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4年2月28日,王长江在“中国政府创新网”发表了一篇题目为《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的文章。文章通篇以“现代民主政治”作为标准来评论和误导中国共产党唯一的选择是要由“革命党”走向(西方国家)“现代民主政治”的“执政党”转变。
  
  2016年7月29日,王长江再次在中央党校集训讲课中发表“中国共产党要由革命党向(西方国家)执政党转型”的谬论。
  
  习近平同志去年12月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指出:党校因党而立,党校姓党是天经地义的要求。
  
  如果说2014年王长江在媒体上发表自己见解的文章是一种学术讨论话题的话,那么这一次王长江是站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讲台上,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权威,向前来中央党校学习的全国各地党内同志公开宣传中国共产党由无产阶级“革命党”向资产阶级“执政党”转型,其影响极坏,流毒极深。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最早是1956年由邓小平同志在党的“八大”上作“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提出来的,邓小平说,中国共产党已经是执政的党,“执政党的地位,使我们党面临着新的考验。”
  
  邓小平在当时只讲了中国共产党已经是执政的党,作为执政的党,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面临着新的考验,这是事实。而王长江通过偷换概念的手段,把邓小平讲话中的中国共产党是“执政的党”别有用心地用西方国家的“执政党”来代替,把无产阶级的中国共产党等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并恶意地把中国共产党分割成为“革命党”和“执政党”两个本质完全不同的政党,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阴谋。
  
  王长江在中央党校讲课时说中国共产党是“舶来品”,进而求证中国共产党的性质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是相同的。按王长江的话说,因为“党”在中国是“主张黑”,是“黑社会”,“是个坏东西”。如果按照王长江所设的陷阱,那么中国共产党就是“结党营私,我结共产党之党,营共产党之私”。中国共产党能承认吗?中国人民能承认吗?不承认中国共产党是王长江所说的“结党营私,结共产党之党,营共产党之私”,怎么办?中国共产党一定不是中国汉语意义上的黑社会的“党”,那么中国共产党就成了“绝对是个舶来品”的党。于是王长江就下定论说“政党它是西方的产物,我们后来叫中国共产党,肯定不是因为我们说党是崇尚黑的东西,所以要叫中国共产党,绝对不是这样,对吧,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这样,王长江便轻而易举地就把中国共产党和西方的政党捆绑在一起,“肯定(中国共产党)是从西方(资本主义)的政党来的”。
  
  王长江在课堂上宣扬西方“政党政治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最普遍的形式”。接着把话锋一转,“你把政党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再回过头来看我们,你就看我们,你就发现太不一样了,这里面就包含着政党的不同产生和政党转型的问题。”言下之意,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政党,只有转型变成象西方国家一样的政党政治,才是现代民主政治。于是王长江就下结论:“所以转型这是我们这个(共产)党不可能绕过去的问题”。
  
  这样的结论还是不能训服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和中国人民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国共产党是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的前提下成立的,是由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等为代表的革命先驱们按照马列主义的理论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先锋队先进组织。按王长江的意思说中国共产党是“舶来品”,也是由前苏联舶来的啊!王长江早在2014年2
  
  月28日发表的文章中也强调,“苏共模式是深刻影响中共的居第一位的要素。中共甫一建立,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因此,无论客观上,还是主观上,中共都非常明确地把苏共、即最初的俄共(布)作为自己的学习对象。”当时还引用毛主席所描述的“中国共产党主要是依照苏联共产党的榜样建立起来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党。”而王长江在时过一年零五个月后的今年7月29日,站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发表言论说中国共产党“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理论,怎么解释?怎么能肯定中国共产党是从西方来的?王长江这样说无疑是给自己下不了台阶,不值得一驳。
  
  王长江在偷梁换柱后,为了证明他的谬论,按照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标准给中国共产党下了两个套。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既然是因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那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王长江一定要让中国人民尤其是不清楚中国共产党历史的新一代中国共产党党员颠倒这个历史。于是,王长江便按照西方国家颠覆中国共产党、虚无中国共产党历史的需要,给中国共产党员上课时灌输“当时中国被迫开放,各种先进思想蜂拥而入,马克思主义就是其中之一,哎,但是它只是之一,它不比别的思想更明显,不比别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别的思想更显眼,它只是一个流派,为什么,因为,如果用我今天的评价,那就一句话,因为它中看不中用。”
  
  这不就得啦!你们说中国共产党是在马列主义的指导下成立的,那么用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理论来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是王长江“伟大”发明。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马克思主义怎么能够指导中国革命呢?这样一说,中国共产党就不是在“马列主义”的前提下成立的,从而进一步证明王长江说的中国共产党“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啊!怎么能随便任由王长江信口胡说。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点紧密结合起来,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向前进。”
  
  王长江选择在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也是美帝国主义在我国南海进行武装挑衅失败后,还是在全国人民针对赵薇启用台独分子和辱华的日本演员,并勾结资本控制的媒体删帖的声讨声中,更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的前夕发表这样的谬论,其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一种政治预谋?
  
  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党校要旗帜鲜明、大张旗鼓讲马克思主义。……中央批准中央党校成立马克思主义学院,就是坚持党校姓‘马’姓‘共’之举。”。作为党校的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王长江不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坚持姓“马”姓“共”“的指示讲课,反而遵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府的指令,大放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阙词,这不是和习近平总书记唱对台戏吗?
  
