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赫鲁晓夫以为只要不输出革命了,美苏就可以和平共处了。戈尔巴乔夫以为只要共产党下台了,俄罗斯就可以跟西方世界亲密无间了。他们和他们的这些高论当年红极一时,如今呢?世界级笑柄而已。
  
  宋江以为可以用出卖梁山受招安换得荣华富贵,最后得到的是一杯毒酒。太平天国苏州守将纳王郜永宽等八王以为可以用慕王谭绍光的脑袋和苏州城换得性命和封赏,结果换到的是自己全部掉了脑袋。(这种杀降行为得到了满清王朝的认可:“所办并无不合”、“甚为允协”;“理学家”曾国藩也称赞:“此间近事,惟李少荃在苏州杀降王八人最快人意”、“殊为眼明手辣”。)
  
  小说“曾国藩”中有一段文字描述了曾国藩对叛徒的原则:“此等贼匪,逼迫无奈才降我,其性反复无常,终不可重用。然分化瓦解,自古以来为制胜良策”、“此辈久在贼中,深知贼情,用之制贼,可谓以毒攻毒,要害在严加驾驭也。”蒋介石曾告诫戴笠:凡能背叛共产党的人,也能随时背叛我们。
  
  面对这么多事实,仍然有人以为可以用牺牲毛泽东同志、否定文化革命、牺牲公有制来换取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共产党不共产了,改邪归正了,从否定私有制摇身一变从良为保护私有制了,“这样的共产党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郑必坚)
  
  结果:热脸孔贴上冷屁股,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们毫不领情,得寸进尺咄咄逼人要共产党彻底下台、自我了断:“经济发展不能解决执政合法性,不要自欺欺人”(马立诚)、“政治家不能从公务员中产生。公务员机械化,无思想”(张维迎)、“共产党要从革命党转型为宪政党”(郭道晖)(注:连“执政党”都不让你当了,只让你当“宪政党”了。)不仅如此,人家已经排兵布子,把共产党存在的根基都彻底摧毁了——用捏造的“饿死三千万”造就一顶“反人类罪”大帽子,用“反人类罪”编织出天罗地网把共产党一网打尽、连根拔除:“张开一张大网,只要身居网中,即表明其有罪”、“不必去大海捞针逐个证实每个成员都是罪犯,进行几乎不可能的工作”、“上到将军,下到普通士兵,甚至参与了犯罪的一般民众也要对自己的罪行负责”、“不可宽恕,不可赦免,没有追究期限,不是任何政府、或者任何国家的法律可以庇护”、“将人类历来难以应付的‘法难责众’问题极富智慧地解决了”、“犯下的罪恶是不能宽恕的”、“必须要坚持不懈地清算他们”(萧瀚)……凭这顶“反人类罪”的大帽子,共产党今后还想立足?还想竞选?别说当什么执政党、宪政党,连作为政党继续存在资格都没有,连当普通老百姓的资格都没有,连苟且偷生的资格都没有。
  
  鲁迅说:“中国的事,此退一步,而彼不进者极少,大抵反进两步,非力批其颊,彼决不止步也”——你退了一步否定了毛泽东同志、否定了文革、否定了公有制,以为就没事了。结果呢?人家不但立即把“49年以後”全否定,而且把“49年以前”——解放战争、抗日战争、长征、土地革命、建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马克思主义……从头到尾一个不拉,一笔勾销,全部否定。不仅如此,连辛亥革命、义和团运动、鸦片战争……任何革命、任何反抗全部都要否定清算,一个都不能少——“辛亥到‘文革’都没有革命‘一定要发生’的逻辑”。一切都必须按照“三百年殖民地”、“殖民统治史是一个文明输入和文明扩展的历史”、“先进文明征服野蛮文明”的标准来评判。这一点也不奇怪。帝国主义时代要继续“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就必须“三百年殖民地”,就不能容忍任何革命——不管是社会主义革命还是民族主义革命。任何革命、任何对“三百年殖民地”和“劣等民族劣等人”命运的反抗、任何想把中国搞好、想捍卫中国人生存权的努力都是对“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即“劣等文化劣等人的中国社会必须由代表西方先进文明的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这一最高原则的挑战和否定。连辛亥革命都不允许,都要否定,又岂能容忍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对自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对别人是“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上过梁山就永远是贼,当过共产党就永远是匪——只要闹过革命(不管什么革命),都是对“社会必须由精英治理”的否定,都永远不可饶恕。以为牺牲掉毛泽东同志、否定掉一个文化革命就能蒙混过关从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那里换取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实在太天真了点。
  
