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近,从跳梁小丑马晓力那里又学到了一个新词:“民间犬奴暴民”。她在“恭喜”台湾蔡英文当选“总统”的同时,不忘大加挖苦和污蔑那些大陆反台独的人为“犬奴暴民”。并断言这些“犬奴暴民”是中美夫妻与台海两岸关系和谐的“破坏者”,“是文明社会的危险分子”。寥寥数语,截然在权贵和“民间犬奴暴民”之间划开一道深深的横沟,彻底撕下了平时罩在权贵们脸上“爱民、亲民”含情脉脉的面纱,充分暴露出一副流氓阿飞般权贵的傲慢无耻嘴脸。
  
  权贵,有权才能贵;如果无权,充其量也只是“民间犬奴暴民”中的一分子。马晓力有权吗?她有权与否我们暂且不论,但她老子有权呀,因为老子有权,自然马晓力不会把自己放在“民间犬奴暴民”之列。我相信马晓力是有权的。马晓力有无权不要紧,但圈子里有的是有权的,哪有不互相帮衬的道理?惺惺惜惺惺。更何况是臭味相投,目标一致的一伙了。这次马晓力张牙舞爪出面当流氓阿飞,对着天庭含沙射影,对着“民间”大骂“犬奴暴民”,说不定就是圈子里的一伙人的既定方针和周密部署。要不然怎么也轮不到这么个无名小卒出来当街撒野。这样看来,对“民间犬奴暴民”来说,你可以不重视马晓力这个小流氓阿飞,但你不能不重视她所在的这个圈子,更不能不重视这个圈子里深藏不露的那些权贵大佬们。他们这次放出马晓力这个小卒子,一是按捺不住多年来对“民间犬奴暴民”和“毛左”的愤怒,放出个无头苍蝇撒撒邪气;二是顺便试试风,风硬顺溜就继续刮下去,直至刮他个翻天覆地;如果风不硬不顺,那牺牲这么个小卒子也在所不惜,免得大佬们中枪受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谓部署得也算周到。
  
  自古以来权力和流氓是极易挂钩的。当权力不是用来为社会、为“民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犬奴暴民”谋利益,而是为了个人和小集团谋私利的时候,权力就极容易成为他们暴虐的工具。阴谋家、野心家的私利和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旦与权力相结合,是极容易成为流氓的,什么下流的手段都能使出来。马晓力一个退休的老太婆本可以在家颐养天年,不太适合当流氓阿飞;但出于本性,加上大佬们的唆使和支持,索性大发雌威,顾不得乔装打扮,便横枪跃马披挂上阵,但见她满脸横肉,披头散发,圆睁怒目,咬牙切齿,口吐妖雾,颐指气使,上命天庭,下骂百姓,着实过了一次流氓瘾。怪乎?不怪也!私利使然,使命使然,为了中美夫妻关系的和谐,为了“能够比较政体和经体制度的优劣”,为了彻底实现推墙砸锅沉船的百年大业,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是流氓,我怕谁!
  
  “民间犬奴暴民”是什么?这里边的三个词组已经把意思表达得够清楚了。“民间”毫无疑问就是除了权贵的圈子外的广大空间,即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广大中国人民居住的空间。“犬奴”是什么?就是像狗一样的奴隶或奴才。至于“暴民”显然是指不安分守己,好作乱或犯上作乱的民众。这句话连贯起来的完整意思显然是:中国广大老百姓是一个像狗一样的奴才或奴隶且好作乱或犯上作乱的群体。
  
  说马晓力一伙是流氓阿飞,肯定有人会愤愤不平地说:“你怎么骂人?!”把“民间”广大老百姓污蔑成狗一样的奴才或奴隶,这样的话连古代封建贵族在场面上也很少说得出口,在现代社会一个口口声声高喊“民主自由”和“文明”的人竟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惊世骇俗!我坚决相信,听到马晓力这样的话,连当今世界上那些最无耻的政治流氓和最邪恶的黑社会大佬们都会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马晓力的连番动作,影射了朝廷骂完了民间后,也许她认为痛痛快快地给自己和她在政治上的狐朋狗友们出了一口恶气。殊不知她的这句“犬奴暴民”的话狗屁不通。(什么人说什么话。当然,我们不能苛求一个流氓阿飞会说出什么好辞来)既然是“犬奴”那就是没有半点人身自由像狗一样一切听从主人的摆布,让它向东它不敢向西,让它站着它不敢坐着,让它钻进狗笼子里它不敢在笼子外面,让它套上锁链它不敢挣脱锁链,怎么还会不安分守己,怎么还会作乱,怎么还会成为“暴民”?既然是“暴民”怎么还会像狗一样一切听从主人的摆布?这不是自相矛盾的屁话吗?马晓力们一方面骂民众是不循“规矩”的“暴民”,一方面又骂民众是一切唯主子马首是瞻的“犬”、“奴隶或奴才”,她到底要让民众成为什么样的人?“暴民”要骂,顺民还要骂,说到底凡不是权贵圈的其他一切民众都在可骂之列。难道不是这样吗?我说这样的人是活脱脱一张流氓无懒的嘴脸,难道不恰当吗?骂与不骂,关键是看是与不是。如果她做得是流氓那么说她是流氓,这不是骂她,是指出了一种事实;如果她不是流氓而说她是流氓那才叫骂。至于马晓力是不是流氓,那就由你评判吧。
  
  马晓力以权贵自居,公然蔑视和谩骂“民间”是“犬奴暴民”,充分暴露了权贵的傲慢和无耻。但是她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不完全是权贵们的,“民间犬奴暴民”占了这个世界的最大多数。没有“民间犬奴暴民”哪有什么权贵?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政改”嘛,不是口口声声要像台湾那样“一人一票”嘛,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们想让选票决出中国的主子,那么“民间犬奴暴民”的票肯定要大大多于权贵的票。因此我断定,即便像你可爱的台湾的民主制度那样一人一票来选出什么中国的“宪政总统”,你们也一定不会得逞。被你们百般诋毁和攻击的一位伟人有句话:“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难道你马晓力就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与人民为敌死路一条”吗?你耍流氓、玩傲慢,无论何种“民主制度”,难道中国的“民间犬奴暴民”会把选票投给一个或一群露着流氓无赖嘴脸的权贵吗?你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你的风头出得差不多了,恶气总算也出了一口,看你和你们今后还有什么把戏。不论你和你们今后玩什么花招,发什么邪火,耍什么流氓无赖手段,我最后送你和你的亲爱的权贵圈同伙以及背后隐藏着的大佬们一句古话:“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而被你和你们污蔑为“民间犬奴暴民”的广大民众则如原上之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哀叹吧,你们哀嚎吧!(宫林河2016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