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解读饿死人事件,有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这就是庐山会议。庐山会议无疑是中共党史上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只要提起庐山会议,很多人自然会想到李锐和他的《庐山会议实录》。
  
  李锐,何许人也?是人,还是鬼?是真君子,还是滥小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李锐无疑是一个极富争议的人物。对李锐的评价,樵夫倒是一另类。
  
  一、一个卑鄙无耻的野心家、阴谋家
  
  综观李锐一生,李锐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二流文人。作为一介书生,有几分狂妄,无须苛求。然而,他不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心家,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卑鄙无耻的阴谋家。“他自认为有总理之才,自我期许要在50岁之前当上总理。”(周惠:《庐山会议开成这个样子,李锐要负很大的责任》)自恃有总理之才,对此,亦不妄加评论。在中国,就才能而言,究竟有多少人能入围总理这一“可行域”?樵夫以为,有能力出任总理者,至少亦有百万之众。然而“要在50岁之前当上总理”(即在8年内就当上总理,李锐当年在庐山口出这一狂言时,已42岁,博主注),如此自我期许,实在可笑之至。不过,李锐如斯说,自有他的底牌.这就是肯定有人曾向他作过承诺,否则他不可能有这种自我期许。为实现他的总理梦想,在庐山会议上,为最终能把彭、黄、张、周统统置于死地,这个政治赌徒竟“勇”当“自杀”式人体炸弹。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不为世人所知罢了。如1959年8月11日,他以“同案犯”突然转身,无中生有地检举“军事俱乐部”的问题,诬陷“彭老总和张闻天确实曾经串联”过,“确实存在‘军事俱乐部’”,承认自己同黄老(黄克诚,博主注)周小舟、周惠“有湖南宗派关系”,承认自己是“军事俱乐部”的一员,承认7月23日晚去黄克诚处(约周小舟、周惠同去,此乃李锐设的局,博主注),“不是单纯地去发牢骚,而是去订立攻守同盟”,还胡说“彭总(彭德怀,博主注)也不是他们快离开的时候才进去,而是早就进去了。”对此,周小舟如五雷轰顶,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李锐居然是一个赵高、周佛海式的人物”,骂“李锐是婊子养的”。周小舟绝望了,他竟声泪俱下地向周惠“托孤”。同样,周惠亦深感不安,“当时就意识到:糟了,反党集团的帽子,可能跑不掉了。”(以上内容均摘自周惠的《庐山会议开成这个样子,李锐要负很大的责任》,或参看党史资料抢救工程采访人员与周惠的对话)。
  
  历史在这里又一次被颠倒。多年来,“大名鼎鼎”的李锐一直被世人视为为民请命的大英雄,由于受“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牵连”被开除出党,人们更是对他寄予深切的同情。然而,善良的人们何曾知道,正是李锐的“告发”、“供认”,不仅致使彭、黄、张、周蒙难,而且变更了庐山会议原定程序的走向,给五亿多农民同胞带来一场空前绝后的大劫难。
  
  二、一个丧心病狂的反毛干将
  
  在庐山会议期间,最活跃的,莫过于李锐。为实现他的总理梦想,只见他上蹿下跳,或扇风点火,或造谣惑众,或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唯恐天下不乱。从表象上看,连一些深知内情的人都以为,李锐的枝枝冷箭、毒箭都是射向彭、黄、张、周的,然而,李锐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众所周知,庐山会议后,遭受处分最严重的莫过于李锐,彭、黄、张、周不但都保留了党籍,而且还分别保留了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等职务,而李锐则被开除出党,且迟迟恢复不了党籍,究其原因,与他丧心病狂、赤裸裸地反对毛泽东以及他的极其卑劣的政治品质不无关系。
  
