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蓝羽时评  ​
  
  感言:大地震所造成的大灾难往往是从对地震前本该是特殊现象的麻木开始,但结果却以人类最为恐惧的灾难形式(相当于原子弹威力)结束。
  
  当“墙”倒了的时候,排在首位被“民主全家”的就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只是千万不能做幻想的是,断头后不可能再是“烈士”名号了,而是会被扣以“余孽”和“邪恶”的“反人类”的罪行,甚至还是会被扣以“暴恐”的罪名。不要说全球传媒力量那是有多么厉害?就是中国传媒来运作此事就可以完全胜任。因此,要在意识形态上“韬光养晦”,又不想投降做汉奸,那么就只能坐等这样的结局来临吧!必须要清楚一点的是,只有当尚存“初心”的中国共产党人被他们屠杀殆尽到不足以威胁他们时,那时的“国家”才会开始进入到如今天叙利亚一般的几十个政治派别的大内战。只是有一点不同的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无需再暗中支援武器了,因为届时分化出来的上百个政治派别或许最不缺的就是一直尚存的,也就是今天让国人骄傲的世界军事三强的底子了。同时五角大楼的大佬们肯定也不需要支援美元了,因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的底子同样可以支撑中国人之间的内战能打上好长一段时间,等到他们自己不经意中打回到“石器时代”时候,新八国联军就可以堂而皇之把他们的双脚同时踏进来了!到那时,我们全体国民只有在愤恨中再等一个千年才出的某个伟人来收拾旧山河了。如果大家愿意以身试“史”,那也只好如此了!
  
  “中国人拿着中国高端武器,花着中国人自己做房奴省下的钱努力而又机警地消灭着彼此”。这个未来有可能出现的悲惨局面我们这一代肯定不会看到。但完全可以肯定的是,有些能量不小的“国人”正在努力朝着这个未来有可能的悲惨局面固执地推进。为此,我要替未来的子孙提前给这些不是中国人的“中国人”照个像,让未来的子孙们能在有可能的不幸中,好让他们通过自身的觉醒做到“冤有头,债有主”。我相信任何一个清醒的中国人都不希望这个悲惨的结局发生,但残酷的事实是今天正有一批“另类人”在千方百计搭建着这个民族悲剧的历史大舞台。他们到底是谁?今天我可以响亮地告诉我们的国人,他们就是活跃在今天政治领域内的诸如中央党校的王长江及其“神秘的幕后”,和活跃在经济、文化、传媒和教育领域的诸如茅于轼、厉以宁、任志强、张维迎、冯玮、袁腾飞、毕福剑、赵薇、马云等,以及所有这些人的“幕后”之“幕后”们。这些人的集合能量可以通“西天”,他们的力量可以将一切反抗他们的人打成妖魔鬼怪,即便是毛泽东主席也照样不在话下。他们随时随地都在”将共产党的军,将共产党历史的军“,但共产党不能反将军,哪怕只是做个样子的反将都不行,否则就是专制独裁,而对那些帮腔的”见义勇为“者,他们可以把这些力量统统打成共产党自己口中所说的”文革余孽“,这样就能自己不动手,坐看互掐而亡。他们夜以继日用”黄赌毒“给人的极限欢愉格式化为”民主和自由的人权“,于是他们在与共产党争夺群众的战役中获得了成功,一大批崇洋媚外的思想奴隶们,以现代直癌青年的脑空白方式极好地成为了他们未来的接班人。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我们的“党”不知为何要在上述这些人面前表现出一贯性的仁慈,即便他们纷纷跳出水面底气十足地在公众面前“作恶”,我们的党仍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以“韬光养晦”的姿态故作镇静,今天这边叫骂上来,对共产主义用美式民主的普世价值无限上纲上线,用美式民主的人权大“整”所有共产党人和共产党历史,我们忍了!明天那边扛起大炮、火箭炮任由他们装填“反党炮弹”狂轰乱炸,我们还是忍了!并能到最后总会是以恰到好处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无形。于是,我们今天终于看到茅于轼的天则居然在我们党的长期“镇静”中,早已在2012年就通过密谋就把“南海”给卖了,而赵薇事件幕后的“传媒帝国”居然能在那么大的压力下毫发无损,乃至于王长江到了将五角大楼的“颜色革命”战略直接在中央党校里堂而皇之地实践,这些是不是还要”镇静”下去?
  
