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人云:“不平则鸣”、“穷则思变”.贫富不均,贵贱有别,导致社会分化,遂有造反作乱。几千年治乱循环,劳苦大众因饥寒交迫而造反,被血腥镇压、饱受诟病;帝王将相浴造反者血而名垂青史。什么反动逻辑?!
  
  几千年无数次穷人造反万无一成。偶有造反成功者,迅即被“良种”、“天命”扮成贵族,忘根本、反初衷,独占天下财富,终成穷人的对头。究其原因,奴隶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私有制代代相传,制造了全部人间不平。灭绝人类良智的私有观念,毒害着人的灵魂,灭绝了人的善良。
  
  “造反派”是个同又不同于历史上所有造反者群体的独特称谓。她是基于无产阶级政党内部斗争产生的党内反对派。造反派无利可图,唯有牺牲。如旗手者一辈子践行共产主义正道,是人民大众的榜样,无产阶级的骄傲。或许目前认同者不多,同行者更少。然而,将来共产主义来临之际,人们将同声高呼文革造反派的英名。逢甲午清明,作文为造反派辨析,并向逝者鞠躬悼念!
  
  造反老造反者文革造反派
  
  毛主席《在延安各界庆祝斯大林六十寿辰大会上的讲话》中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造反,就革命,就干社会主义。”
  
  毛泽东在这里说的造反,是与人们历来心目中的造反有些不同。广义的造反还包含如兴周灭纣、陈胜吴广起义、刘邦项羽逐鹿中原、隋唐更替中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起义等,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数千起。还有打家劫舍、占山为王、劫富济贫等等不计其数。不同的社会背景和目的,构成无数种不同含义的造反。毛泽东总结马克思主义为一句话“造反有理”,它特定含义是“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革命。概括出了共产党的历史任务,即造私有制及私有制观念的反。
  
  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就是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三座大山,打倒资产阶级的造反大军。继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建立无产阶级政权以后,中国共产党造反成功,建立了人民共和国。和历史上若干次成功的民众起义不可避免走向变质一样,苏共经不起内外夹攻,在批判别人修正主义的同时,自己首先走向了变质的不归路。毛泽东主席不仅看到了苏联的必然垮台,而且也看到了自己党内的危机。在与苏修论战的同时,对自己的队伍也积极地展开了整顿。然而,收效甚微,而且遭遇强烈抵制,以至于悲壮地失败。
  
  造反的意义
  
  造反是社会不公的平衡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得以延续,有造反这个因素起着积极作用。每当反动统治这架天平倾斜至崩溃时,造反这个砝码就会自动介入,使社会获得一个新的暂时平衡。
  
  说起造反,毛泽东是个真正彻底的造反者。
  
  纵观毛泽东一生,都是在不断的造反过程中度过。他在革命胜利前夕,总结了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全部认识,并概括成简练的铭言:“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造反,就革命,就干社会主义。”全国胜利并未挡住毛泽东继续革命造反的步伐。民主革命的胜利为社会主义革命奠定了基础,之后的革命造反就是干社会主义。为了干社会主义,毛主席献出了他生命的最后27年。其间,他造了妄图扼杀新中国的美帝国主义的反;造了封建地主阶级复辟势力的反;造了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反;造了党内李自成们的反;造了革命造反派自己头脑中私字的反;造了党内资产阶级的反……胜利后的造反并不比胜利前轻松。同样要冒人头落地、家破人亡的风险。
  
  果然,响应毛主席号召献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几十万志愿军官兵和毛岸英,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毛泽东作出了牺牲;毛主席在二十多年激烈的斗争中,遭遇了多次冷遇、孤立、窃听、暗杀和政变威胁;毛主席去世后便是昏天黑地的诽谤和污蔑,中国人民伟大领袖陡然变成了罪恶滔天、十恶不赦的魔鬼……这一切,正好应了毛泽东舍得一身剐的思想准备。毛主席在建国以后曾多次讲:“要做好被杀头的准备”,“我是准备被打得粉碎的”.
  