  中国共产党章程中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马克思列宁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它的基本原理是正确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中国共产党人追求的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充分发展和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改革开
  
  放,不断完善社会主义的各项制度,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逐步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
  
  的现代化,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作为党员,王长江严重违背《党章》精神;作为公民,王长江严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王长江讲课说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谬论是来自何处?是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敌对势力对马克思主义的诬蔑之词。
  
  王长江也知道听课的党员们不相信他,于是王长江就说说:“可能大家都是党校的老师,一听,怎么王教授这么说呢,怎么说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这评价太低了吧,这不是我评价,这就是当时的事实”。
  
  这是事实吗?列宁是第一个按照马克思主义指导苏联革命取得成功的历史事实,毛泽东思想也是马无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中国共产党是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取得革命成功的历史事实,怎么能说马克思主义是“中看不中用”呢?王长江你无言可答了吧?
  
  王长江真不愧是美国培养出来的高村生,把美国人的无赖理论学习得非常透彻,领会得非常深刻,运用得非常灵活。
  
  王长江为了进一步证明中国共产党必须要向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转型的理论,便把中国共产党分割成为“革命党”和“执政党”两个阶段,这是王长江给中国共产党下的第二个套。
  
  王长江说,共产党“不是先有民主政治,而后才有政党,政党天生就是要在民众和公权力之间起一种连接作用,你是先有政党,政党去团结民众,凝聚民众,也不是为了往公共权力上靠,恰恰相反是要和当时所谓公权力做对抗,要打倒它,要推翻它,要取代它,这样的一种政党完全不同于传统意义的党,它叫领导人民闹革命的党,叫革命党。”
  
  王长江在这里说中国共产党是“革命党”,与他自己说的共产党“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理论是自相矛盾的。
  
  既然中国共产党是“革命党”,而王长江又下定论:“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到底中国共产党“是从西方来的”还是苏联舶来的“革命党”?王长江到了这里差不着是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他一会儿说马克思主义是“中看不中用的”,一会儿说“马克思主义创新能力就在这,他一看,哟,闹半天,政党原来是可以用来组织民众的呀,那我们何不先建立政党,把老百姓组织起来,推翻专制制度,回过头来我再建设民主政治行不行?”说来说去,王长江把马克思主义提出推翻专制制度建设共产主义的目标演变成为“回过头来我再建设民主政治”,口口声声离不开宣扬西方民主政治,是忠实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洋奴。
  
  马克思主义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目的难道真的象王长江口中说的“建设(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吗?这显然是有意地歪曲马克思主义,颠覆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目标,是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政客,是中国共产党的叛徒。
  
  因为马克思主义没有按照西方国家的标准,按王长江所说,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把逻辑给改变了”,这是什么逻辑?不顾客观事实,一味按照西方的政治标准来衡量马克思主义,衡量共产党,是极端错误的。大家都知道,如果马克思主义按照资本主义国家的标准,先有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而后再有资产阶级政党政治,这就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和西方的“民主政治”是两个阶级、两种立场,是水火不相容的对立面,怎么可能由马克思主义的政党转型为资本主义的政党?如果这种“转型”成功,就是背叛了共产党的“初心”。亏得王长江还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员,而且还高居于中央党校位置上,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宣扬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用资本主义国家的标准来衡量马克思主义,衡量中国共产党,这是“冷水可以燃烧,烈火可以降温”的谬论。王长江讲课的目的无非就是宣传要把中国共产党演变成为资产阶级的政党罢了。
  
  王长江说“这个党确实跟别的党不一样,你看我们刚建的时候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不是这样,它就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说老实话,你干的事就是破坏就是捣乱。干这个事的肯定不是执政党,所以是革命党。”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民的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人民服务的;而王长江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强调的是中国共产党“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王长江肆意曲解中国共产党与其他政党的区别标志,故意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和中国共产党对着干?难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跟当时当权的日本帝国主义统治和国民党反动统治“斗”也是一种“罪”?不然,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跟日本帝国主义斗,跟国民党统治进行的正义斗争,怎么到王长江口中就变成了“破坏和搞乱”呢?而且这个跟日本帝国主义斗,跟国民党统治斗的中国共产党(革命党)最后还要转型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这是什么混帐逻辑?
  
  王长江坚持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标准来衡量中国的一切,不是孤立的现象。中国共产党执政是习近平强调的“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人民服务;而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党是受资本控制的政党,是为少数剥削阶级服务的,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与西方国家政党的根本区别。
  
  马克思恩格恩在《共产党宣言中》最后说: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中国共产党章程》中规定: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
  
  早在1948年12月30日,毛主席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文章中说:“中国人民决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并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中指出:“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牢记我们党从成立起就把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而奋斗确定为自己的纲领,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不断把为崇高理想奋斗的伟大实践推向前进。
  
  既然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主义革命”的口号,中国共产党章程中规定“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习近总书记又在纪念党的95周年的大会上强调“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那么在共产主义还没有实现之前,共产主义革命就没有结束,中国共产党就必须“继续革命”,“继续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神圣使命!
  
  王长江是一个混入共产党内投靠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政客,他站在中国共产党党校的讲台上,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摇旗呐喊,是砸中国共产党的“锅”,推共产党的“墙”的败类。那怕他背后的政治或者资本势力再强大,也比不过广大人民群众团结的力量。全中国人民团结起来,让一切反华、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敌对分子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作者:贺济中;来源:乌有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