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共和国早已闹官灾且病入膏肓、愈演愈烈、停都停不下来,对此没人否认,却没有几个能接受,这从民间谚语“想致富,少养干部多种树”就能体会出来,“干部”就是“官”,“官”,就是“干部”。我在这里所说的官并不泛指公务员,也不是泛指吃财政饭的那个群体,关于那个群体,前几天写了篇短文,分析过了。今天我所说的官包含党政军以及公检法单位里副科级以上的准领导干部群体,包含校长、院长、总编、社长等事业单位的头头脑脑,包含国企经理、总裁、董事长等特殊阶层,他们都有权有钱有威风,热了有人打伞,冷了有人送温暖,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没准还瞄着田间地头,稍不留神就薅一把,小日子优哉游哉,乐不可支,吃喝嫖赌,舍我其谁,其唯一的例外也包含那些以举拳、喝酒为业的两会代表。搭眼望去,这些人重权在握,掌握着共和国命运,别管“干得好”、“生得好”还是“运气特别好”,反正过得都很好,但他们给老百姓留下的印象却非常负面,以至于官多成“灾”,形同禽兽,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当初我们搞国企改制,把国企低价或零价出让给管理者,让工人下岗,把管理者变作资本家,崽卖爷田心不疼,造成天量国有资产流失,理由是这些企业人浮于事、效率低下,其深层理由是“出资人缺位”、“内部人控制”、“代理人困境”。现在让我们以此考察“官”,两相对比,才发现两者彼此彼此、难分伯仲,基本上出了同样毛病。
  
  第一,现如今官员之多,恐怕古今中外,无出其右,其中最典型的是副市长、副县长、人大副主任、各级政府的副秘书长,这四个职位人满为患,到处泛滥成灾。老实说,管理体制下副总理不多、副省长不多,县市长副职七、八个也不算多,再加上助理,可就凑了个整数;与县市长相比,人大副主任可是海量,哪里都能凑一桌,哪里都不下一个班,形同高端养老院;更可怕的是副秘书长队伍,据说东北的一个县,居然有19位副秘书长,此情下副秘书长就变作荣誉职位,类似“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谁谁谁没有功劳有苦劳,给他一个,谁谁谁副科做的太久了,快退休了,分他一个,谁谁谁竞争局长没争上,不好安排,咱也凑合着赏他一个,所谓“三个和尚没水吃”、“虱子多了不咬人”,大好的职位这么分,谁干活啊?
  
  官场讲人脉,也讲资历,一俟活到这个份上,年纪一大把,关系一大堆,比胡子谁都比不过了,而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捋顺了就是弥勒佛、惹怒了就是孙悟空、惹不起、躲得起,早已顶着天花板了,人也懒得上班了。更要命的是人到这个年纪不上班,单位里皆大欢喜,因上级不必再赔小心,下级盼着腾位子。以这么个架构,效率体现在哪里?在以上四个职位中最典型的是副秘书长职位,别看同僚一大堆,真正担纲写材料的,恐怕也就那一、两位,真正能调和鼎鼐、处理日常事务的,最多也就一、两位,其他,都是摆设。更何况真正干活的写出的材料也是八股,通篇假话大话空话瞎话套话,习惯成自然,改不了啦,他们调和鼎鼐也不过以龃龉、碰撞、沟通、平衡、协调帮领导实现利益分赃,当官,谁愿得罪领导呢?两不得罪,干好了可以外放,那就由“家臣”变作“大将”,干不好,能把你冷冻二十年,何去何从,这中间的得失,谁不掂量掂量?
  
  第二,我们说造成国企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深层原因是“出资人缺位”、“内部人控制”、“代理人困境”,而今端看官场,甚至整个国家,这三大弊端更严重!国家是全国人民的国家,不可能每个人都弄个一官半职参与管理,于是就设立人民代表大会作为最高权力机构,替人民行使相应权力,而实际上现在的人大已堕落为橡皮图章,有的人跑到清华大学骂一顿老头老太太,就开始国企改制、工人下岗,把人大批准这一关键的必要程序越过去了,这不就是典型的“代理人困境”?把两会开成嘉年华,类似动物世界,实际上却是官商联谊大会,其一路重商的政策走向,就是证明。就此,如果说两会代表人民,那简直就是大笑话,譬如:工人、农民占国家的大部分人口,能有资格出席两会的有几个真正的工人、农民?这就是典型的“出资人缺位”。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出资人缺位”?其答案只能是“内部人控制”,内部人对国家的控制有三个层面:其一,两会被官商控制,并通过官商,实现政策控制;其二,社会被官员控制,官员通过军警,对老百姓进行控制;其三,资本势力控制,资本家以资本为杠杆,间接控制政权,直接控制个人。由此可见,特色社会的“内部人控制”乃是最严密、最无道、最残忍的控制,它不但浪费公共资源去培植敌对阶级,不但滋生了大量贪官污吏挥霍浪费,而且他还以流氓方式控制了主人。
  
  这些年来,我们通过野蛮收地、流血拆迁见证了官灾之“灾”;通过农地流转、国企混改见证了官之傲慢;通过公审讨薪农民工、非法集资见证了官之无道无良无耻;通过房改、医改、教改见证了一个由官员主导的特色杂碎社会是多么荒谬。既然病灶类似、病理相同,官员让工人下岗,他们为什么不下岗?他们能对农民收地,农民为什么不能对他们收权?他们能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老百姓为什么不能把他们打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官灾愈演愈烈,已成当今痼疾,但让官员自动自觉自发地退出历史舞台,其理由尽管很多,却没一点可行性。事实上,官员有权也有钱,一个个老着脸皮不下岗,谁能让他们下岗啊?于是毛病就大了,或者不作为,或者乱作为,合得着就干,合不着就算,见利益拿起来就跑,擦屁股的没有了,于是乎偌大的中国再次轮回,走入漫漫长夜。
  
  老百姓都很无奈啊,以前说“想致富,少养干部多种树”,现在没谁这么喊了,当今有人这么说:“想致富,先入党,生个儿子当省长;想舒坦,得无耻,找个女婿做总理”。人,吃亏多了,开窍了。(作者:梅子;源自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