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已经变了。表面上还是共产党在治理,但是意识形态崩解后的党只能是一个躯壳而已。在当今,官僚组织已经各自为政。中央官僚假装在治理一切。
  
  其实,尽管中国的官僚体系极其庞大,表面上权力很大,但是当今和未来,官僚体系已经无法控制市场力量、金融力量,资本的力量。
  
  中国经济基础已经并将继续发生极为深刻的变化。工人阶级被边缘化并且名副其实地被无产化,而小农也在城市化的运动中无产化。
  
  资本无言,因为无须多话。借用马克思使用过的一个隐喻吧:老鼹鼠正在地下深挖着!挖得好啊!
  
  这个壳的碎片化也只是早晚必会发生的事情。我们无法改变命运。愿意的跟着走,不愿意的拖着走。所以此文只能是一种无奈的悲鸣而已。
  
  我半夜起来吃药,顺便看看朋友圈,看到你刚转的这个吴其峰文章。其心可悯,其言可哀,其诚可感,但是无奈也。这些左翼都是历史唯心主义者,他们忘记了经济基础决定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层建筑这个马克思的基本原理。
  
  今夜还看到另一朋友推介乔良将军新作,谈美国的衰落以及中国应以互联网优势取代美国。
  
  我十年前也相信美国在衰落。现在我知道这是个伪命题。
  
  中国过剩资本(包括贪腐资金)源源不断的最终流向地是哪里?美国。而你认为它在衰落?而且,控制中国整个互联网的资本力量是谁?
  
  美国没有衰落,因为资本主义文化没有衰落。不仅没有衰落而且正在彻底地浸润并改变着中国。
  
  最近我和教育部吵了一架,貌似暂时阻遏了一种东西。其实归根结底是阻不住他们的,后面水很深。中国的金融领域,教育领域,医卫领域和互联网领域,后面都若有若无地隐现来自外部的一只看不见的手,那是提供资本支持的”兄弟”们。
  
  中国的资本主义改革正在深化。从文艺复兴开始资本主义已经存在了600年以上,现在仍在蓬勃发展,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就是证明。
  
  全球化的资本主义是没有国界的,并且必将打破一切界限。
  
  以19一20世纪的以国家为单位的竞争模式看未来,是对未来历史趋势的严重误判。其实20世纪的国际竞争也早已超出国家的界限。国内精英根本不理解冷战结束后世界上发生一系列亊件的真正历史意义。
  
  但是,未来绝对不会再有什么新冷战、新的阵营对峙了。600年来,资本主义势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大,而资本并无祖国,哪里有利润它就流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