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先讲一个故事:
  
  有个人饿了三天,跑到街上的一个馒头店买馒头,结果吃了五个还不饱。
  
  于是,他就换了一个馒头店,买了第六个。
  
  结果,第六个馒头下肚,他就饱了。
  
  于是,他有些后悔,觉得:第一个馒头店不靠谱,吃了五个都没有吃饱;而第二家店,只一个就吃跑了。
  
  前面五个馒头的钱,算是白花了!
  
  如果食客真的这么想,大家肯定认为他无知;
  
  如果第二个馒头店的老板,非说是自己的一个馒头让食客吃饱的,大家肯定认为这老板无耻。
  
  各位看官,我这么说,您没有异议吧?
  
  那我们就接着来。
  
  曾几何时,说到大包干,就说“一夜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
  
  让我们来看看真相吧。
  
  先看一组数据:
  
  1983年的人均粮食产量376公斤;
  
  1982年的人均粮食产量349公斤;
  
  1981年的人均粮食产量325公斤;
  
  1976年的人均粮食产量306公斤;
  
  1973年的人均粮食产量297公斤;
  
  1963年的人均粮食产量246公斤;
  
  1953年的人均粮食产量284公斤;
  
  1949年的人均粮食产量209公斤。
  
  (数据来源于因特网)
  
  全国大包干时间是1982年,我们用83年数据折合吃饱肚皮的六个馒头来推算:
  
  1983年的人均6个馒头;
  
  1982年的人均5.6个馒头;
  
  1981年的人均5.2个馒头;
  
  1976年的人均4.9个馒头;
  
  1973年的人均4.7个馒头;
  
  1963年的人均3.9个馒头;
  
  1953年的人均4.5个馒头;
  
  1949年的人均3.3个馒头。
  
  由此可见,主席在世的最后一年,老百姓都人均差不多五个馒头了;
  
  到了大包干的前一年,人均差不到半个馒头就够六个馒头了。
  
  大包干实行后的1983年,当最后的半个馒头吃到嘴里,有人突然叹了一口气,说:
  
  “想不到大包干这么有效,前面的几年真是白折腾了!”
  
  各位看官,你觉得这么说话的人,是不是无知?
  
  然后,鼓吹大包干的人如果借此自夸:“在我的领导下,一夜解决了温饱问题!”
  
  这么说话的人,各位看官:
  
  你会说他无知呢,还是无耻?!
  
  补充内容(2016-5-1116:38):
  
  【补遗】
  
  1、1982年中央一号文件,正式肯定了土地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到1983年参与家庭联产承包的农户占总数的95%
  
  2、百度文库-2016八年级历史下期中试卷联考:世界上还有谁,能让十亿农民一年之内就解决了温饱问题。
  
  3我记得大包干是81年到83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并基本完成,84年就开始增速回落,85年大减产,自始三农问题开始暴露。
  
  补充内容(2016-5-1116:38):
  
  3、相关年份的人口增长率供参考:1983年13‰,1982年16‰,1981年14‰,1976年14‰,1973年为23‰,1963年28‰,1953年23‰,1949年16‰。
  
  显然,1983年是最低的。
  
  补充内容(2016-5-1116:39):
  
  4、事实上,大包干的作用就像兴奋剂,看似会让人兴奋,但对身体伤害极大。大包干带来的增长仅持续两年,1985年后连续多年徘徊不前。
  
  83-86年,把够全国人民吃三年的战略储备粮分发了,让全国人民吃了三年陈粮。那些储备粮全部低价返销农村。国家不储备或只从粮食主产区储备,我所在县市从分田到户开始,公购粮用钱款代缴,农民手中的粮食就多了。发表于2016-5-1416:39
  
  我在那儿挂职副县长,中央政策研究室派给我一辆车、一个司机,全国各地想去哪儿都行,同时每年给我八万块钱调研经费。我整整调研了两年时间,跑了江苏、浙江、湖北、湖南、贵州、云南,还有河南、山西等10多个省份。
  
  调查之后,发现都减产,没有哪个地方是增产的,小岗村也大幅减产,村长和书记都到江苏苏州、无锡、张家港等地打工去了。农民不反对分田到户,但反对解散集体经济,粮食大幅减产。
  
  减产的原因也不复杂,集体经济解散后,社会化服务没跟上。举个简单例子:一大片地里,某块地是旱田,其他地是水田。水田要灌溉,北方用井水,南方就是挖渠道,用河里面的水。水渠路过旱地,人家不需要,不让过,你这个水田就浇不上水了。除了这个,原来集体经济时期,统一的灌溉、施肥、打农药一下都跟不上了。这样一来,必然要减产,这是很现实的。
  
  补充资料:
  
  来源凤阳地方志之农业篇:
  
