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对毛泽东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心路历程。从童年、少年直到三中全会之前的青年时代,我是毛泽东的最大崇拜者,在灵魂深处对他老人家是无限敬仰的。其实,那时的“肯定”主要出自朴素的感情,没有经过深刻的理性思考,并没有读懂毛泽东,带有一定的盲目性。三中全会后,特别是党中央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之后,我开始比较理性地思考毛泽东,以为反右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的严重错误,因而对毛泽东晚年坚决持“否定”态度。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地声称:我是毛泽东的最大崇拜者,同时是毛泽东的最大批判者。自以为读懂了毛泽东,其实并不懂。经过近20年的读书、实践、比较、反思,特别是在较长时间的抑郁中冷眼看世界,重读人类文明史,我才逐步进入毛泽东思维,在灵魂深处完全彻底地理解了毛泽东,理解了毛泽东为什么要亲自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理解了只有毛泽东思想能够救中国、救世界、救人类。太阳每一天升起都是新的,毛泽东每一次重读都是新的。回归毛泽东,是我为人民大众的自由、平等、富足、高尚和幸福而追求大道真理的新路历程的必然。
  
  8岁时一天背回毛主席的“老三篇”,12岁时成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14岁时写出《为革命而读书》,16岁时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像张铁生、黄帅那样反潮流,17岁时投身批林批孔运动,写出《新旧社会两重天》,18岁时批判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反击右倾翻案风,沉痛悼念毛主席,发誓“头可断,血可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永远不可丢;海可枯,石可烂,对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忠心永远不可变”,……一直到三中全会之前,我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动摇。但是,我对“四人帮”是切齿痛恨的。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我兴奋地跳起来,强烈呼吁让邓小平重新出来工作。记得当我把“四人帮”的“罪恶”回乡告诉父亲时,万万想不到一辈子沉默寡言的老父亲竟然说出一句惊人的话:“说江青反对毛主席,打死我也不相信!”父亲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实农民,他爱国家,爱集体,爱社会主义,一生少私寡欲,为公劳动,对毛主席最有感情,谁要说毛主席一个“不”字他就要跟谁翻脸,他至死都不信xx反对毛主席,至死都不认为毛主席有什么错误。1981年,老人患绝症,那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许多将要发生的重大问题尚且处于萌芽状态,而我根本看不到,坚定地认为中国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临死前,父亲强忍病痛,十分动情地对我说:还是毛主席好,毛主席是真心实意为穷苦人的,他老人家没有一点私心,现在这一套搞下去,将来总有一天要回到旧社会,穷的穷,富的富,受苦的不挣钱,挣钱的不受苦,毛主席打下的天下迟早要毁在他们手里。父亲平素很少说话,这几句话是他一生中惟一一次对我说得最多的话。然而,我在心底里是听不进去的,总以为他没有文化,只有对毛主席、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朴素感情,他的思想是僵化保守的,还是毛主席晚年那一套。
  