  李锐反毛,带有明显的个人野心,就是为拥戴他的新主子登基,非把皇帝拉下马不可。
  
  在庐山会议期间,有一奇特的政治现象,就是秘书干政,颇像中国历史上的宦官乱政。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他们竟然肆无忌惮地议论“主公”(秘书们都称毛泽东为主公)。须知,这可是大忌中之大忌啊!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毛泽东的秘书们竟想阻止毛泽东从二线重新回到台前。李锐、田家英等人公然声称:“我们都感觉毛泽东对经济建设太外行,去年不到台前来指挥就好了。”“我们都认为,毛泽东不如总结中国革命经验,专门从事理论著述为好(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35页)。李锐等人的这些言论,有的其用心是极其险恶的。他们妄图让毛泽东为刘少奇等人的“左”倾错误买单,殊不知毛泽东早已退居二线,毛泽东之所以承当责任,一是因为他当时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主席,二是担心党的分裂。然而毛泽东亦为此留有伏笔。他在庐山会议上说:“我这样的人,根本没有管,或者略略一管(即与共产风、浮夸风的斗争,博主注)。我不是自己开脱自己,我又不是计委主任。去年8月以前,我同大多数常委同志主要精力放在革命上头去了,对建设这一条没有认真摸,也完全不懂,根本外行。在西楼时讲过,不要写‘英明领导’根本没有领导,哪来英明呢?”要阻止毛泽东重新回到一线,他们便处心积虑地散布毛泽东的“斯大林晚年论”。李锐认为,毛泽东“很像斯大林的晚年,没有真正集体领导,只有独断专行...我们都同意这种看法”(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河南省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995年1月第1版,第141页)。“斯大林的晚年”,何其危言耸听,人们自然会想到斯大林当年的大清洗、大屠杀,人人自危啊!缘何说“人人自危”?因为这一次“左”倾错误涉及的人头太多,如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谭震林、柯庆施、李井泉、李富春、李先念及绝大部分省委书记。“斯大林晚年”说当然纯粹是无稽之谈。毛泽东不是圣人,但他对他的政敌采取一个不杀的政策倒值得称道,连荷兰著名的反毛学者冯客都不得不承认:“他不像斯大林,不是把他的对手投入地牢处决,但他有权罢他们的官,撤他们的职”(冯客:《毛泽东的大饥荒》,第6页)。黄克诚亦对李锐等人说:“毛泽东又不是慈禧太后,中央集体领导很好,有意见还是当面见主席谈谈”(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142页)。就连李锐本人都不得不承认“在毛泽东定下‘批判从严,处理从宽’的口径之后,人们一般都不谈对彭德怀等人的组织处理问题”(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237页)。李锐之所以散布这种言论,就是要在庐山形成一个庞大的反毛阵营。李锐反毛,带有明显的个人野心,他就是为拥戴他的新主子登基,为了拜相美梦成真。
  
  知夫莫如妻。提起李锐丧心病狂地反对毛泽东,人们或许会想起李锐结发妻子范元甄那份大义灭亲的举报材料。不幸的是,这份重要的档案材料“当年被邓小平下令烧掉了,他(指邓小平,博主注)看过后说:‘太恶劣了!烧掉!’”“刘澜波也看过这份材料。他说:‘天底下没有这样恶毒的女人。’”“我(李锐,博主注)只能据此推测范元甄在这份材料里揭发内容的厉害,里面一定会有我和他私下议论毛泽东的一些话。”(李锐口述,丁东、李南央根据录音记录整理:《庐山会议之后的李锐》)对此,樵夫不无感慨。1)、作为总书记的邓小平,无权销毁一份实名举报的材料。2)、不能因为范元甄揭发、举报的是自己的丈夫就备受世人责骂,否则就没有大义灭亲可言了。3)、樵夫有理由推断,这决不是一份普通的、单纯的议论毛泽东的材料,材料中无疑涉及到一些阴谋之类的惊天爆料,否则材料亦不会送达邓小平,更不会下令销毁。
  
  三、“卧底”、“内鬼”李锐
  
  说李锐是卧底、内鬼,决非空穴来风,其理由如下:
  
  1、作为毛泽东的秘书,不但不恪守本分,反而丧心病狂地反对自己的“主人”,如果不曾投靠新的主子,借他十个胆,谅他也不敢。
  
  2、他“自我期许要在50岁之前当上总理”,他只不过一个秀才,竟有如此非分之想,想必有人向他作过承诺。谁?!总不可能是毛泽东。
  
  3、李锐妄图阻止毛泽东重新回到台前(参看上文),无非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暗中报效新主子。
  
  4、凡卧底、内鬼都会出卖情报,李锐也不例外。尽管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经过反复校审,樵夫还是发现诸多蛛丝马迹。李锐写道:“毛泽东似已多日没有找下面的人个别谈过话,大家都在摸风向,不知他的意图如何。我比较谨慎,许多人向我打听(包括总理的秘书),我都没吱声”(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64页)。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李锐卧底、内鬼的丑恶嘴脸昭然若揭。总理的秘书之所以向李锐打听,是“担心总理也被牵扯上”(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173页)。李锐后来遭批判,终日诚惶诚恐,田家英“特意告诉我,在起草反党集团文件”,他“问过总理,没有我(李锐,博主注)的名字,田家英还告诉我一些重要情况(有关毛泽东身边的情况,博主注)”(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169页)。这在会议进行期间,可都是绝密信息啊!毛泽东的一举一动都在某些人的“视野”中,这太可怕了。
  
  5、李锐与刘少奇的关系绝非寻常。1)李锐为彻底打倒彭德怀(毛泽东百年后,刘少奇的最大政敌,博主注),竟甘当“人体炸弹”(参看前文)。2)在《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中,竭尽“子为父隐”之能事,如众所周知的刘少奇“与其你篡党,不如我篡党”这一名人名言,都被刻意删除。3)李锐感恩刘少奇保他过关。李锐不止一次地提到关于田家英向毛泽东的三条进言,他主动“代人受过”(吴冷西、周惠都对此质疑,博主注)揽了过来,“刘少奇马上说:李锐不是中央委员会的人,他的问题不在这里谈,另外解决。于是这个险情总算避开了(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379页)。在由他口述的《庐山会议之后的李锐》亦有如下记载:“刘少奇反应很快,说李锐不是中央委员,他的问题,不在这里谈。就把这个问题掩过去了,没有再继续追究。”
  
  李锐,究竟何许人也,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周小舟说得好,他是一个赵高、周佛海式的人物。他就是一个卧底、内鬼,就是刘少奇安置在毛泽东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更多关于李锐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