  我以为这样的“镇静”实际上是对人民的残忍,是对人民的犯罪!请问;当美国的国务院亦或是他们的各种机构里有一些受中国马列毛主义思想影响的经济专家、史学家、教育家,他们能在n多年里持续跳出美国普世价值封锁的水面上,面对美国大众们攻击两党制和辱骂他们的祖辈,并大讲马列毛主义思想,甚至让这种声音出现在广泛而主流性质的大众传媒里置顶起来,甚至还可以出现在美国国会大厦的演讲台上,那么五角大楼里的大佬们能够忍受吗?奥巴马与希拉里们能镇静吗?想必事实是只要一露头就要被严肃“专政”了。为什么我们的党能能够无底线的忍?难不成这里已经不是中国共产党的解放区?是二鬼子大强大所以要保持无论丢掉多少城池都要镇静吗?这种让不该有的特殊现象变得跟普通现象一样的存在,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党内真有“鬼”!不把这些党内之“鬼”捉出来,那么中国未来的威胁始终犹如有一把利刃时刻悬在我们全民族的头上。如此,离他们叫嚣的“民主全家”难道真的会很遥远吗?至少在王长江事件,以及尚存的“传媒帝国”和茅于轼的天则出卖南海三件事上,每一个中国人民已经分明感受到了那把悬在头上的利刃已经是凶光闪耀!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美国大兵不怕中国军队机械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思想化的深刻原因。因为我们发现,毛主席在军事上虽然重视武器但又从不唯武器论,照样能打得联合国军满地找牙。毛主席在经济上虽然重视与各国贸易但又从不唯资本论,照样也能在短时间里建设中国的工业基础。原子弹、氢弹、卫星、核潜艇统统能上天、钻地、入海,这说明什么?说明了毛泽东思想即对世路,也对国路,更对民路。再先进的武器,再多的美元,都统统是人在掌握,而掌握人的却恰恰又是人的“思想”。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什么都抓住了,抓住了科技,抓住了美元,抓住了先进武器,唯独一样不但没有抓住,而且是丢弃了,到底是什么呢?即以研究怎样“为人民服务”为目标的毛泽东思想武器被丢弃了。那么谁把这一法宝捡走了呢?答案是,美国人!因为他们在与毛泽东斗争了大半辈子后,终于谦虚地发现了毛泽东思想的魅力所在,那就是能作用在人的思想领域建设恰恰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只要控制了人的思想,那么这个被控制思想的人无论掌握了什么科技、武器和再多的美元,统统都可以变成自己的力量。实践证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毛泽东时代的优势正是钢铁和美元,但实践上无论是在政治与军事领域里的较量结果那都是让美国输得心服口服。从他们三八线上较量的失败,到越南三七线的胆怯,再到中印边境的偷偷摸摸以及无数次侦察机越境和间谍渗透,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从他们封锁中国反而使得中国什么都有,并以每年大于7%的经济增长昂首挺入世界中心,到最终挺进三个世界的另一极地位,美国的尼克松终于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以乒乓球队员上错车的借口认输,到迫不及待地主动跑到毛主席的书房里接受“接见”!从而为中美建交打开了一扇世纪之窗,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时代条件。因此美国人在与高手对弈的失败中,终于学会了一个真理,那就是不能迷信武器论,迷信资本论,而是唯思想论。思想决定人的价值观;人的价值观就决定了其所掌握物质力量的归属性。
  
  因此,结论就是“发展是硬道理”没有错,但谁来掌握这个“发展”看来更是硬道理,而且还是个大道理。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看来有些迷失了,犯了美国人当年迷信钢铁与美元的错误。可是美国人却清醒着,他们懂得了自己虽然在钢铁与美元上仍然是占据绝对优势,但他们却将这些优势变成了作为对华战略的辅助力量,而主要力量却体现在我们过去的优势方面,即人的思想领域。而毛泽东思想的真理就是“人民力量”,这个人民力量的源泉就是“思想内容”形成的精神力量,而构成我们这个思想内容则是;“能为他人牺牲自己利益的人就是成功人,就是人民的英雄,国家和人民就能给予这样的人以荣誉和奖励,于是我为人人才能实现人人为我成为价值主流,每一个人从此就能变得高尚起来”。而构成美国普世价值的思想内容却是;“只要你没被抓到或是能够处理好,即便是通过违心违法所得而变成了有钱人、有权人和有地位人那就是成功人,是人人效仿的英雄,于是为了成为有钱人、有权人和有地位人就只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了,这样每一个人从此就能变得卑劣起来”。
  
  遗憾的是,我们的人民所置身的现在却恰恰是后者,也就是说通过几十年的努力,五角大楼终于把中国的那些掌握美元大权、掌握科技大权、掌握文化大权,甚至是掌握思想意识大权和先进武器大权的;人的思想内容给换掉了,而且是换得个底掉。因为只要掌握了这些关键人的思想,就能慢慢通过他们掌握全国百姓人的思想,等到彻底掌握了绝大多数国人的思想,那么任凭你当真做到军事上世界第一,经济上世界第一,只要这些做到世界第一的人的思想被我掌握,这些第一最终会成为我的第一。灾难性的表现是,今天的王长江、茅于轼和他的天则以及马云的传媒帝国之表现,无论其性质多么反动透顶,我们的党和人民似乎在麻木中习以为常了,这恰恰是前苏联倒塌之前的社会现象的先兆,犹如一场大地震将来之前所出现的;本该是引以足够重视的特殊现象却最终在麻木中习以为常了。问题是,我们还在“忍”,底线在“忍”中早已越界并顺势蔓延在人民生产生活领域的方方面面,一股对所有正义反抗他们的力量扣以“文革余孽”的杀气从四面包围过来。只准自己对凡是具有初心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历史口诛笔伐,不惜谩骂和污名,在道义上对具有初心的中国共产党人用所谓“人权”来赶尽杀绝,并时刻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全面污名化。卑劣的是,他们在一路对阻挡他们的正义力量统统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后,居然可以让稀里糊涂的党和人民莫名地成为了他们打压正义力量的“刽子手”。“爱国贼、道德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了阻碍正义扩散的思想阻击阵地,而守护他们一线阵地帮他们“站岗放哨”的;恰恰就是被他们多年通过渗透影响过的普通百姓。这种现象的延续仍在以“滚雪球”的方式在前进,当“雪球”滚到足够大时,我们的民族离今天叙利亚人民的日子恐怕就真的不会太远了!
  
  最后,我必须要提议的是,根据已经强烈变化了的世情、党情、政情与民情的时代条件下,出台“汉奸法”的时代需要已经箭在弦上,迅速建立这一法律大纲的时机业已成熟了。这是保障我们社会主义建设的定海神针,更是对全球资本力量对华采取颜色革命战略最为有效的反制手段!相信也是时下广大党员干部与人民群众的一种万众期待!
  
  (作者:蓝羽;2016.8.10;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