  从热烈欢呼粉碎“四人帮”、强烈呼吁邓小平重新出来工作,到坚决赞同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再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我是发自肺腑拥护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的。在县委办公室工作期间,我就像路遥笔下的高加林,每天为领导起草关于贯彻执行三中全会路线、方针、政策的文稿,每天为各级新闻媒体起草关于改革开放带来全县大发展的消息、通讯,县广播站几乎每天都有“本站通讯员白阳报道”的声音,我还在领导直接指导下写了许多材料,有的被上级党委、政府以文件和内参的形式转发,有的发表在省委机关报和人民日报上。在县委机关工作时,我就非常关注个体和私营经济的发展,认定这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和有益的组成部分。到地委办公室工作后,我给一位地委主要领导当秘书,为他起草文稿。这期间,我把主要思考放在如何加快发展私营经济和以私营经济的模式改革国有企业上。说实话,那时我完全接受生产力标准的观点,从肤浅的读书学习和调查研究中,自信地得出一个结论:只有实行私有化,才能最大限度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我认为,毛主席晚年犯了极其严重的极左错误,给国家和民族造成莫大灾难,还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好,只有这种改革开放,才能让全体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经济改革的核心是市场化和私有化,这是惟一正确的选择。于是,我写了一篇《国营小型企业私有化初探》的论文,受到不少人的鼓励,并且被评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研究优秀论文”。与此同时,我还起草了《晋中:私营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与对策》,尽心竭力为私营经济的发展和公有制企业私有化鼓与呼。紧接着,我又把思考的重点转向政治改革。我天真地坚信,经济改革的核心是实行私有化基础上的市场经济,而政治改革的核心是实行多党制基础上的民主政治。由于受到主流媒体对所谓毛主席晚年严重错误的批判以及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严重错误的批判的强烈影响,我在思想上渐渐发生变化,以为社会主义没有出路,共产主义更是乌有之乡(乌托邦),在感情上与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越来越近了。当时,对我的思想发展产生很大影响的是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我天生就是一个政治动物,毛主席“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教导更是让我刻骨铭心。虽然自知不才,但政治始终是我的最大关怀和最大兴奋点,我是真心忧国忧民的,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大凡了解我的人都说,白阳这个人是比较无私的,是以天下苍生之心为心的。无论我有多少缺点错误,无论我多么不成熟,但我自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个人算计,我的一切奋斗都是为了国家民族好,为了老百姓好,为了共产党好。这一点,我问心无愧。xx年春夏之交的那场特大政治风波,我是全身心投入的。因为那时改革开放已经10年,以市场为取向的“双轨制”和价格“闯关”,导致全国范围的“官倒”和1988“抢购风潮”,权力腐败与社会分配不公引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许多人盼着国家“出大事”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认为,人民群众反“官倒”、反腐败是那场风波的主流,故而义无反顾地站在人民群众一边。xx成了我的最大心结。同时,我依然幼稚而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所谓基本政见:向西方学习,发展市场经济,建设民主政治,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来到省委机关工作之后,我反复思考,对当时党中央提出的私营企业主不准入党持反对意见,以为这样势必阻碍中国私营经济的发展,阻碍中国现代化进程。为此,我参与了S省J县焦炭“三大户”的调查,继续为私营经济的发展摇旗呐喊。
  
  ……
  
  我全面、彻底、冷静、客观地反思自己30多年的所作所为,几乎回忆了自己出生记事以来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所做过的每一件事。反思的结果是全面、彻底、绝对地否定自己,认为白阳是这个世界上最坏最坏的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一无所长,对不起一切人(但那时还没有觉悟到自己最对不起的是毛主席),坏得不能再坏了,惟有一死才能谢罪天下。于是,由原先的躁狂症转变为重度抑郁症,近一年时间内挣扎在心灵的地狱中,每时每刻想的都是一个“死”字,曾经无数次实施自杀。抑郁症病人有多么痛苦,不说也罢。那么,我是怎样走出心灵的地狱的呢?我必须说真话,是回到毛泽东!任何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都不能治本,惟有回到毛泽东才是根治我的抑郁症的最佳“心药”。当时正值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前夕,“红太阳颂歌”唱遍全国。起初并没有引起我的关注,因为自己一个人自闭在家里不出门,不见任何人,一心求死。突然有一天,外面一曲《太阳出来照四方》走进我的心灵,犹如醐醍灌顶,一念之间让我的心灵起死回生。这是一种也许用任何自然科学都无法分析的极为神奇的心理现象。不是说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吗?既然回到毛泽东能够让我告别抑郁,我自己为什么不能重新学习毛泽东呢?于是乎,我开始了重新学习毛主席的读书活动。那个时候,中国的著名经典我都读过了,包括儒家的“四书五经”和经史子集中其他所有名篇;世界最著名的文学、哲学、经济学、政治学、宗教等方面的书也都读过了,包括《沉思录》、《君主论》、《正义论》、《国富论》、《社会契约论》、《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论法的精神》、《论自由》、《圣经》、《金刚经》、《心经》等。在浩若烟海的古今中外著名典籍中,我特别选择了《道德经》和《共产党宣言》这两本小书,与毛主席的书一起读。在发疯前,我已将老子《道德经》全文和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的名言背得滚瓜烂熟,毛主席的书我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回重读,我紧密结合自己30多年人生的经验教训,紧密结合改革开放多年中国政治社会的演变,紧密结合人民大众最关心、最现实、最直接的利益问题,试图真正进入毛泽东的内心世界,请教他老人家为什么要亲自发动和领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无比重大的政治问题。经过潜心读书和痛苦反思,我惊奇的发现:老子发现了大道真理,马克思发现了共产主义,而毛泽东则是大道真理与共产主义的第一等觉悟者和第一等实践者。老子哲学、马克思哲学的确博大精深,但核心价值就是八个字: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包括老子在内的一切人类思想大师和全人类梦寐以求的所谓道治社会、大同世界,说到底就是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老子的社会理想,只有遵循着马克思的理论才能变为现实。而在中国共产党内,真正读懂马克思的只有毛泽东一人。
  
