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真正的革命造反派是人民的希望  
  此文献给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真正的革命造反派们  
  也写给那些为走资派辩护洗地一再诽谤革命派给革命派扣大帽子的人们
  
  宇太老师博文摘要  
  (拉风妹整理,个别地方稍有改动)感谢宇太老师
  
  1.特色理论再生出的特色忽悠不好用啊,主子不争气,便是奴才再帮忙,也是不会见奇效的,不见奇效,又如何领赏?
  
  2.如果说中国的路数都是经由“左派带路党”或“右派带路党”带出来的,那么中央是干什么吃的?岂不是可有可无了吗?明明是自己要走的路,偏要说成是别人要带的路,就算是有人要带路,你不走,他们有什么办法?难道往臭水沟里带,你也要走吗?自己想走,与带路的心有灵犀,如今又放屁拉桌子瞅别人,仿佛都别人干的,跟自己没关系,这和于事实吗?为捍卫某政治集团利益而强词夺理,用既主观又虚空的几个吓人的大概念搭起一个大架子,装进一些令人心动的情绪豪言,就此把人们的反抗情绪引诱到所谓“左派带路党”那里去,太过分了,太勉强了,乍一听,似乎对,乃至热血沸腾,可细细品味,便颇有几分被煽动的上当受骗感,多数文章,均有此类特色。过去是单纯打“右派带路党”,现在又虚构出“左派带路党”,要主打“左派带路党”,仿佛中国的路,不是“右派带路党”带出来的,就是“左派带路党”带出来的,唯独与执政党毫无关系,就是不反修正主义路线,就是不反走资当权派,就是不触动司令部,就是要帮着“清君侧”,就是要当忠臣,就是要死保,有这样的“毛派共产党人”吗?不但不帮助人民反省中央自身的方向路线性错误,反而竭力为其开脱责任,并以虚无缥缈的“毛派共产党人”进行歌功颂德,仿佛没有他们中国早就完蛋了,早就四分五裂了,按此逻辑,中国人民不但不该反抗,反而应该山呼万岁了。怎么不讲,没有他们,百姓就到不了今天的可怜地步啊?怎么不讲,没有他们,八零后就到不了今天的可怜地步啊?怎么不讲,没有他们,中国就到不了今天内忧外患的糟糕地步啊?
  
  3.给本国人当马牛还不算,还要给外国人当马牛,搞得连领土和民族尊严都保不住,难道这一切都是别人带路带出来的吗?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吗?作为“毛派共产党人”,怎么可以如此看社会政治问题呢?
  
  4.马克思恩格斯穷其一生的伟大研究告诉我们,阶级剥削的存在,是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凶恶的敌人。
  
  5.眼见得本国国民基本生存状态大多不到位,却要一味给人家送大礼,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仿佛救他人比救自家人更重要,还要转基因,丧失入口食品的主权,莫非将来保家卫国,不打算再靠中国人,要靠美国人?这一切,难道都是别人带的路?而不是自己走的路?跟中共决策者毫无关系?是谁要死乞白赖“接轨”的?是谁要不断给美国送大钱的?难道不是当权派而是所谓别的派?中共高层决策者不开通行证,难道转基因可以自己跑进中国来?上头不讲“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谁敢随随便便跑到中国领土上来开发啊?有本事,你们到阿拉斯加或西伯利亚乃至北海道去“共同开发”呀,中国这点子领土和资源,用十四亿人一平均,少的可怜啊,自家都不够吃,早晚要挨饿,怎忍心还要引狼入室分食我们那不多了的食物呢?那是我们民族养家糊口的家底子呀?不多了,不多了,多乎哉?不多也。这一切,都是当局走的路,你怎么可以把核心责任转移到不是执政党的虚无党那里去呢?
  
  6.当一个政权,不靠人民真诚的支持来稳固,而仅靠虚张声势混日子的时候,它的坍塌就不远了;当一个党,不靠保住党的根本宗旨,而仅靠党的光荣历史和美丽称号吃祖宗老本儿的时候,它的倒台也就不远了。这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也是远见者必然要拥有的起码认识,难道你们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吗?非要做虚伪政治的卫道士吗?你们不断地大叫“回归”,“复兴”,不断地让人们望梅止渴,请问,你们有什么底数?他们“回归”的阶级基础在哪里?他们“复兴”的理论根据又在哪里?你们用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美丽言辞,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人民灌迷魂汤,蒙蔽了无数阅历不深的年轻人,究竟意欲何为?
  
