑,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老百姓才选择了自己,仅仅十多个小时后的今天,自己还没来得及上任,就又变成了老百姓反对的对象,并且还是街头暴力的反对方式。原本就反应迟钝的特朗普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明白自己纯粹是“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与希拉里一样变成了老百姓反对精英政治制度的替代目标。
  
  与特朗普的无辜相比较,孙中山则更加无辜,用时髦的话来说完全是躺着中枪。孙中山本来是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幸运儿,共产党全盘肯定他,国民党全盘肯定他,日本鬼子全盘肯定他,汪伪汉奸政府全盘肯定他,苏修叛徒集团全盘肯定他,西方所有反共反华国家也全盘肯定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力量全盘肯定他,就是上苍。上苍为了成全孙中山,让他早死了两年,如果孙中山不是1925年去世,而是再多活两年,那么1927年的“4.12大屠杀”,就不是蒋介石而是孙中山了。
  
  这是国共两党的阶级性质和阶级矛盾决定的,与个人品质无关。马克思在谈到雪莱和唐璜的不同历史地位时曾指出,有些历史人物的早逝是一种不幸,如果再多活几年,就会获得巨大的历史荣誉;相反,有些历史人物的早逝则是一种幸运,如果再多活几年,就会失去他的历史荣誉。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个早逝的幸运儿,他没有活到国共两党矛盾爆发就去世了,没有活到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国民党镇压和屠杀代表工农阶级的共产党就去世了,而是由蒋介石接替了他的这一历史罪名。无疑,这是孙中山的历史幸运。至于有人说什么如果孙中山活着,就不会发生“412大屠杀”云云,则完全是一种不懂历史规律和阶级斗争的说法。
  
  正是因为孙中山已成为中国历史上无论是上帝还是魔鬼全都喜欢的人物,所以在用邓小平取代毛泽东失败后,一些人便想用孙中山来取代毛泽东,另一些人不接受,于是矛盾便爆发了,孙中山也就变成了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池鱼。可见,那些批判孙中山的人,其实并非是批判孙中山本人,而是拒不接受毛主席比孙中山矮三分的政治结论。此前,让毛主席比邓小平等党内领导人矮三分,老百姓就已经窝了一肚子火,现在让毛主席比国民党的领导人也矮三分,老百姓更加不能答应,于是便把一肚子火全都发到了孙中山头上。老孙也就躺着中枪,变成了老百姓的批判对象。
  
  可见,矛盾的根源仍然在于对毛主席的“三七开”,仍然在于让毛主席比所有领导人都矮三分的历史结论。包括孙中山在内的所有被纪念领导人,全都完美无缺,甚至连因犯错误而被撤销职务的胡耀邦都完美无缺,唯独毛主席犯有严重错误,如何能够让中国老百姓接受?特别是如果没有毛主席,就没有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以及向社会主义的转变,就没有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独立,也就没有孙中山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荣誉,孙中山将完全是一个相反的历史人物。
  
  即使是老天爷帮他忙,让他早死两年不会成为“412大屠杀”的历史罪人,那么他也会成为中华民族分裂和解体的历史罪人。孙中山把一个统一的中国变成了四分五裂的中国,后来毛主席把四分五裂的中国重新统一起来,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才有了积极的历史意义。否则,孙中山有可能会成为中华民族亡国灭种的历史罪人。只要比较一下毛主席,周总理,蒋介石,汪精卫四个人写的《纪念孙中山》就会发现,毛主席和周总理并没有全盘肯定孙中山,而是指出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才完成了孙中山三民主义的任务,实现了人民解放国家独立。也正是从这一点上来讲,共产党才是孙中山革命精神的真正继承者。
  
  既然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孙中山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荣誉,又怎么能够把孙中山放在毛主席之上呢?至于毛主席高调纪念孙中山,特别是文革爆发的1966年高调纪念孙中山,那是特殊历史条件造成的,当时无论是国民党蒋介石,还是苏修叛徒集团,都借纪念孙中山来反共反华,所以毛主席才通过高调纪念孙中山,来讲清楚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否则辛亥革命和三民主义就没有意义的历史道理,以此来推动国内外的统战任务和国家统一。而今天国民党已经下台,孙中山已失去了内外统战作用,再谈孙中山就只能是另外的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