  毛泽东和他的文革旗手、亲密战友们,战斗到停止呼吸,以实际行动成就了一辈子革命不变质、永远的造反派的光辉形象。
  
  造反这个词,可以运用到人类历史的全过程,甚至动物群体中也有类似行为。深究其意,人类进步、社会发展、甚至一切地球生物的进化,都与“造反”相联系。单拿封建制取代奴隶制、资本主义取代封建主义来说,造反就是其主要手段,换一个词,就叫革命。人类历史进入19世纪,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在西欧首先成熟,诞生了无产阶级革命理论——马克思主义。
  
  从此,人类社会进化到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崭新阶段。历史舞台上主角的变换,依然要通过革命造反来实现。虽然经过百多年的流血牺牲,成败兴替尚在互动之中,阶级斗争方兴未艾。革命造反正像幽灵一样死乞白赖地时刻纠缠着并不喜欢它的人类。
  
  老造反者的光荣与堕落
  
  李自成起义的初衷和理由是不容怀疑的。可是后来事实证明,违背自己初衷而走向反面的苦果是多么难吃。前车之鉴,毛泽东在胜利来临之际,充分注意到了这个惨痛的历史教训。之后,他用了近半辈子的精力来防止太平天国、李自成们的冤魂在共产党队伍中寻找替身;防止蒋介石官僚买办四大家族借尸还魂;防止帝修反势力在中国大地复辟;防止工农劳苦大众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这场从1949年三月七届二中全会启动的斗争,经历了长达二十七年之久。许许多多李自成倒下去又出现,出现又倒下去,反反复复,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五四运动”开始造反到建党,经过北伐、上山、长征、抗战、解放战争,历尽艰难险阻、牺牲数千万志士换来了红色江山,造就了数以百万计的革命造反英雄,这一批老造反功臣当中,不少人在继续革命与权钱色诱惑面前,选择了后者。他们用对待反动派的态度来对待毛泽东的苦口婆心,在文化大革命中并没有幡然悔悟。毛泽东的去世,等于撤去了权力通向富贵的屏障。宋江、李自成们终于露出了本相。
  
  仅仅短短三十年时间,曾经是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革命造反者,战功赫赫的元勋,一个个露出贪婪的原形,把魔爪伸向公有财产狠狠地捞了一把,成了家财万贯的富豪,梁冀邓通因而汗颜,蒋宋孔陈为之失色,可与和珅媲美,能让刘瑾嫉妒。昔日的光荣遮不住肮脏的行为,他们用自己的丑行证实了毛泽东当年的担忧,从反面洗刷了强加给文革运动的污秽。也因此把他们恶毒攻击毛泽东、污蔑损毁文化大革命、残酷迫害文革造反派的原因,彻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呜呼!没有文革先声,没有三十年腐败复辟,怎能让世人懂得毛主席的苦口婆心和高瞻远瞩!怎能使迷茫者认识文革的真理!
  
  毛泽东曾经努力提高老一辈革命家造反者的认识水平。一方面帮助修炼他们的内涵,整肃他们身上确实存在骄横跋扈的“匪气”和高高在上的官气;另一方面,制定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拉近党政干部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距离,维护他们良好形象……虽然大部分人因此保住了自己的晚节,然而,他们中一部分人终于不听劝告,在毛泽东身后,作为中国无产阶级第一代造反者,背叛了自己的誓言而晚节不保,做出了令人齿冷的勾当,成了世人的笑柄。
  
  老革命造反变质者,走过了造反——当官——成僚——发财——变修——腐败——叛党——卖国的路径。虽然他们暂时还未彻底灭亡,还能用光鲜的党旗掩盖羞耻的颜面和堕落的灵魂离开人世,却逃不掉历史的最终审判,避免不了正义对他们更加贪得无厌的子孙们的惩罚。变质的老革命造反者们的卑鄙行径,还在继续腐烂发臭。他们的子孙后代、他们选中的接班人,忠诚地继承着父辈的肮脏灵魂,正在继续着比上代更疯狂更龌龊的敛财事业,对抗明智的新领导对他们的挽救,并且起劲地刨自己的祖坟、造无产阶级的反,以此作为继续讨好、投降帝国主义的见面礼。
  
