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今天,否定和肯定文革的人都怨,文革真相不能写,写了也不能发,肯定文革的不能写,写而不准发,是情理之中。否定文革的文章也不能发,不值得深思么?
  
  关于文革,中央己作出彻底否定的决议,既然文革是错的,为什么不能写真相?能写么?能允许人道出真相么!?
  
  文革"5.16"通知明明规定斗争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方式是"要文斗不要武斗",为什么发生了大规模的武斗,群众斗群众?为什把阶级斗争扩大化,把矛头转移到已失去剥削权力、已不再拥有可剥削他人资源的出身不好的子女身上,令他们冤死?
  
  为什么否定了文革,而不公报文革武斗打死人的真相,追究真凶,而笼统地归罪于这场运动、归罪于毛泽东?对打死人的真凶用"群体"而开脱罪责?
  
  就卞仲云之死,当年知情人,当场目击者还有人在,为什么不把真凶正法?卞仲云之案虽平反,但"冤死者"其丈夫至今不服,因为真凶未公于世,未惩罚。真凶能公于世、能惩罚么?大家懂的。
  
  如武汉7.20事件,学生写了揭发当地军政官员大字报,一夜之间遭"百万雄师”围剿,开枪打死几个学生(其中还有一个是我们清远籍学子)“百万雄师”是什么人组成?即使是当年工厂农村的民兵组织,能有权力调动这些武装么?
  
  从文革青海事件应一叶知秋。当年青海省军区司令赵更夫下令向群众组织开枪,枪响后中央关押他,文革后他无罪,并荣升中将。
  
  又如,我的朋友潘志富,发上群的哪个难忘事件。我知他一生不做过份之事,行过份之为,他不是"5.16"份子,却遭当作"5.16"嫌疑人冤审,何因?他没有可跳龙门的入学通知书,他就不会遭冤审。他的冤,根源在可操纵入学通知书的黑手,不把你当"5.16"份子进行冤审,能把你手中的通知书收回移往他人吗?事出文革其间,不是文革之罪。
  
  相反,正是毛泽东发动文革要解决、而未彻底解决的正是这些权力黑手。
  
  邓少平否定文革的理由是“毛泽东错估了党内会出修政主义、走资派,做出错误的做法”。
  
  毛泽东错估了吗?文革时,我们都认为毛泽东是错的,几十年的今日再看毛泽东就是对的,正如文革遭受最大冤,连丈夫都死了的王光美,凤凰台采访她,问她对文革怎样看法,她坦然地答"看今日的社会,毛主席当年是对的",怪不得她召集毛刘俩家后人相聚,带刘源到韶山瞻仰毛主席,并在留言落款写下“您的学生王光美”。
  
  毛泽东一生行天道,走平民政治道路,他担心,以推翻剥削阶级为已任的共产党,在他身后,共产党官员会从私有制的废虚里重新建立起新的剥削阶级利益集团,让劳动人民受二遍苦、遭二茬罪,这正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思想根源。
  
  我不是说文革没问题,文革确实存在很多"冤情"值得反思,但要拨开迷雾寻找真相,真相在哪找?毛泽东生时己告诉我们"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文革的真相向何处找?文革的冤魂何处诉?找党外的党,党内的派去吧!不要归罪于毛泽东!(作者:朱老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