  7.什么叫做左派?你们懂得什么才算左派吗?什么叫做毛派共产党人?你们懂得什么才算货真价实的毛派共产党人吗?既然不懂,诈称什么左派?诈称什么毛派共产党人?穿上左派衣服,不等于就是左派。贴上毛派共产党人的标签,不等于就是毛派共产党人。中国一直都在挂着共产党、社会主义两个招牌,实质是个什么东西?连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境界都不到嘛,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反对,一揭露,一批判,便是要反党,便是要反社会主义,便是要“沉船”,便是要“合流”,便是要配合美国,便是最危险的敌人,这叫什么逻辑?你还要不要人民讲话?
  
  8.中国走到了今天这个内忧外患的糟糕地步,究竟是谁的根本责任?难道是美国吗?美国再强大,再蛮横,再无理,那也只不过是个外因嘛,不通过内因,他能起作用吗?那么内因的根本责任又在哪里?难道是区区“右派带路党”?或者名不副实的“左派带路党”?他“右派带路党”再能忽悠,也并不能决定到底怎么走路,难道不是决策者的根本责任吗?从来不指责决策者,从来不指责当朝,统统都是美国的错,统统都是带路党的错,难道决策者是纸人,是摆设?既如此,有什么资格还当“核心力量”?是的,“右派带路党”和美国配合很默契,内外呼应,里应外合,共同夹击中共,力量的确足够强大,但当局决策者,是干什么吃的?你为什么要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不反其道而行之?你有私心杂念嘛。没有内线的支撑,外线的汉奸、乃至反毛分子,岂能如此嚣张?怎么可以把内外线割裂开来呢?实际上那是个心照不宣的有机整体。难道非要一品大员也像袁腾飞一样,公开辱骂主席才算数吗?
  
  9.新造概念,尤其政治概念,必须和于基本实际,要说“右派带路党”,是可能存在的,因为感觉那些右派带路的人的确不少,忽悠中央的人的确很多,似乎也早已形成了无形的“党”,不过我们要问,难道这个“党”是孤立存在的吗?跟中央内部就没有丝毫串通吗?既然没有,怎么政策实行起来那么顺畅?怎么在淡化乃至抛弃毛泽东方面,在“以民为本”赚大钱方面,在内损百姓外足列强方面,在不多的领土资源被“共同开发”方面,在无论受多大屈辱也要保持“理性”方面,表现得那么协调一致呢?你们只反所谓“右派带路党”,闭口不谈党内走资派,闭口不谈修正主义路线的根源,是极其不客观的,是别有用心的,是另有私图的。既然无法令人信服,又岂敢与尔等贸然团结?总是警惕或另眼看待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真正的革命造反派,生怕威胁到自己极其主子的统治地位,谁会在乎你们那些个内设的破位置?在我看来,内部瓜分的,不是人民给的,统统分文不值。
  
  10.什么左派带路党?有吗?我怎么没看见?就算是有带路的,只要往好处带,又有什么不好?为人民正确认识当今社会本质而带路,不好吗?为全面认识主席、公正看待主席而带路,不好吗?为准确认识所谓左翼这个大杂烩而带路,不好吗?坦率讲,我担心有人要陷害革命造反派,要疑神疑鬼,夸大并妖魔化所谓“左派带路党”,故绝少与任何同志有任何密切联系,基本是没有往来和交流的,我可以下地狱,但我不准许我的任何同志与我一道下地狱,对我宇太,你们可以任意辱骂,但绝不准许放肆栽赃陷害乃至恐吓我的任何同志。
  