  社会前进步伐不会停止,剥削阶级不灭,社会革命的火种不会熄灭,造反功能将代代相传。即使新一代造反成功又变质,无产阶级将培育出一代一代更多造反者。
  
  文革造反派——逝去的继续革命精锐
  
  文革中的革命造反有别于历史上任何一次造反,认真阅读《516通知》和《十六条》便能一目了然。“造反派”这个称谓,是文革中相对于“走资派”而言的创新名称,这是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中的特有名称。
  
  文革造反派的数量处于急速变动之中,由开始的少数人被迫造反到最后人人过关的清查运动,造反派在走资派眼中已是草木皆兵。有四个可作估算的参考系:
  
  1)1966年夏季文革初期,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把群众内定、点名、围攻的右派、反革命,全国总数远远超过一百万(本人军工单位,被官办文革小组抄家、大字报围攻人数占单位总人数3%强),这些人当中,多数是后来被迫上梁山参加造反派的第一批人;
  
  2)1966年8.18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后,以后陆续八次共接见1200万红卫兵,和之后的全国大串联人数超过2千万;
  
  3)从78年前后被迫作“三大讲”、“说清楚”的人数看,在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自愿提高认识而“说清楚”的人数更多,因为精英要求“一网打尽、决不手软”,“除恶务尽,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必须人人过关;
  
  4)最终作刑事、行政、党纪处罚的人数,据媒体披露,在320万以上。这是一个极为保守的数字。清查运动头一年,全国范围用各种方式隔离人数约一千万以上。这类人多数是被定为铁杆造反派。铁杆加疑似,造反派人数多得无法估量。
  
  文革造反派的构成有广泛社会基础。除了被迫造反者外,因关心国家大事、支持社会主义革命而参加造反派的人更多。特别是知识分子、学生自发组织红卫兵战斗队的占各类学校(包括军事院校)总人数的95%以上。从城市到农村,工厂到矿山,各级机关到文艺战线、科研单位,红卫兵造反派无处不在。上自毛泽东“炮打司令部”带头造反,中央组成文革小组加以领导,老造反派带领新造反派,声势浩大,阵容严正。
  
  文革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是反对共产党内修正主义、遏制党内资产阶级产生的内部斗争。除了个别里通外国的叛徒特务和死不改悔走资派以外,多数是内部矛盾。所以,总体上看,文革实际是一场针对共产党的声势浩大的整风运动,是对思想上走资派的改造运动。因而,造反派与走资派之间的矛盾,实质上是新造反派与老造反派之间的矛盾,也是共产党内部两条路线的矛盾,或者人民内部的矛盾。只有一小撮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与人民之间才是敌我矛盾。
  
  文革初期造反派向走资派夺权,并非向共产党夺权。完全是因为走资派对抗党中央关于文革的《516通知》,不仅不认真执行《通知》精神,“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转移斗争大方向,矛头对准人民群众,无辜者被打成反革命,把他们逼上梁山,才有了革命造反派,才有了夺权行动。“造反派”完全是共产党内部斗争的产物。
  
  “造反派”与共产党老一辈革命家是同宗同源的革命派。无论是二万五、三八式,还是南下式,除了混进来的叛徒特务,全是信奉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全是造反起家的造反派。在共产党毛泽东领导下,高擎解放全人类的旗帜,造了封建地主阶级、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和蒋介石的反。按照《共产党宣言》,造了私有制及私有制观念的反。
  
  文革造反派,也是信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共产党毛泽东领导下,也是高擎解放全人类的旗帜,造的是党内走资派的反,造了“四旧”的反。文革造反派与老一辈革命者是一个祖宗同一阶级父子兄弟,仅仅有新老之分。老一辈革命者起步的时候是为了民主平等、劳苦大众翻身解放,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文革造反派也是为了继续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这一根藤上的两个瓜,怎么会成水火之势呢?
  
