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持一根甘蔗抢劫网吧?或许你会认为这是周星驰的电影里面的无厘头镜头,但这是发生在现实中的真实事情。被中国网民称为“史上最雷人劫案”的制造者“河北甘蔗哥”27日在此间露出原形。河北省深州市公安局最新披露,手持甘蔗抢劫网吧的嫌犯为陕西省平利县人,而非河北衡水人。因失业,此青年为解决生计起歹念。目前他已被逮捕,面临起诉。
  
  说来搞笑,甘蔗哥的作案动机很偶然,仅仅是因为“服务台只有一男收银员,且与人员较多的大厅距离较远,比较容易实施犯罪”便心生恶意。然而,在这种偶然性下面,其实藏着一种危险的信号,那是个导火线,遇火就会爆发。这个导火线就是“失业”的压抑。对于“甘蔗哥”,我自己的感触是,这出闹剧留给我的感觉,南平事件,暨大坠楼事件,以至于前些年的马加爵、邱兴华等人留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不同的版本,但是故事基本一样,这种相似之处令我不寒而栗。
  
  或许你很难将此与之前发生的“南平惨案”、“坠楼事件”联系起来,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些一连串的事件,其实都源自同一个原因:对社会的报复性心理,即通常所说的替死鬼心理。替死鬼心理就是某些人在他们心理崩溃时,他们更容易选择的是伤害弱者,而不是抗争,更不是去寻找法律和正义。
  
  在前几天发生的南平惨案中,郑民生也是由失业失恋发展成为杀人泄愤,其逻辑都是“死前拉一些垫背”的。他们都选择了将自身的失败感和无助感转嫁到其他人身上,转嫁到这个社会。这说明着越来越多人的生存遇到难以逾越的挑战的一种危局,越来越多人的生存到了找不到立足点的关头。找不到立足点,会让人有巨大的失败感和无助感。
  
  而惊天凶案过后,往往会引发效仿效应的隐患。在南平惨案之后,有足够的迹象说明“替死鬼心理”已经成为社会的一个后遗症,很多人在考虑或将要考虑通过此方式“让世界认识我们”。就在26日上午,在南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一位中年妇女突然向前来医院慰问受伤孩童的南平市委书记雷春美拦路喊冤,并口出惊人之语:“我女儿的冤屈得不到伸张,如果你们不处理好,我也去杀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甘蔗哥”是不是受影响于郑民生,但是我们很肯定的是他们的作案动机如出一辙,光是这一点已经足够让我们紧张的“汗流浃背”了。
  
  在南平特大血案的负面效应开始呈现之时,如何完善社会矛盾化解机制,成了血案之后亟需关注的问题。如果社会某些人将这种转嫁发展下去,那可能会再次发生此类惨案。我们现在可以值得庆幸的是“甘蔗哥”很有幽默感,他没有采取更为激烈的举动,但是我在担心,如果当时放在外面的是一把刀,又或者是一把枪,那么后果又会是如何?或许我们将面对的是一个网吧惨案而不是一个足以让所有人发笑的“史上最雷人劫案”。
  
  南平惨案之后,全社会的焦点集中在了通过全社会的努力完善校园安保的工作,重新审视疏漏环节,让弱势的孩子受不法侵害的风险降至最低。但是,如何进一步完善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将矛盾纠纷消弭在萌芽状态,有多少人考虑过?郑民生一句“杀一个赚一个”或许让我成了惊弓之鸟,我也希望我只是一个杞人忧天的现代版,但是,强烈的现实却否定了这一切。南平惨案或许不是一个开始,但我们希望“甘蔗哥”就让它成为“替死鬼”的结束吧!(王国信)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