  看到号称“共产党开明人士”的后代起劲地大骂毛泽东同志、兴冲冲搞什么“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30周年座谈会”,我实在忍不住一边摇头一边暗中好笑:真是不知死活啊!今天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们对你爹众星捧月,那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为了打鬼,借助钟魁”。彻底否定了毛泽东同志,整个中国历史就全部得颠倒,你爹的定性也得从一个“红小鬼”一跟头变成一个“土匪流寇”。别看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们现在表面上把他吹得天花乱坠,那不过是逢场做戏。你以为你爹是谁?有毛泽东同志,他是老革命,没有毛泽东同志,他不过是一个湖南乡巴佬。文人之间尚且相轻,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岂能从心里看得起他和他的种?毛泽东同志学惯古今尚且被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贬成了土老帽农民,何况你爹那样出身低贱没文凭的泥腿子、开口就问毛泽东同志读了几遍《金瓶梅》的三寸丁、谷树皮?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马上就轮到了否定共产党。等彻底否定了共产党,且不论你爹当年干共产党这条大罪,单凭搞乱西藏新疆这乱邦之罪就够千刀万剐的。而你呢?在人家心目中说破天也不过是共产党的崽子、泥腿子反贼的种,在“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里属于打地洞的一类。别的且不论,如果共产党否定了毛泽东同志、否定了文革、否定了公有制就可以继续执政,那就意味着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孜孜以求的最高原则不是“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而是“社会可以由不共产的共产党治理”、“社会可以由三寸丁、谷树皮、矮土豆这些改邪归正的反贼后代治理”、“社会可以由共产党的崽子、泥腿子的种治理”——你说人家会干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对此自作聪明者到头来必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自掘坟墓。
  
  千年血债必须清算
  
  中国没有几千年没变的王朝统治,没有几千年没变的贵族统治,只有几千年没变的“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中国社会长期停滞不前落后挨打的责任如果不是治理者的,就只能是被治理者的,结论就只能是“劣等文化劣等人”,出路就只能是“三百年殖民地”——过去连着现在,历史通着现实。
  
  中国人如果不跟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清算几千年的历史血债,无穷的苦难就算白挨了:白落后挨打了,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了,白遭受周期性社会大动乱、人口大灭杀了……吃了那么大亏还不追根究底找出原因,还要“难得糊涂”、“既往不咎”,还稀里糊涂认同“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那可真成了“劣等文化劣等人”了——不追究“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导致中国落后挨打的责任,就只能自认“劣等文化劣等人”,自认“三百年殖民地”,自认活该当奴隶。逻辑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明了,没有丝毫误解的余地。正因为迄今为止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的这笔千年老帐还没有被清算,他们才能够继续兴风作浪,继续害人,继续搞“社会必须由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治理”,为此不惜把中国变成“三百年殖民地”,不惜用“人命算商品”的市场经济制造新的社会大动乱、新的人口大灭杀。树欲静而风不止。旧恶不算,新灾必至。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冷眼旁观,如今中国共产党的实际处境颇为奇特:身为执政党,硬实力出奇的强,软实力出奇的弱,弱得整天挨骂而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弱得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敢公然挖共产党的祖坟还不算,干脆登鼻子上脸骑到头上拉屎拉尿——共产党不管干什么都招来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一边倒的冷嘲热讽破口大骂,指着鼻子骂你非法无效干嘛还不下台;弱得身为执政党却必须靠行政硬手段处理一切,根本没法指望号召力等软实力办成事。长此以往不垮台才怪。
  
  原因一点也不复杂:否定了毛泽东同志,用来取代毛泽东同志思想东西虽然时髦,却都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根本不是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普世价值”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人家打了个落花流水,输得连裤子都没了。思想被缴了械,软实力上没了刀把子,赤手空拳无武装,无力保护自己,更无力反击,受尽胯下之辱也无可奈何。
  
  毛泽东同志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只要不抓阶级斗争,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就有恃无恐气焰嚣张,就敢随心所欲颠倒黑白胡搅蛮缠,就敢肆无忌惮造谣诽谤无事生非,就敢公然煽动“茉莉花革命”。只要一抓阶级斗争,他们立刻就要惊慌失措屁滚尿流——整天大叫大嚷“文革再现”本身就证明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文革浴火重生。这从反面告诉人们:“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文化革命,一抓就灵”。
  
  不敢搞阶级斗争,是因为自己腰杆不硬:带头以权谋私先富起来,自己一屁股屎,要抓阶级斗争自己就得先成斗争对象。“打铁还得自身硬”。自身不硬,哪敢斗争?
  
  但靠“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硬拖也快拖不下去了。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的逼宫一天紧似一天,“人命算商品”的市场经济已经快山穷水尽了,可供拖延的时间不会太久。
  
  向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让步是没有止境的,退一步就是堤坝崩溃,一发而不可收拾——自命精英的文科类知识分子给共产党安排好了的命运路线图是步步走向灭亡:共产党——不共产的共产党——执政党——宪政党——在野党——“犯有反人类罪的法西斯党”——彻底取缔:“不可宽恕,不可赦免,没有追究期限,不是任何政府、或者任何国家的法律可以庇护”、“必须要坚持不懈地清算他们”……
  
  共产党要保住政权,要生存下去,没别的出路,到头来还得靠毛泽东同志,靠阶级斗争,靠文化革命。丢掉毛泽东同志思想、放弃阶级斗争,是因为要搞私有制,要以权谋私。要捡回毛泽东同志思想、重抓阶级斗争,就必须下决心回归公有制,下决心重新共产,自己动手把身上的脓挤出来。何去何从,形势比人强。不是壮士断腕,就是物极必反,敬酒不吃吃罚酒,没有其它出路。(作者:黎阳;转自中国红旗网)
  更多关于毛泽东与邓小平的精辟评论[点此]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