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魏则西事件,媒体闹得沸沸扬扬。莆田系承包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被视为严重问题,估计下一步会清理科室承包。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武警医院、公立医院会把科室承包给莆田系?
  
  一看“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这个牌子,就能给人信任感。但问题来了,这么好的一块牌子,为什么医院要把科室承包给民营企业?难道就不能自己经营吗?自己经营,风险可控,不用担心承包者的行为砸了自己的牌子,不是更好吗?有这么好的牌子,盈利还不成问题,为何还要承包给别人?
  
  看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说,公立医院都应该自己经营,对不对?但实际并非如此。要知道,公立机构最大的问题就是激励。经营者没有积极性,对员工的奖励也受到种种制约。相反,民营且来承包,用的医生还是来自于公立医院,但运营机制却要灵活得多,利润也要高得多。医生受到更多正向激励,这其实对病人也有利。
  
  用经济学的话来说,就是,很多公立医院,它们的牌子就有很大的租值,但在公立体制下,租值是耗散的。民营企业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是挽救租值,对医患双方都有利。
  
  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莆田系是通过送礼给领导来承包科室的。懂得公立机制,就会明白,在公立机构里,承包制如果不是对大部分医生有利,根本就推行不下去。你以为公立医院的院长是民营企业的董事长,想怎样就怎样?领导以权谋私是可以的,但公然跟大部分人的利益对抗,是很难做到的。
  
  另一个问题来了,为什么莆田系不建立自己的品牌,享受品牌租值?其实,莆田系也在试图建立自己的品牌,并且有一定成效。谁也不想永远被看成游医,对吧?但是,莆田系建立品牌有难度。一是政府各种管制,投入太多的钱建立品牌政策风险太大。比如,其他行业有品牌,是可以高价销售的,如LV包,但医疗行业有价格管制,品牌投入不能通过价格收回。其次,人们反医疗市场化的情绪,也使得民营医院容易受到偏见的影响。
  
  如此一来,莆田系替公立医院挽救耗散的租值,公立医院帮助莆田系避免品牌建设的政策风险,交易就可以达成了。
  
  但是这种交易有隐患。品牌并不是莆田系自己的,只是租用一段时间,珍惜程度当然就没有那么高。魏则西事件所揭示的广告夸大等问题,也就是机制之必然了。但是相对来说,比起纯公立机制,其实还是有改进的。
  
  清理科室承包究竟会带来什么后果?清理科室承包之后,民营医院建立自己品牌的各种障碍、束缚是否会得到解除?如果不能得到解除,病人以后还可以信任谁?难道清理了科室承包,公立医院就变得可信了吗?(文|搜狐财经思想库评论员凌书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