  11.谁是为当权派效命的?谁是为美国人效命的?谁是为人民效命的?难道读者和人民都是傻子吗?我看不是。如果都是,早就不跟你们玩儿了。正因为不都是傻子,还有很多明白人,不都是二百五,还有三百六,所以,才决意要有所担当。社会是我们大家的,中国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让一小撮人按自己利益需要瞎鼓捣,还骗我们老百姓,不行,即使诈称左派的人换一种美丽的方式,代替当权派行骗,也不行。左派里面可能的确有带路的,我可能就被认定是带路的,不过我只想往好处带,不想往坏处带,只想为人民带,不想为权贵带,只想为中国带,不想为美国带,此乃山河明明,日月昭昭,非尔等主观臆断所能佐证也。那么左派里到底有没有暗藏歹意的带路者?我看也是不能小觑的,当今中国,什么鸟人都有,所谓左翼,岂能例外?说不定,扬言别人带路的,大骂左派带路党的,自己就是带路的,自己就是左派带路党,不同的是,是要往另一套路数上带,要往朝廷那里带,要往新权贵那里带,要往皇帝那里带。只有对带路非常痴迷并渴望形成自我路数的人,才会更容易营造出这样的概念。在我看来,左派里想带路的人的确不少,想往哪里带的人都有,便是看不到路的人,也想当个带路的,大抵是不甘寂寞罢?为了光彩一番罢?但无论如何,还不能主观臆断为有了一个成型的“左派带路党”。就算是有左派带路党,他们有过你所揣摩的那种设想吗?就算这么想了,能有那么大能耐吗?能成为美国的秘密战略武器吗?到底是美国人这么想过了?还是中国左派里有人这么想过了?还是两者有过秘密谈判乃至有过什么结合了?左右什么时候“合流”了?怎么“合流”的?“合流”的根据在哪里呢?在你看来,“左派带路党”似乎比“右派带路党”更可怕,更可恶,更该杀,简直应该立马绞杀。
  
  12.中国到了今天,到底谁该负总责?到底谁该负根本责任和领导责任?你们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还是为了一己私欲装糊涂?
  
  13.我再次强调,中国的斗争,表现在政治领域,就是人民派与当权派的斗争,表现在经济领域,就是劳动派与食利派的斗争,表现在文化领域,就是大众普及文化与贵族享乐文化的斗争,这个东西,永远都是主旋律,本质上就是阶级斗争在三大领域的反应,这符合主席的思想。忽悠别的,无论你说的如何天花乱坠,如何煽情,如何耸人听闻,也只能忽悠住不成熟的小儿。当然,凡事要讲策略,但丢失了事物本质属性内核的策略,不但不能称其为真正的策略,甚至可能堕落为更加富有欺骗性的寄生性忽悠理论。宋公明忽悠了大半生,辉煌了大半生,让人感动了大半生,最终也不过都是为了招安,为了入朝为官,为了封妻荫子。实际上宋江这个人的德行也很迂腐,为了不使自己貌似正确实为荒谬绝伦的政治理念不受毁损,甚至不惜毒杀自己最为虔诚的好兄弟李逵,难道这还不够令人触目惊心吗?
  
  14.什么“左派带路党”?什么“右派带路党”?实际上他们都带不了路,谁才真正能带中国的路?并能走通中国的路?只能是中国共产党。如果一定要找带路党,最大的带路党,就是中国共产党。我说过不止一回,中国共产党的绝大多数党员是好的,走错误路线的不过是一小撮当权派。都是别人的错,当权派始终没有错、不会错,这叫什么思维?投降思维,招安思维,维稳思维,讨好思维,保皇思维。主席若在,非狠批你们不可。你们根本就不懂主席思想,还奢谈什么“毛派”?
  
  15.铁路修不成也好像是不当权者造的孽,似乎越是不掌权的,反而越能拨动中国,岂不荒唐?
  
  16.一说美国,就怕得要死,如果中国不给他们脸,不溜须他们,不下大力救他们,他们早就危机到死胡同里去了,他们理当怕中国才合于事物发展的逻辑,岂有怕他们的道理?自己怀揣隐私,自然不会坦荡无畏,治国无方,整党无法,对内假仁,对外疲软,大道不通,作茧自缚,使东方大国公民深感受辱,难道这也是别人带路带出来吗?不敢骂当权派决策者,却过分指责所谓“左派带路党”,诚心转移斗争大方向,笼统地把革命造反派斥为“左派带路党”,却把当权派笼统美化为“毛派共产党人”,仿佛到了今天的地步,当权派不但无大过,反而有大功,因为他们不但不是与右派带路党合流的,反而力挽狂澜,成了保住国家没成为利比亚局势的大功臣,拍马拍的真够境界了,维稳维的真够水平了。
  
