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21日在回答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史蒂芬·罗奇的提问时再次重申,人民币汇率没有被低估。陈德铭同时警告说,若美国财政部4月15日的关于汇率问题答复的后面,伴随着贸易制裁,“我们不会熟视无睹。”此外,陈德铭还预计,3月将出现贸易逆差。
  
  被外界视作中国政府在美国的“高层公关人物”的罗奇是在出席昨日于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发出提问的。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同样被看成是中国政府的最高层经济公关活动之一。
  
  在之前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表示,人民币汇率没有被低估。今年中国出口已经连续两个月出现了同比正增长,使得人民币升值预期增强,而近期更是有不少评论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
  
  “强压一国货币”没好处
  
  罗奇提问称,4月15日,美国财政部预计要发布汇率政策报告,且可能会把中国称为货币汇率的操纵国,“如果美国财政部做出此决策,中国将如何应对?”罗奇同时称,“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但美国财政部很显然没有问我的意见是什么。”
  
  对此,陈德铭给出的直接回应是,如果美国财政部给出的“仅仅是一个答复”,“这些问题我们可以进行讨论,事实上我们也在进行讨论。”他同时指出,美国已经把汇率问题政治化,“汇率问题是一个国家主权内的问题,而且不是两个国家之间讨论的问题。”
  
  “但如果这种回答后面伴随着贸易的制裁、贸易的措施,我想,我们不会熟视无睹。”陈德铭强调指出,“强压一国货币是一种对彼此都没有好处的非理性选择。”
  
  可查资料显示,商务部副部长钟山已定于3月24日-26日率团访问美国,分别与美国的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国际贸易委员会、国务院、财政部等机构进行磋商。
  
  此外,钟山还准备会见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值得注意的是,钟山访美的首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将就有关中国外汇政策的争议举行听证会(编注:详见早报3月19日A38版《人民币摩擦“应冷静理性解决”》)。
  
  中国或准备应对贸易战
  
  对于近来寄希望于人民币汇率大幅度升值来实现全球经济的再平衡的观点,陈德铭21日重申了中国的一贯观点——美国严重高估了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并暗示美国应该放开对华在计算机、航空航天的民用技术、数控机床等方面的出口。
  
  陈德铭指出,日本和德国以及中国本币升值的实践表明,一个国家的本币的升值对调节贸易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无法实现全球经济的再平衡。
  
  “如果这个后面伴随着国际多边的法律体系的诉讼,我们也会应对的。”陈德铭以强硬的口吻,作为对罗奇问题应答的结尾。
  
  观察人士指出,直接掌管对外贸易的商务部一向被看作反对人民币升值的最强硬部门,该部门的“舵手”陈德铭关于无惧国际多边法律体系诉讼的表态,无疑是中国官方迄今为止发出的最强音,其言下之意是,中国已做好贸易战的最坏打算,随时准备在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机构处与美方斡旋。
  
  中国3月贸易或现逆差
  
  另据陈德铭介绍,2005年至2008年间人民币已经升值了20%多,但中国贸易不降反升,2009年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但中国的贸易顺差却下降了30%,今年前两个月,在汇率基本稳定的前提下,贸易顺差再度下降了50%,陈德铭预计3月中国贸易可能出现自2004年5月以来的首次月度逆差。
  
  他说,2009年,全球贸易下降22%,中国出口下降16%,进口只下降11.2%。从有关经济体海关的数字来看,澳大利亚、南非、巴西、土耳其等国对中国的出口仍然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正增长。欧盟、美国对华的出口也仅仅下降了1.53%和0.22%。
  
  自2004年5月以来,中国月度贸易一直处于顺差状态,2009年6月之后,进口同比增速快于出口,贸易顺差大幅下降,2009年全年贸易顺差同比下降34%。商务部在2月曾表示,未来半年内我国贸易顺差将进一步收窄,不排除个别月份会出现逆差。
  
  陈德铭还表示,去年中国的顺差73%是对美国的,因为美国对中国一个国家单独实施了严格的出口限制,但中国对周边国家是逆差1200多亿美元。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对早报记者表示,顺差和逆差很难去预计,且未来贸易趋势也不好说。
  
  “各国应秉持贸易自由”
  
  陈德铭呼吁国际社会理性看待国际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失衡的关系。国际金融危机是世界运行周期调整的结果。根据经济长周期理论,由产业革命和技术革新引起的经济的长期波动大概在40-50年。到本世纪初随着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效益的不断递减,世界经济到了下行阶段。其次,全球治理结构不完善,加剧经济波动的幅度。
  
  “在国际上,有舆论认为这种危机应该归结为贸易收支不平衡的全球失衡。这是一个相对比较片面和狭义的理解。”他说。
  
  陈德铭说,即使从单一的国际收支的角度来分析,按照现代市场经济中企业以销定产,消费在一定意义上决定生产的理论,如果主要消费国家的政府不能有效地保持货币的持续的稳定,任由泡沫无节制地发展,就会导致经济失衡和危机的发展。“这段时间总有个别国家把眼睛盯着中国的贸易,寄希望于人民币汇率大幅度升值来实现全球经济的再平衡。这个论调违背基本事实。”
  
  他说,实现全球经济更加平衡协调的发展,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他建议各国应秉持贸易自由、开放的发展理念,加快推动多哈回合谈判早日取得公正平衡的结果,这既是建立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客观要求,也是促进全球平衡的根本路径。
  
  他还建议各国加快推进新产业革命,开发清洁能源、低碳技术,实施互联网、物联网融合和云计算战略。全球正处于新一轮的技术革命的前沿,国际社会应该共享合作发展的机遇,同时,警惕形形色色变相的保护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