  《共产党宣言》一针见血地指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恩格斯说过,阶级斗争并不是马克思的发现,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的天才发现。显然,马克思主义认为,实现共产主义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亦即必须实行两个“彻底决裂”。人的自然本性的确有自私自利的一面,而真正的共产党人是大公无私的。通过暴力革命,共产党可以领导人民实现第一个“彻底决裂”,即消灭私有制,与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一点,几乎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实现了。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完成第一个“彻底决裂”之后,如何才能实现第二个“彻底决裂”,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出问题毫无例外地统统出在了第二个“彻底决裂”上,而只有毛泽东提出了胜利实现第二个“彻底决裂”的方向、路线、道路和具体办法——要斗私批修,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广泛、深入、持久地开展触及人们灵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人类通向共产主义的惟一正确的出路,舍此,惟道是从的社会主义就不可能战胜惟利是图的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就将是永远的乌托邦。
  
  毛泽东说:“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是使共产党人免除官僚主义、避免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确实保证,使无产阶级能够和广大劳动群众联合起来,实行民主专政的可靠保证。不然的话,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齐跑出来,而我们的干部不闻不问,有许多人甚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被敌人腐蚀侵袭,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许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也被敌人软硬兼施,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的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他反复告诫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他一再强调“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只给少数人讲不行,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一次接一次的政治运动、群众运动,毛泽东的根本目的无一不是发动人民群众与企图自己升官发财而投降资本主义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作斗争。他始终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鼓励人民群众造贪官污吏的反,夺走资派的权,“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斗私批修,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根本纲领。为什么一些人对文化大革命不理解、不赞成呢?为什么毛主席领导打天下时,在极其艰难的历史条件下能够振臂一呼,应者如云,百战百胜,最终彻底推翻腐败专制的国民党政权,而领导文化大革命却遭遇那么大的阻力呢?回到毛泽东,我终于想通了这个问题。毛主席是大公无私的,是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他自投身中国革命的第一天起直到告别人间,从来没有丝毫私心杂念,他的心地就像他酷爱的雪一样纯洁无瑕,始终是以人民群众之心为心的。而他的战友们呢?不说全部,也不说大部,恐怕是相当大的一个多数,他们跟着毛主席打天下,骨子里就是打天下坐天下,看到只有毛主席才能成就自己当官做老爷的梦想,因此,在与国民党反动派实行阶级斗争时,他们心甘情愿地跟着走,跟着打。他们是一批宋江式的人物,羡慕资本主义的荣华富贵,在个人私利驱动下,他们不可能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说夺取全国政权只是万里长征刚刚走完了第一步,以后革命的路程更长,任务更艰巨,使命更光荣、更伟大,中国革命的胜利只不过是一场大戏的序幕而已,值得骄傲就太渺小了,因此不愿意前进了,不想继续革命了,他们要投降资本主义了!读老子,读马克思,特别是重新读毛泽东,看到活生生的生活现实,我终于理解了毛泽东,理解了他老人家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亲自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毛主席自己说文化大革命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但即使有九分错误,那些错误是怎样发生的?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走资派太自私,他们只想自己不想人民,不理解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而造成的。我到现在都不相信刘少奇当时真的说过“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这句话,企盼相关专家考证。这绝不是因为我的思想极左,非把刘少奇打倒不可,恰恰相反,我早就不认为刘少奇是坏人。但是,刘少奇真正理解毛泽东吗?毛泽东,只有毛泽东,才是真正理解人民,来自人民,属于人民,代表人民,完全彻底为了人民的,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以铁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究竟是谁改变了中国?到今天为止,只有毛泽东真正完全彻底改变了中国,并且必将改变整个世界。在当今中国,任何人都没有任何资格说他改变了中国,除非他是往坏的方面改变!
  