  17.凭什么非要别人批你要批的人?不批就有问题?难道只有批右派才对?批走资当权派就错?走资当权派难道就不是右派?跟你招安保皇才对?革命造反就错?有阎王我何必要批小鬼?走资头子是谁?汉奸头子是谁?反毛头子是谁?难道你们不清楚?反那些无足轻重不疼不痒的东西,有什么大用?你树枝儿再摇晃,人家树根子不动,你有何办法?
  
  18.革命造反是阶级社会的人民必须拥有的意识,在阶级未被消灭以前,只能强化,不能消弱,这与极左根本就毫无关系,骂什么“极左”?这么多年,让右倾翻案风把人民都吹晕乎了,哪里还会有“极左”?今天的中国人要都那么容易“极左”,我看倒是该可喜可贺了。个别跟屁虫,讲不出个道理,乱骂一通,有什么用?我要骂你,就公开骂你,绝不鼓捣别人偷偷摸摸骂你,大丈夫绝不干小女人的勾当。一个人一辈子,都干了些什么,那是有帐算的,谁也跑不了,所以我劝诸君,不要干鸡鸣狗盗的腌臜事。你授意人家干见不得人的事,将来人家看透了你,把你卖了,你反而更臭,何必?
  
  19.你们批宇太,咋批也是扯淡,我的底气在于毛泽东主义,我的情感在于人民的生存实际,我心底无私天地宽,毛病再多,也不过毛毛问题,绝无本质上的问题,你们再上纲上线,也没人信。我劝企图以批宇太领赏或出名的人,别干费力不讨好的傻事了,你们批不倒,什么想当教主啊,想当领袖哇,想都不想那玩意儿,我只想看到能让我舒心一些的中国,至少不至于让我作呕。
  
  20.我真诚奉劝诸君,你可以保皇,可以维稳,可以当官,可以立功,可以请赏,人各有志嘛。但你不能巧立名目,凭空就捏造出一个“左派带路党”,并恐吓乃至怂恿当局绞杀“左派带路党”,无权无势的微弱左派,刚刚觉悟起来的革命左派,弱如累卵,岂容你们如此吞云吐雾胡乱忽悠和恐吓?连官方都没有写出如此血腥的文字,可你们却能狠心落笔,要拿所谓“左派带路党”开刀,难道你们要诚心给当局剿灭革命造反派“带路”吗?你们不要离人民太远,人民事业高于一切,你个人那点儿失落感算得了什么?何必如此杀气腾腾?左派至今就没有一个“党”(多亏了没有),想想你们的观点立场是不是有问题呢!想想是不是你们距离人民的根本意志太远了呢?或者你们是不是对于人民正确认识中国已经构成了思想障碍吗?你们已经使太多的年轻人看不到中国问题的实质,这在左翼进步青年里危害是巨大的。你们把中国的根子问题保护得严严实实,而一味用大骂枝枝叶叶来转移热血青年们的视线,企图用种种障眼法,把所有革命造反派全部收拢起来,不使之造反闹事,然后再请功受赏。一旦人民看穿了你们的雕虫小技,你们又气血喷张,将其统统斥为“左派带路党”,似乎已成为美国瓦解中国的第一潜藏武器,其威胁似乎已经超越了“右派带路党”,试图借当局之刀杀之而后快,用心何其毒也?既如此,请问,“左派带路党”存在的根据何在?这个党是何时何地成立的?他们的党部在哪里?党首是谁?党章是什么?党的领袖集团相互联系的证据何在?他们与“右派带路党”有过什么接触?谁接触的?怎么接触的?定了那些契约?“左右合流”的根据究竟在哪里?不要空穴来风,搅乱左派阵营,弄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是何道理,用心何在?我劝你们不要搞白色恐怖,更不要搞红色恐怖,我相信没人听你们的,当官的比你聪明,因为这并不利于“保党护国”嘛。
  
