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今天中午拜读了贺卫方先生的《答王银川》一文,贺卫方先生并不因自己是百万粉丝的大V而忽略普通网民的困惑和疑问,不由的深深为贺卫方先生的虚怀若谷的气度表示折服。在我看来,贺卫方先生直面网友的质疑的态度,比起某些不敢或粗暴面对网友质疑的网络大V,明显要高明不少。在这里,我愿意为贺卫方先生点赞。
  
  我与贺卫方先生并无交集,更无任何个人恩怨,但我却并不打算掩饰自己与贺卫方先生的分歧。其实这并没什么可稀奇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立场决定了我与贺卫方先生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太可能一致。但是无论一个人的立场如何,在事实面前,立场必须让位于事实,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真相拥有压倒一切的力量。而当真相模糊不清,或难以考究的时候,则退而求其次,选择注重逻辑,因为是否能够以理服人取决于逻辑的缜密程度。
  
  贺卫方先生在《答王银川》一文中,就网民王银川的十点疑问一一详细作答,不知道王银川先生如何看待贺卫方先生的回应,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本着旁观者清的态度,也希望将自己的观点与王银川先生的想法验证,并供贺卫方先生参考。
  
  【逻辑讨论一:关于“杰出民主人士奖”】在这一点的回应中,贺卫方先生举出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等同志曾被错误的打成“反党分子”的例子,并借此逻辑表示现在对刘晓波、十四世达赖、王丹、柴玲(当然也包括贺卫方先生自己)一时的看法不代表就是历史评价。
  
  贺卫方先生的逻辑错误在于:首先,现在是改革开放的社会,文革作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阶段,早已成为过去,文革时期对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无法在今天重演,所以,今天拿文革时期的错误用在今天,未必合适,除非贺卫方先生认为今天文革仍然在继续;其次,文革期间确实有过将一些同志定性为“反党分子”的错误,但不代表文革时期定性的所有“反党分子”都是被冤枉的,不承认这一点,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的基本逻辑错误,所以,即便今天的中国社会依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错误,但不代表民众对刘晓波、达赖等人的看法也是错误的。
  
  至于贺卫方先生对能够与刘晓波、十四世达赖、王丹、柴玲等人获得同一奖项而觉得是自己“莫大的荣誉”,是贺卫方先生的自由,不作评价。
  
  【逻辑讨论二:所谓美国线人问题】对于贺卫方先生是否是“美国线人”的问题,贺卫方用“contacts”并非“线人”而是“交往者或联系人”为自己辩护。诚然,我们承认“contacts”并非“线人”,但是“contacts”却是成为“线人”的先决条件,不可能有人与美国从未有过任何“contact”就莫名其妙的成为美国“线人”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贺卫方先生犯了模棱两可的逻辑错误。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存在中间地带,因此,个人觉得,贺卫方先生有必要就王银川先生所说的“得到福特基金会赞助”等问题给出自己的解释,例如拿过没拿过相关基金,如果拿来,那么拿了多少,都做了哪些研究?贺卫方先生是知名的公众人物,应该能有雅量回答这样的问题。
  
  至于贺卫方先生用“国安部不是吃素的”为自己开脱,则未免有点小儿科了。您是不是“线人”与国安部是不是吃素的没有一毛钱关系。贺卫方先生,感恩吧,您身在伟大的中国,而不是美国,这里没有美国“民主的监听”。
  
  【逻辑讨论三:关于政党登记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诞生于1954年,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的诞生有先后之别。按照贺卫方先生的“承担义务的最起码的条件就是组织本身具有法人资格”,否则就有可能有“一个组织行使广泛的权利,却不承担义务,就是违反了基本的法理”的情况出现。
  
  我们不妨也来假设一下,按照贺卫方先生的理解,那就是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广大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并于1954年制定了第一部宪法后,必须到“有关部门”登记,否则就在“法律之外,或者法律之上”?顺着贺卫方先生的逻辑,即便1954年中国共产党真的“登记”了,那1954年前的共产党呢?
  
  在此,建议贺卫方先生认真阅读下1949年9月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人民解放军、各少数民族、国外华侨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代表们所组成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所制定并通过的《共同纲领》,或许,在《共同纲领》里,贺卫方先生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很显然,贺卫方先生此处的逻辑错误叫错误的因果关系,以“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的中国共产党,“登记”不“登记”,都是“权利与义务”相统一的,所以,无法用是否“登记”的“因”导出是否“权利与义务”相统一的“果”。
  
  至于贺卫方先生推崇华盛顿并没有当“皇帝”,同样是贺卫方先生的个人自由,不过其原因就见仁见智了,或许是因为华盛顿杀了太多的印第安人,自感罪孽深重而就此卸甲归田,忏悔去了呢?一定没这可能吗?
  
