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当年,即1980年5月31日,“永不翻案”的一个讲话“肯定了小岗村的大包干”,其曰:“凤阳花鼓’中唱的那个凤阳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大包干,也是一年翻身,改变面貌。”于是乎,小岗村“冒死托孤”砍人民公社违犯75宪法集体经济制度搞私有化单干“大包干”的十八只黑猫白猫带头人严宏昌们分田到户了。
  
  随后,这个严宏昌在小岗村坑蒙拐骗的“深改”“混改”“供给侧”中向全世界出卖谎言,称他在分田单干的黄金时期,一家人起早贪黑地干,一年就成了万元户,并在“1989年自己家花了10万块钱盖了大瓦房。”但这个小岗村严宏昌,却绝对不会“绝对忠诚”地坦言,他“花了10万块钱”盖的“大瓦房”实际上超不过2万元。其8万“红利”,难道不就是全靠坑蒙拐骗的“供给侧”向没有头发的和尚卖梳子,或者向腿脚好使得狠的和尚也把拐卖出去的“深改”之“红利”吗?
  
  看今朝,近40年过去了,“永不翻案”的“改革”复辟资本主义的邪路,非旦没有让小岗村富裕起来,反而使小岗村成了“经济困难,组织薄弱”的贫困村吗。这个依据来自于小岗村的党委第一书记沈浩。据沈浩称,2003年小岗村人均收入只有1200元,来源主要靠种田和外出打工,其中外出打工70多人,多是做出苦力的劳动,自来水不能使用,电视台收不到几个台,村级收入无来源,且负债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沈浩乃是由安徽省财政厅派到“经济困难,组织薄弱”小岗村任职的。沈浩如果没有调查研究,难道能随便给小岗村戴上一顶“扶贫村”的帽子吗?
  
  另据小岗村坊间传闻,若不是领取着那个:男人1800元/月、女人1000元/月的政府补贴,一家人的身家性命也许就结束了。当然,这个传闻是否是目前小岗村的“真实隐情”,倘有待考证。不过,无论小岗村走来了什么“永不翻案”的好学生、好儿子,无论怎么如何考察小岗村重温“永不翻案”的私有化“改革”历程,小岗村的私有化带头人严宏昌就是个大骗子,小岗村贫下中农们的人民公社被砍掉了,而这个“改革第一村”的贫下中农们又重新沦为了“农民工”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如果把这个“永不翻案”的“改革第一村”与红色社会主义的南街村相比较,那就堪称是乌鸦比凤凰了!
  
  南街村坚定不移地走毛泽东时代的集体经济路线,至今仍然沐浴着毛泽东时代的阳光雨露。南街村广大贫下中农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大干苦干力争上游,用大公无私的勤劳双手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南街村广大贫下中农享有社会主义公有制的14项福利保障,因而没有“永不翻案”黑猫特色“产能过剩”的资本主义危机,更没有胡汉三毒蛇胆还乡团们的残酷剥削压迫,特别是迄今没有一个贫下中农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沦为像周秀云那样被太原恶警扭断脖子、命丧异乡,也没有像阆中“给资本家干活不给工资”反被黑猫法院公开审判受尽特色官僚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压迫的“讨薪农民工”……
  
  据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介绍,走集体经济道路,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南街村,现有村办企业26个,企业拥有资产12个亿,企业就业人员1.1万人,其中近万人是来自其他村。2010年的销售收入是15个亿,利税9800万元,其中上缴国家税收2800万元,剩下7000万元是南街村的纯利润,2010年该村的人均分配额为1万元。我们村现在村民们享受着14项基本福利,南街村已基本形成老有所养、壮有所用、少有所教、幼有所育这样一个状态。
  
  由此可见,小岗村啊,不管你“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还是“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不管你“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也罢,那都是一条两极分化、开历史倒车、一夜回到万恶的旧社会的私有化“噩梦”、邪路!
  
  如今,小岗村又走来了“永不翻案”的好学生、好儿子。
  
  一路走好……(作者:尹一鸿;源自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