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自由亚洲电台”对于大多数中国听众来说显得陌生和神秘,但对于“藏青会”等“藏独”组织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的一家美国电台了,因为这家电台在拉萨“3·14”事件前后不仅一直散布着各种谣言,还充当着达赖集团和“藏独”势力的代言人。“自由亚洲电台”在历史上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背景,如今“属性”虽为私营,号称是“非营利性的公司”,却拿着美国国会的拨款。该电台在东北亚和东南亚国家播放,普遍遭到这些国家政府的反感,人们厌恶制作电台节目的人,更厌恶它身上浓浓的冷战味道。
  
  “自由亚洲电台”为“藏独”大做宣传
  
  “自由亚洲电台”在西藏没有一名雇员,在拉萨“3·14”事件之前只有两名自由撰稿人为它供稿,华盛顿还有一个超过30人的团体为其提供藏语服务工作。在今年拉萨“3·14”事件前后,“自由亚洲电台”尽管没有一名记者在西藏,却照样敢报道有关拉萨的新闻,而他们的“信息源”主要就是达赖集团。1月5日,该电台报道了“藏青会”等几个“藏独”组织筹划“和平挺进西藏”的行动,还鼓动流亡藏人抵制北京奥运会火炬的传递活动;3月6日,该电台又邀请“藏青会”等“藏独”组织成员来讲他们如何筹备“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返乡活动;3月14日,该电台更是开始散布有关拉萨的各种谣言,制造恐怖气氛;3月17日,该电台又报道达赖指责中央政府以暴力统治西藏,企图灭绝西藏文化的消息。在帮达赖集团造谣、传谣的同时,“自由亚洲电台”还经常播发一些欧美国家替达赖说话、指责中国的消息。
  
  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29日一篇发自香港的报道说,有关拉萨“3·14”事件的最早报道不是来自世界上的主流报纸、通讯社或电视台,“而是来自一家美国注资成立的短波无线电台,这家电台建议听众用锡纸、夹板和橡皮圈装备绕过中国的信号干扰”。《华尔街日报》特别强调说,“‘自由亚洲电台’对拉萨“3·14”事件的独家报道来自一条网上的信息”。
  
  每天用汉语普通话和藏语广播20小时
  
  “‘自由亚洲电台’完全是一个以意识形态来取舍新闻的电台。在中国它不可能达到它的政治目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时殷弘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等广播电台也都带有意识形态色彩,但它们对外还会做出标榜自己中立、客观的样子,而“自由亚洲电台”完全是沿袭冷战时期美国的做法,不断对亚洲特别是中国广播输出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意识形态,丝毫没有顾忌。时殷弘说,“自由亚洲电台”的反华立场十分顽固,它以扭曲的事实来传播自己的意识形态,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
  
  时殷弘介绍说,冷战时期,美国先后建立了“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广播电台”,对东欧各国和苏联展开宣传攻势。当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官方认为电台广播“功不可没”,“成了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一种有效手段”。因此,冷战一结束,美国又在亚洲开始设立电台。1991年10月,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提出并通过“设立一个专门对中国大陆广播的电台”的提案,随后提出设立“自由中国电台”的可能性。美国政府考虑到用“自由中国电台”这个名字实在过于露骨,于是便更名为“自由亚洲电台”。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3000万美元的拨款,筹建“自由亚洲电台”,于1996年9月正式开播。2007年,美国国会针对“自由亚洲电台”的拨款预算为3000多万美元。该电台覆盖地区主要为东北亚和东南亚地区,除了直接用汉语、缅甸语、柬埔寨语、老挝语、越南语、朝鲜语等语言广播外,很多节目可以在网上看到。
  
  “自由亚洲电台”的使命和所播出的内容都是对对象国的内政进行干涉。目前它每周播出大约200个小时,对中国的广播是最主要部分,每天汉语普通话广播就有12个小时。“自由亚洲电台”还对中国大陆境内“藏独”分子和他们的活动特别感兴趣。就拿1996年12月开始的藏语广播来说,原来是每天广播2小时,现在已经是每天8小时,频率也由3个增加到13个,广播员的选定与节目的设定也与达赖集团商定。该电台的反华栏目有一大堆,主要是来自中国的负面新闻,以及敌对分子、美国反华反共人物的评论。“自由亚洲电台”有一个节目叫《不同的声音》,主持人鼓励听众打电话,对那些大骂社会主义和中国的人都表示赞赏,但对那些说一点正面意见或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不是加以驳斥,就是以时间到了为由结束发言,有时甚至还组织人围攻和谩骂这些人。
  
  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的采编人员和播音员中有不少华人,其中有的还“出身”大陆的新闻机构。他们中很多人都用化名,不肯暴露自己的真名实姓。这些人利用“北京消息人士”这样的模糊信源,紧盯着中国大陆境内出现的上访、矿难、群体性事件,大量散布不负责任的小道消息,制造混乱,煽动听众的不满情绪。
  