  30多年中国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资改派们到底要把中国改向何处去呢?马克思说过:“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资改派们,究竟要把毛泽东领导创建的新中国引向何方?就连我那一字不识的愚笨的农民老父亲早在1981年6月都知道,“现在这一套搞下去,将来总有一天要回到旧社会,穷的穷,富的富,受苦的不挣钱,挣钱的不受苦,毛主席打下的天下迟早要毁在他们手里”,难道那些天才的资改派们不知道吗?我这个当年完全不相信父亲“预言”的不孝之子,亲身经历了30多年的中国社会变迁,回归毛泽东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倘若再不回归毛泽东,那可就不仅是泯灭人性,执迷不悟,而真的就是一个“神经病”了!愧对毛主席,我曾经误解了您!向毛主席保证,我已经比较过去理解了您,再也不会被人利用了!回归毛主席,是我十分骄傲和自豪的选择!共产党必须斗私批修,否则就绝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我至今还记得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中的名言:“我们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我自己虽然无力做什么大事,但是我发誓一辈子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思想办事,做毛主席的小学生,竭尽全力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努力做一个像父亲那样无私的人,为中国劳动人民和世界劳动人民说话,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有利于他们的事情。
  
  帕斯卡尔说:“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回归毛泽东,我深深地意识到,如同白色阳光是容纳了宇宙间一切色光而形成的一般,毛泽东思想是容纳了人类文明一切真善美的优秀成果而形成的,具有无穷无尽的智慧和力量。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的思想,绝不是什么“集体智慧的结晶”。没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是导致今日中国一切问题的总根源。中国需要毛泽东,世界需要毛泽东,人类需要毛泽东。虽然毛泽东最伟大的发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失败了,但是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毛泽东的“珠峰”表面看暂时倒塌了,但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的思想、精神和原则永存!只要中国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必然要重新公正评价晚年毛泽东,重新公正评价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我坚定地相信,只要中国人民和整个人类社会向往真善美,总有一天一切善良的人们必定或迟或早像我一样回归毛泽东!
  
  我已经老了,这辈子就是这样了,但我极其真诚地劝告一切有志于学习毛泽东以彻底改造中国和世界的青年人:如果你真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一个肯于舍弃身家性命而为人民大众谋利益的人,请你潜心读毛泽东的书,认真研究毛泽东,正确认识毛泽东,虚心学习毛泽东,但你千万不要妄想超越毛泽东,毛泽东是超凡脱俗的,是大道真理和共产主义的化身,是永远的红太阳,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最大克星,是地球人类根本无法超越的天下第一、天下惟一,他比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老子以及一切世俗的大英雄都不知伟大多少倍!你若通过学习毛泽东,为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进而最终达到人生的顶点,到那时,我敢肯定你会说出一句极富人生哲理的话:毛泽东的最伟大的,我的成功之路就是学习毛泽东的结果!
  
  我要发自内心高呼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因为高呼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万岁,就是高呼人民万岁!
  
  我回归了毛泽东,从此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多么希望全中国、全世界一切真正追求真善美的人们都能回归毛泽东啊!(作者:白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