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作者:农民
  
  年纪大的人听惯了说假话,年纪轻的人没听过说真话,所以没听过真话的人就不会相信老人们的话一些话是真的。他们会说你是思想保守的落后的,腐朽的,不知与时俱进的。以假乱真,弄假成真,假戏真唱,假戏真做的把戏到处流行,所以曹雪芹那个前清的夫子有言曰:“假作真时真亦假,”
  
  生活中这种现象正反两方的例子不胜枚举。小说《林海雪原》中有一段“杨子荣舌战小炉匠”的故事。就是假作真的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自己本来不是土匪,非要把自己说成是土匪,而把真土匪说成假土匪,最后借着真土匪的手要了另一个真土匪的命。
  
  还有这样的例子,比如地下党被抓住了,没有暴露身份之前,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地下党,打死也不承认,就是不承认。
  
  《毛泽东三兄弟》中,钱希均敌人被抓了,毛泽民硬是以假扮夫妻的名义把他给营救了出来。
  
  这些例子都是用都是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的。当然也有许多以反革命的两手来对付革命的两手的。这样的例子也是不胜枚举的。
  
  反面的例子也是多的是,敌特混入共产党内部,冒充共产党,明知他是假的也的观察他一个阶段。让他表演一阵子再抓他。
  
  还有更有意思的例子,喜欢诗词歌赋的人都知道有个诗人叫做纳兰性德。他的先祖就不是现在的姓氏,他的先祖把别的部落给杀光了,竟然姓了被杀部落的姓氏,所以他的姓氏是假的。这一切的假假真真,真真假假都是为了满足某种政治上的需要。
  
  现实生活的真假难辨的事也是非常多的,信仰,道路,旗帜等等。本来不信道教,但是非得要穿上一身道袍,画上一个阴阳符号。本来不信仰马列主义,非要说自己是马列信徒,当然这是两种本质不同的信仰。本来就是唯心主义的偏要装扮成唯物主义的,本来走在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偏要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本来是反红旗的偏要举着一杆红旗。这谎话假话说的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坚定,说的情真意切,信誓旦旦,人们还有什么可怀疑的,人们就只有信以为真了。因为孩子们从来每天见过真话。不过我是不信,尽管有些话说的说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没有他信,我只信毛泽东思想是正确的。
  
  读后感言:我感觉有一种假作真之初还是有相当一部份人能识别的,随着时间延长会越来越少,例如我们全程经历的现实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