  驻尼泊尔的记者为“藏青会”通风报信
  
  在“自由亚洲电台”接连不断的涉华报道中,有很多节目来自设在印度达兰萨拉和尼泊尔加德满都的两个分部。前者是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后者是“藏独”分子比较活跃的地方。“自由亚洲电台”在加德满都的记者共有3人,其中一人是在印度出生的流亡藏人,名叫土登桑给,40多岁,很瘦小,头发稀疏。他2000年应聘担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兼自由撰稿人,主要负责撰写藏语稿件。另外一名是美国总部派来的女记者,负责提供英语稿件。此外还聘有一名尼泊尔人担任翻译和助手工作。这3名记者的工资都由华盛顿总部直接发放,他们在加德满都Radisson旅馆附近租用一栋小楼当作住宅兼办公室。据了解,这几个记者从未去过中国藏区,完全凭着主观想象去剪裁新闻事实,凭借道听途说去编造谎言。此外,他们与“西藏流亡政府”的“新闻与国际关系部”和“安全部”关系密切,经常为这些部门收集尼政府对西藏的政策、联合国机构与“流亡政府”驻尼办事机构合作情况等等。
  
  像土登桑给这样打着记者旗号的人在尼泊尔很活跃,也很顽固。今年拉萨发生“3·14”事件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当地“藏独”分子来中国驻尼泊尔使馆门前闹事,而在示威的人群里都能看到他们上蹿下跳的身影。他们不但在现场不停地拍照、录音、摄像,还躲在使馆附近的小卖店里向闹事者通风报信,监视使馆人员和尼泊尔警察的一举一动,有时甚至直接担当闹事的指挥者和煽动者。有一次,土登桑给在使馆门前胡闹,尼泊尔警察一来,他就闪身躲在人群里溜走了。两天之后,他却在某“国际援藏组织”的网站上刊登使馆人员照片,并以“中国官员背后挑起尼泊尔警察与藏人示威者的冲突”为题进行歪曲报道。
  
  拉萨“3·14”事件后,加德满都的“藏青会”扬言要清算报复“私通汉人”的爱国藏胞,土登桑给等人就向他们提供了不少情况。同样,他们也把在捣乱闹事的活动中“表现突出”的藏人尤其是年轻藏人的情况向“流亡政府”报告,把这些人作为将来“发展培养”的对象。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在加德满都的行为早已引起了当地人的反感。尼泊尔新闻主管部门知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站的存在,但由于他们是自由撰稿人,没有正式登记成为办事处,尼政府也无法对他们采取什么取缔措施。普通尼泊尔人对于“自由亚洲电台”的宣传并不在意,很少有人去专门收听该台广播。在尼泊尔的藏人则对他们的虚假宣传半信半疑,有时候发现与事实不符也无可奈何。
  
  “自由亚洲电台”在柬埔寨名声很差
  
  1997年9月,“自由亚洲电台”在柬埔寨开办分社,目前在柬有十几名柬籍工作人员,负责人为美籍柬人。去年,该电台发生了两件丑闻,令柬新闻界、政府和社会各界所不齿。
  
  第一件丑闻是,该电台一名记者编发了一条攻击柬埔寨首相洪森的新闻,洪森随即在公开场合批评该记者和“自由亚洲电台”缺乏职业操守,不仅在采访过程中对柬埔寨国家领导人不敬,而且所播新闻也未能做到公正客观。柬埔寨政府此后并未深究,但该记者自知心虚,跑到泰国避了好多天风头,最后还是灰头土脸地回到了柬埔寨——毕竟,这里还是他的祖国。第二件丑闻是,当时柬埔寨唯一的英文日报《柬埔寨日报》对“自由亚洲电台”驻柬分社提起诉讼,理由是它经常性地将该报内容原封不动地呈报给美国政府的相关部门,以此作为它在柬埔寨的工作业绩。诉讼的详细情况还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到了所有外国驻柬新闻机构,这仿佛打了“自由亚洲电台”一记响亮的耳光。
  
  “自由亚洲电台”的柬语广播也经常报道发生在中国的事情,但总是一些捕风捉影、漏洞百出的报道,尤其是中国遇到困难,如发生自然灾害、“藏独”分子闹事时,该电台更是煽风点火,屡屡播发负面报道,用错误的言论引导柬埔寨听众。经历多年内乱的柬埔寨,本国媒体还比较落后,尤其是国家电台经费短缺,设施落后,其节目信号还难以覆盖整个柬埔寨,特别是农村地区。相反,像“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等西方国家在柬开办的电台却因为资金充裕、设备先进占了上风。对此,柬方只能通过各种途径扶持国家电台,帮助其壮大起来,争取能够与这些西方电台抗衡,占领舆论阵地。
  
  (转自《环球时报》李海风夏林石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