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枝清荷:应判“四人帮”“坚持社会主义”罪
  
  文/东方朔
  
  1976年,重病中的毛泽东在病榻上对部分政治局委员讲了这么一段话:“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论定,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是可以论定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跟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毛泽东一生做了很多震惊世界的大事,在他自己看来就两件,其中之一就是:文化大革命。可见“文化大革命”在毛泽东的心里是一件大事,其地位不亚于中华民族的独立富强。
  
  赶走日本侵略者,打倒蒋介石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翻身。这些夺取国家政权,巩固新中国地位的革命是有风险,有牺牲的,为此中华民族无数的优秀儿女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毛泽东自己的兄弟姊妹妻子儿子也有六人付出了生命,甚至毛岸英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
  
  那么,触及人类灵魂的“文化大革命”有风险吗?“文化大革命”的风险毛泽东是否估计到了呢?毛泽东预言自己早晚也会被人打的粉碎——不过粉碎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毛泽东以“一不怕撤职,二不怕开除党籍,三不怕老婆离婚,四不怕坐牢,五不怕杀头。”的“五不怕”精神,带着“粉身碎骨”的准备。可见对“文化大革命”的艰难毛泽东是有估计的。
  
  毛泽东去世后28天就出现了华国锋“粉碎”“某某帮”,毛泽东的妻子、侄儿被以“要复辟资本主义”的罪名关入大狱,其他亲属也受到审查。一大批执行党中央文化大革命决议的党政军干部被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罪名清除出党,定罪判刑。从此三十多年没有生活出路,自生自灭……
  
  1981年又做了一个重要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强调:“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否定了“文革”,把文化大革命盖棺论定,似乎还有“文化大革命罪”必须“永不翻案”之意!并毫不忌讳地表明向资本主义的美国学习,“补资本主义课”。任何识字的平民都能判断出,这是公开地,明确地,货真价实地“否定文革”(或者说:反对文化大革命)“搞资本主义”。
  
  既然新的当权者已经宣判“文革”是错误的,是逆历史潮流,反社会发展的,用这个标准看,那些当年就坚持“真理”的在文革时期就“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被开除出党的一大批党政军干部,不正是新当权者的行动先驱?应该恢复名誉,委以重任。
  
  新当权者如此迫不及待地要“补资本主义课”,决心搞资本主义,确定“补资本主义课”这是中国国家发展的“光明大道”,那么,被华国锋以“要复辟资本主义”罪名关入大牢的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人,不正是新当权者的思想导师?应该平反昭雪,尊为领袖。
  
  这些新当权者思想和行动的领袖先驱,并没有获得新当权者的尊师礼贤,委以重任;或者退一步,宽以待人,颐养天年。
  
  相反,新当权者对“反对文化大革命”“要复辟资本主义”的思想导师下手之重是令人吃惊的,有目共睹1981年江青被判罪死刑。让人民暗叹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风险的预计是多么准确。如果不是新高层里还有人不忍对毛泽东的夫人如此不留情面,反对杀人,江青1981年就只能刑场就义了。
  
  以新当权者决不放过这批人的做法上看,似乎张春桥、江青等与新当权者不是同路人。让人怀疑他们真是“反对文化大革命”和“要复辟资本主义”的吗?从新当权者的鲜明立场来看,他们应该是新当权者否定文革的反对力量,是新当权者搞资本主义的巨大障碍。看来,张春桥、江青等是支持文革和反对资本主义的党内力量。既然当年给他们定的罪名是完全错误的,是否也应该给他们平反呢?
  
  或者今天的领导集体还有这样或那样的顾虑,不方便为这些当年支持文革,坚持社会主义的老共产党员说一句公道话,下一个政治性质判定的结论。是否可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以事实为根据,以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准绳,全国人民再公开地公审一次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用铁的事实判定他们“拥护和支持文化大革命”罪!和“坚持社会主义”罪!发动全国人民深入持久地批判他们坚持社会主义的滔天罪恶。也便于帮助各级干部群众肃清文化大革命的“余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