  推行深耕、深翻1958年秋,中共中央颁发《关于深耕和改良土壤的指示》,县内于1958年冬至1959年春对大部分耕地进行深耕。黄湾乡3500亩飞沙土,全面采取翻压沙,1968年至1970年又对2000亩左右飞沙土再次进行深翻。同时推行“抽沟吊槽”结合施肥的方法,并在粘盘黄棕壤土上植茶树获得成功。经深翻土地,小麦单产达250公斤左右。深翻0.5米的,小麦单产200公斤左右,没有深翻的麦地产量仅150公斤。
  
  平整土地1958年至1978年以并大田块,修改田埂,移平土墩,整修田间道路,整理灌溉渠道等为主,全县平整土地达30万亩。土地平整后,田形整齐,路宽埂直,渠道完整,为田间运输、灌溉、耕作、管理以及机械化作业提供了良好条件,促进了生产发展。
  
  兴修水利50年代起,全县多次掀起兴修水利高潮,特别是治淮防洪工程的兴建,农田排灌条件不断改善,同时在“以蓄为主,小型为主,群众自办”的方针指导下,国家投资的水利工程有中型水库4座、电灌站6座,全县兴修小型水库134座,兴修各种水利工程223处,流经田野的灌溉渠道无数,为进一步排除过多水份,降低地下水位创造了条件,从而改善了土壤水份状况,提高了肥力。到1983年全县有效灌溉面积达65.27万亩,占耕地面积60%。农田抗旱能力显著提高。
  
  化肥:
  
  县内于1953年推广施用化肥,开始仅有氮肥硫酸铵(又名肥田粉),全县共施用35吨。继之推广磷肥、钾肥及复合肥。1953年至1957年主要施用硫酸铵作种肥、基肥及追肥用,但长期大量使用,土壤理化性易变坏。1961年推广硝酸铵做基肥,但不适宜于水田。1972年推广优质高氮化肥尿素,含氮量46%。1972年以后主要推广碳酸氢铵,县内于1974年建成碳酸氢铵化肥厂,年产2万吨,此种肥只能作基肥和追肥,不能作种肥。靠近化肥厂的乡村用氨水做基肥或追肥。
  
  水稻:
  
  1955年以前种植水稻品种以“齐头白”为主,约占全县水稻面积的50%以上。该品种在凤阳栽培历史有200余年,特点是稳产、适应性强,缺点是抗御病虫能力差,亩产200公斤左右。另外还有小红稻(中稻)、小麦稻,广种薄收,亩产只有100公斤左右。
  
  1956年引进“中农四号”、“田基度”和粳稻“桂花球”等品种,种植面积约占水稻面积40—50%,一般亩产200公斤,高产田亩产达300公斤。后由于品种退化、混杂,逐步为399、南京11号代替。
  
  1960年后随着水利条件改善,各地大量引进产量较高的水稻良种,如珍珠矮、老来青、耳稻、南京11号等,其中珍珠矮面积较大,约占水稻面积的60%,同时粳稻老来青、耳稻面积也增加;耳稻品种原名“飞来凤”,约占水稻面积的25%左右,亩产200公斤以上,最高亩产达300公斤。此外先后引进的还有:早稻浙503、南特号、五十子、六十子、陆财号、中晚稻胜利籼、无锡粳、水源300粒、矮大头、农垦57、黄花贵等。1970年为适应双季稻推广又引进矮脚南特、朝阳一号、早稻广陆矮四号、二九矮、团粒矮、广选三号、矮南早一号、先锋一号、广场矮、圭陆矮以及中晚稻科学六号、田基度、南粳7号、南粳8号、武农早、沪选19(中稻)、农垦58等,后也因长期种植混杂严重,被其他良种所代替。
  
  1976年县种子公司引进抗白叶枯病和褐飞虱的国际稻系统品种。1977年组织农技干部和农民技术员43人,赴海南岛加代繁殖杂交水稻种子,1978年便从海南岛带回一万多斤汕优6号杂交稻种在全县推广种植。同年县种子公司选小溪河的钟庄、总铺的小石塘、殷涧的后殷、燃灯的军陈、门台的大青郢、城西和平队、武店农科站、刘府的陈圩为杂交水稻制种点,县种子公司负责生产技术指导,当时不回收稻种,所产稻种在全县种植。8个点2000亩,每年制种2万斤左右。县种子公司每年从外地调进40—50万斤供应全县用种。到1982年国际稻全县播种20万亩,推广杂交稻11.5万亩,两项占水稻面积80%以上。1985年杂交稻已达47万亩,占水稻面积的92%,亩产可达千斤以上。籼型杂交稻推广初期,有南优、威优、泗优和汕优几个组合,但因生育期短、抗性较差,亩产不过千斤,而汕优6号抗白叶枯病,亩产千斤以上。汕优6号成为县内当家品种,长达8年。至1985全县累计推广杂交水稻1231450亩。(作者:长空雁叫的博客;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