  文革造反派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精锐,如今亦步老革命后尘,已成渐渐远去的孤魂鬼影。当年舍生忘死继续革命的人们,与走资派斗争中屡受迫害,毛主席逝世后文革造反派者更是惨遭灭顶之灾。在走资派淫威下,他们带着满身伤痕经受了三十多年极端不公正待遇。中华民族在接受正反两面教育中,一代造反派作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不能善待他们是民族的耻辱。但造反派自己也应该正确对待。
  
  “造反派”作为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左派,会长期存在下去,与走资派作对。“走资派”同样作为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革命对象而长期存在下去。直到阶级消亡,共产主义实现。
  
  文革造反派的骄傲、悲哀与烦恼
  
  严格说,文革造反派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二代造反者,文革中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造反派。可是命运却与第一代造反者有天壤之别。假设文革造反派革命成功,或许也会像他们的某些前辈,在胜利面前不能“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不能“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因而堕落成腐败、叛党、汉奸卖国贼。
  
  然而,历史给了他们炼成正果的机会。他们像《红岩》里的江姐一样,在叛党集团、死不悔改走资派的死亡威胁面前,大义凛然,和李大钊、蔡和森、澎湃、杨靖宇、吉鸿昌等革命烈士一样,成就了比文天祥、岳飞、于谦、秋瑾更崇高的中华民族伟大英雄形象。这既是文革造反派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他们可以毫无愧色地永远伫立在毛泽东身旁,接受劳动人民的纪念、瞻仰。
  
  文革造反派包括红卫兵,是毛泽东身后承载政治颠覆造成的经济、舆论、生活等等压力的主要群体。反毛、反文革甚至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那些人,把全部怨愤倾泻在造反派身上。他们把对毛泽东、共产党和无产阶级的仇恨,专注于束手就擒的造反派,一切报复行为产生出来的非道德、反社会、反人类、惨无人道的恶劣效应,首先在文革造反派身上发作。后来蔓延到整个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乃至全体劳动人民,实现了资本对于劳动的统治大翻转。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斩尽杀绝的政治氛围下,文革中参加三结合的群众代表、支持左派的领导干部和各级造反派领袖,经历了事变、清查、杀戮和监管的打击之后,远离了污秽的染缸,失去了像走资派那样贪污腐败的机会,避免了后来变质的可能性。加上长达三十多年政治、经济、社会等多方面的监控。苦难的磨练,客观上帮助造反派获得精神上的升华。作为一个曾经阻止共产党堕入深渊的特殊派别,历史一定会给文革造反派一个恰如其分的评价。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现在,又一个三十八年过去了。文革造反派,如今大多已成七十岁以上老人,当年红小兵也已年过花甲。当中华大地一次次红歌飘扬的时候,人们首先想到这批文革遗孤。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人民群众在红歌声中再现笑逐颜开,兴奋地回忆并模仿起当年革命小将的舞姿时,一些人却毛骨悚然、心惊胆战了。
  
  重庆在唱红歌的同时,打击了官商勾结和贪污腐败,清除了黑社会连同它的保护伞,获得了重庆绝大多数市民的拥护。然而,唱红打黑深深触动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卖国贼的利益。于是乎“文革余孽”重现江湖,“文革回潮”风声鹤唳,要痛下决心“完全清除‘文革’的错误”(注)。
  
  叛党卖国贼、死不改悔走资派越是对“文革”、“文革余孽”张牙舞爪,就越暴露其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的狼子野心。社会主义共和国越是危机重重,也就越激发人们对“文革”的怀念,由衷地把目光投向了与走资派殊死搏斗过的红卫兵造反派,希望他们能为复兴社会主义发挥余热。也许这就是所谓“国危思良将”吧。
  
  可惜文革造反派已是垂暮之年,且满身伤痕。青年人,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作者:向东;源自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