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的演讲(节选):
  
  看看今天的香港。1997年香港回归时,当时在香港“呼风唤雨”、胡作非为的一些人都望风而逃,他们觉得中国共产党的斗争精神太厉害,害怕被“收拾”。但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根本没什么大动静,原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们又陆续返回香港。香港回归祖国多少年了?我们经营香港多少年了?应当首先明确和强调的是,“一国两制”的前提是“一国”,但恰恰我们有一些人,只记住了“两制”,却忘掉了“一国”。
  
  今天,香港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去殖民化”的工作。这个工作长期以来我们都没有做好。“去殖民化”和“一国两制”完全是两回事。世界上,任何一个曾经被别国进行过殖民统治,重获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国家和地区,都在进行大量、细致的“去殖民化”的工作。
  
  看看印度的“去殖民化”,看看韩国的“去殖民化”,你再看看老蒋到台湾后所进行的“去殖民化”。印度独立后,新德里、孟买、加尔各答等城市,全部将名称由原先的英式拼法改为印式拼法。老蒋败退到台湾后,立即进行“去殖民化”工作,取消日语教育,停用日式教材,禁止使用日本名字。李登辉原来就有一个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老蒋到台湾后不让他叫了,只好又叫回李登辉了。
  
  今天的“台独”分子,不管是陈水扁,还是苏贞昌、蔡英文,都讲一口标准的国语。谁让他们讲的?老蒋让他们讲的。台湾的学生从小接受的都是国语教育。这就是老蒋当年强制推行“去殖民化”工作的成果。
  
  而在回归后的香港,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作。“维多利亚湾”,今天还叫“维多利亚湾”。“麦理浩道”,今天还叫“麦理浩道”。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我们一项都未触及。我们总提坚持“一国两制”,可这是“一国两制”的实质和精髓吗?就算保持香港的资本主义体制也要对其进行“去殖民化”啊!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没有通过,为什么通不过?所有国家、包括资本主义国家也不能允许国家分裂啊!国民教育教材无法实施,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国民都必须无条件接受以国家体制、宪法、国旗、国徽、国歌等为内容的基本国民教育,难道就你香港特殊?
  
  可以说,每一个被殖民统治过的国家和地区获得独立和解放后,都必须进行的“去殖民化”工作,我们在香港却基本没有做。以致于,近年来香港街头出现了越来越多打着前殖民地旗帜游行的队伍,这对我们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这一奇景在香港出现,让人思索殖民地意识的“老根”,也让人思索如何拔除这一“老根”。我想,必须从最基本处入手。
  
  (转自本博主的微信公众平台“伏羲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