  【逻辑讨论四:关于“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关于这一点,贺卫方先生再一次的犯了错误的因果关系的逻辑错误。19世纪的帝国主义的扩张是野蛮的、血腥的,是根本不存在“平等互利”一说的,相信熟悉西方历史的贺卫方先生不会不了解这一点。既然如此,为何西方的帝国主义列强偏偏要对清政府例外呢?将帝国主义的野蛮扩张归咎于清廷“拒绝开放”,这样的“因果关系”未免有点太想当然了。如果贺卫方先生还是有所怀疑的话,不妨重温下鸦片战争的历史,回顾下鸦片战争的前因后果,相信贺卫方先生一定会对这个问题有更新更全面的认识。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这并不代表前三十年就“闭关”,建议贺卫方先生重温一下中德、中英、中日……的建交时间,顺便学习下啥叫“乒乓球外交”的智慧,或许贺卫方先生就会发现自己所说的前三十年“闭关”的结论站不住脚了。所以,说后三十年开放,那也只是相对前三十年“更开放”罢了,希望贺卫方先生重新学习并深入理解“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理念。
  
  【逻辑讨论五:关于教师节】贺卫方先生在这里用“我愿意相信的一种解释”为自己开脱,进而否认自己编造“政治谣言”的嫌疑。我愿意相信贺卫方先生的说法,请注意,这里我也只是“我愿意相信”贺卫方先生的“我愿意相信”,但是贺卫方先生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9日某人去世让教师得以翻身”一说中透露出的阴损、恶毒,俗话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那啥,一贯以儒雅、阳光形象示人的贺卫方先生为何在这一点上却如此阴暗?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毛泽东思想是写进宪法的我们国家的指导思想,如果真的如贺卫方先生所说,毛泽东的去世才让“教师翻身”的话,顺着这个逻辑,那么宪法是否应该改一改呢?恭喜贺卫方先生,在这一点上,您还真没有犯什么逻辑学意义上的逻辑错误,不过却让人更“愿意相信”那些“线人”的说法的真实性(诚如贺卫方先生所言,“愿意相信”并不代表事实)。
  
  【逻辑讨论六、七、八、九:如何评价社会主义以及某已故领导人】什么是社会主义,1992年初,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任何制度恐怕都要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因此“不论姓资姓社”,只要是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不妨都“拿来主义”,但是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如果没有以“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为基础和目标,即便“解放了生产力,发展了生产力”那也是“邪路”。“共同富裕”是“道”,“解放、发展生产力”是“术”,“术”为“道”服务。
  
  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的具体政策、方针可能会随着时代、形势的改变而改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因此贺卫方先生的“假如按照毛关于社会主义的标准,邓小平的那一套就是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复辟”的结论不成立,因为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只是否定和纠正了前三十年中的一些发展社会主义的具体形式,而本质没变。否定之否定是最基本的哲学命题,社会主义和其他主义一样,在发展的过程中,同样会遭受到挫折甚至失败,但是,不能因为挫折就迷失了方向,不能因为犯了错误就裹足不前。因此,即便诚如贺卫方先生所说“中共领导人之间都存在剧烈的分歧”,但分歧之处在于“术”,而不在于“道”,在于具体发展社会主义的形式,而不在于是否发展社会主义。所以,偷换概念,无视“术”与“道”的辩证统一,自然就容易将历史割裂甚至对立起来。
  
  至于贺卫方先生是否对毛主席“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这个我并不在意,因为“屁股指挥脑袋”。正如孔子所言“乡愿,德之贼也”,毛主席从来都不是无原则的老好人,他一生坚定的人民立场,自然会让某些人“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所以,即便贺卫方先生真的对毛主席“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那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真的,乡人皆好之,不如其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逻辑讨论十:对于要求退党者的回应】对于这一点,贺卫方先生说“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违反党章或纪律的言行”,我举双手赞成贺卫方先生的“我并不认为”几个字,因为在我看来,是否违反党章或纪律并不以自己个人认定为准,所以,贺卫方先生是否违法党章或纪律恐怕也不能够以贺卫方先生的自我评判为标准。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鄂鄂”这样的千古名言我自然是认同的,而且不能认同更多,此语也暗合“造反有理”的哲学命题。但是,有个前提条件,就是所“鄂鄂”的、所“反”的结果应该是积极的,而不是无理取闹,甚至是消极的,如果逢啥都“鄂鄂”,而不分青红皂白,不论是非多措,那也真是没谁了。不能把错误的反对,甚至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都片面的理解为“鄂鄂”,否则就可能会同时犯以偏概全和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作为一名党员,“整天奴颜婢膝,山呼万岁”当然算不得一名合格的党员,但是如果一名党员整天“拧巴”,凡事爱唱反调,无视组织纪律,甚至身为党员,却不认可党章基本宗旨,贺卫方先生,您觉得这样的党员反而更合格?
  
  据说,贺卫方先生曾经“人肉”过其他网友,但是我想作为著名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就像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说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因为我“愿意相信”自己没有任何值得“人肉”的价值,我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官员,所惧者,惟内子一人也【害羞】,因此,我的财产除了需要向我老婆知无不言之外,无需对任何人公开,所以,无论我是家徒四壁还是富足安康,好日子还是坏日子,我都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财产公开”啥的对于我来说不起任何作用。
  
  人生的路很长,贺卫方先生一生之中顺风顺水,可谓志得意满。但是,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今天觉得对的,未必明天也觉得对,“自认为”对的也并不代表就一定真的对,一切都交给时间吧。但是,依我个人浅见,无论任何人,如果丧失了民族立场,抛弃了民族气节,丢却了民族风骨,相信他(她)都必将淹没在后人的吐沫星里,因为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笑哈哈】(作者:林爱玥;源自作者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