  21.我一不认为党和毛泽东再是一回事,二不认为党和人民再是一回事,事实上已经割裂开来,这是我在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对今日党的基本认识和重新认识,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有勇气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任何人讲任何美丽的大原则话忽悠人,都难以改变我的这个基本认识。再用毛泽东和人民这两个概念强行装饰今天的党,早已经不是恰如其分的表述了。既如此,又何必强行粉饰?他们把属于人民的公共财产私有化,继而把属于人民的公共权力私有化,再而把属于人民的天下也私有化,以私欲全面控制了属于人民的经济基础以及与之相应的上层建筑,乃至理论、文化、教育等一切意识形态领域。他们就是要自己率先上天堂,为了保障这一隐藏的目的实现,不惜把绝大多数人民首先甩向地狱。难道这也是别人带路带出来的吗?不找中共自身的方向路线问题,专门找其他客观原因,是完全不得要领的。
  
  22.我自己除了我自己的博客以外,没有亲自向外发过任何文章,后来不要学生再向《乌有之乡》转发我文,实在是因为那里潜藏着诸多问题,重要的一条就是以左的形式维稳,其中一些作者,虽能吞云吐雾却又破绽百出,既无大文化底蕴,也无扎实理论功底,更无启蒙民众起来的根本性思想力量,而是要把人民引导到维护某一政治派别的统治轨道去,这就使我大为反感。纵观《乌有之乡》文章,其中有的人虽暗藏其实又很明显地维护当局的统治秩序。流露出急功近利的保皇意识,一直再以批评种种非根本性错误保护根本性错误,竭力为根本性错误开脱并转移人民的视线,充其量是批评所谓“大领导”,而“大领导”并不代表最高决策层。中国的方向路线,究竟是谁说了算?这个问题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便是反右派、反汉奸,批反毛,最大的右派头子、汉奸头子,反毛头子,也只能在高层。即便所谓“带路党”起了作用,也是通过中央起的作用,说明中央有其代言人,是最大的“带路党”头子。
  
  23.有的人至今远离本质,还停靠在原有认识及立场,不能不令人遗憾。将中国的主要敌人锁定为“左派带路党”,更是荒谬绝伦,“左派带路党”并没有实体性存在,便是存在,他也只能是人民的希望,断然不可能是人民的敌人。维稳维到如此不讲公理的程度,实在令人惊诧。严格说来,把无中生有的“左派带路党”,界定为当前中国最危险的敌人,企图借当局之手剿灭之,是反人民的行径。如此效忠当局,既是卑鄙的也是拙劣的,即便偶然取得信任,又有什么根本意义和长远意义呢?没意思的很哪。
  
  24.不要轻易否定任何一个左翼网站,“毛泽东旗帜网”的旗帜是鲜明的,方向路子是正确的,不要仅以个人好恶妄下断语,你认为不好就不好了吗?或许你认为不好的恰恰就是好的,因为你界定的标准是灰色的,不是红色的,是暗淡的,不是光明的。我虽然一年前就不准我的学生往“乌有之乡”转发文章了,但我从不恶意攻击“乌有之乡”,我至今仍认为“乌有之乡”的绝大多数作者和读者是好的,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一个能压得住阵脚的“旗手”,恰恰是这个所谓的“旗手”,给曾经美丽的“乌有之乡”,创生了子虚和乌有。“保”字当头,急不可耐,哪怕再悠着点儿,也不至于让广大读者寒心。岂不知,有了高地,还需要高人,没有高人,高地形同虚设,必不得妙用。假如当年的《新青年》不是陈独秀当主编,没有李大钊、胡适、鲁迅、钱玄同、刘半农等一大批进步知识分子支撑,《新青年》还能是《新青年》吗?办刊物的人若无大爱大志大境界,只求一己私利或苟且偷生,又何必办之?
  
  25.记得解放战争开始时,蒋介石的部队是毛泽东的五倍,可仅仅一年以后,战争的主动权就迅速转移到了毛泽东手里,为什么呢?我以为,宏观原因是三条:一个是毛泽东代表正义,蒋介石代表非正义,正义战胜非正义,合其道也;第二个是毛泽东代表的是不计其数的人民大众,而蒋介石代表的不过是自己培植的一帮贵族,多数人民战胜少量贵族,合其理也;第三个是毛泽东指引的是历史进步的趋势,而蒋介石死保的却是腐朽没落的状态,进步战胜没落,合其势也。微观原因是两个:一个是毛泽东的整体素质大大高于蒋介石,不论文化底蕴还是理论基础,蒋介石都不行,文的不行,武的就更不行,毛泽东那个笔杆子,大大超越了蒋介石五星上将的肩章,严格说来,蒋介石是一直配合毛泽东打仗的。蒋介石似乎心智谋略可与毛泽东相比美,其实也不然,因为蒋介石耍的统统不过是小心眼子,一切起于私,而毛泽东玩儿的都是大心眼子,一切发于公,故可以呼风唤雨,吞天纳地,蒋介石虽曰“魔高一尺”,又岂能敌主席“道高一丈”?第二个就是连带原因了,由于毛蒋间的差距,必然要影响到他们所带的同僚和队伍,毛主席的同僚必然是精诚团结,老蒋的同僚必然是各怀其志;毛主席的战士必然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老蒋的队伍必然是左顾右盼保存实力。上述赘言乃草民宇太浅见,不知你们以为如何呀?倘以为略有道理,前辈之鉴,我等后人,理当明之也。
  
  26.主席的人生两部曲,即武革与文革,融入的民族文化精华,就是革命意识与造反意识,这种意识在马列主义的外来刺激下,又打上了鲜明的无产阶级烙印,在趋势上又被纳入了共产主义的大道。可以说,阶级斗争,革命与造反,是主席思想的基本内核,这种思想底蕴,是潜藏在民间的精神原子弹,使得任何脱离人民愚弄人民的复辟者无时无刻不心惊胆战,因此做贼心虚的他们,必然要千方百计淡化毛泽东,稀释毛泽东,歪解毛泽东,丑化毛泽东,以至于开除毛泽东。惟其如此,他们的贵族老爷梦才能做得踏实。而如此行为的根本目的,就是清除人民头脑中的阶级意识,革命造反意识,达到维稳的目的。为此,一方面引来西方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方面发掘封建文化中的非造反因素,企图把中国人造就成无阶级意识,无造反意识,只知谋生或吃喝玩乐的简单动物。在精神领袖问题上,忽而企图以邓小平取代毛泽东,忽而以蒋介石取代毛泽东,忽而以孙中山取代毛泽东,忽而以华盛顿取代毛泽东,忽而以孔夫子取代毛泽东,但统统效果甚微,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任层层衙门官署蹂躏的中国人民,在残酷的生存实践中,正在开始觉醒起来,在仁人志士们的联合思想启蒙之下,开始昂扬起来,怎忍心,一瓢冷水,将他们的热情和刚刚泛起的猛醒,浇灌下去?不要毛泽东,不要阶级,不要革命,不要造反,不要起来,不要抗拒,只要逆来顺受,只要稳定,只要和谐,只要麻木,只要动物,只要奴才,既得利益的复辟掠夺者们,不劳而获单纯食利的贵族老爷们,他们一直在竭力营造着这样的意识形态。是帮助营造这样的意识形态,还是粉碎这样的意识形态,当是无产阶级人民学者与官僚资产阶级学者的根本区别。只讲归顺不讲造反,只反枝杈不反根本,捏造一些什么“双奸”、“带路”、“沉船”等一类子虚乌有的朦胧概念恐吓革命造反派,故意把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与资产阶级改旗派混为一谈,难道是正常的吗?就算是都要“沉船”,其阶级本质是一样的吗?反对人民的革命造反精神,就是反对毛泽东思想,无论中国乃至世界形势如何,只要阶级还存在,压迫还存在,国家还存在,人民大众的革命造反意识就一刻不能丢,这是毛泽东主义的最基本原理。
  
  27.作为学者,当以求真寻理尊道为荣,岂能以助政客升官为事?大丈夫即便助政,也该择木而栖,岂能有奶即娘?
  
  28.我为你们遗憾,因为你们只是为当权者壮烈,并非为人民壮烈!
  
  (拉风妹再次感谢宇太老师,只想说一句话:怕死就不是革命党人,被诽谤被扣大帽子又算得了什么?我相信真正的革命派会选择为人民壮烈,也绝不会为走资派当权者壮烈!)-来源: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