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作为一名从小生活在县城,仅在乡镇工作了大半年的人,坦率的讲我对农村、农业、农民还是知之甚少。这大半年时间里,除了周末,我每天都在办公室,几乎没下过村。通过这次百村调查,我发现了一个与我想象中并不一样的农村。
  
  孤独的留守儿童
  
  我沿着村道往村主任家里走,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小孩子趴在一个荒废的旧水井上玩,一个人,显得那么孤独,却又乐在其中。我走过去和她交谈了几分钟,得知她的父母都在外务工,每年春节才会回家,平时就爷爷奶奶带着她和她的几个堂兄妹。我问她的奶奶,小女孩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她奶奶说:“随她去,我管不了她。”
  
  办塘村大部分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一般孩子都是由老人带着,而很多的老人除了生活上给予孩子最基本的照料外,几乎没有所谓的教育,由此导致了很多孩子生活经验不足,认知水平有限,没有安全意识,同时也出现了一系列的心理问题。
  
  调查中发现,村里面很多的孩子都没有上过幼儿园,而是直接上小学,缺失基本的学前教育。因为在乡镇府工作的缘故,我认识了一些父母都外出的孩子,由于无法像其他孩子那样得到父母的关爱,家长也不能随时了解、把握孩子的心理、思想变化,很多孩子变得孤僻、抑郁,甚至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农业的衰落
  
  办塘村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村庄,除了青壮外出务工增加点收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可靠的经济来源。
  
  一路走进村里,看到的几乎都是小孩子和五十岁以上的人。农村最主要的生产要素是土地和劳动力。可是,由于耕地零散而无法形成规模,农产品技术含量低、增产不增收,土地已丧失了对农民的吸引力,非农经济便成为农村家庭增收的主要希望,而以农村工业化为基础的小城镇建设也举步维艰,外出打工便成为这些地区大部分农业人口增加家庭收入的主要途径。于是,直接导致很多农村土地的荒废和青壮年劳动力的缺失。
  
  在办塘村,我看到了很多水稻田都被种植了玉米。村主任告诉我,办塘2组总共有水田120多亩,但是只种植了70余亩水稻,其他50亩几乎都种了玉米。玉米相比水稻,更容易种植,更容易打理,因为大部分的青年都出去了,家里老人种田的话太辛苦。有的脑子活络、懂技术的农民也拿水稻田种植葡萄,因为葡萄在市场上的价格更高。在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了鸡,但是并没有形成规模,其实市场上土鸡的价格也是很高的,达到每公斤80元以上。
  
  村民普遍反映,近几年由于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养殖业的风险更高了,家禽很容易生病。村主任说,大多数人、尤其是年青人都向往城市,离开农村去打工,尽管有的富了,但对当地却并没带来任何好处。留在农村的农民虽然整天忙于农活,但由于本身经济条件及认识思想的局限,农业生产质量得不到提高,到头来对当地也不会有太多的贡献,长此以往,农村的发展并不能够得到质的改变。
  
  先富并不能够带动后富
  
  先富并不能够带动后富,反而贫富的差距会进一步扩大。从村道一直走,我发现很多的小洋楼修建的相当漂亮,可是同时有一些房子却还是很破烂。
  
  在乡政府工作的这半年,我发现不少农民创业算是很成功的,他们的素质也很高,年收入10万以上的人并不少。可是另一部分农民却几乎没有任何收入,因为现在的粮食才130元/百斤,玉米每百斤甚至还不到100元,支付日常开支之后,他们每年几乎没有任何结余。更有甚者仅仅靠五保、低保、移民补助、新农保等国家的惠民政策而生活。
  
  调查中,很多村民反映,他们也希望改变这种只种田的局面,希望能够收入来源多元化,但是很多时候却有心无力,不知道怎么去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
  
  村支书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光靠政府补助是改变不了贫穷的情况的,必须培养农民的技能,实现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同时要大力发展乡镇企业,让本地的劳动力在本地就能消化掉。
  
  当问到目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时,很多村民都认为首先是要把村里的路修好,所谓“要想富,先修路”,道路不通,发展其他的产业也是空谈。目前,基本上实现了村村通公路,但是村组公路还是未进行硬化,而且道路普遍太窄,只适合单行。
  
  本次调查得到了办塘村村干部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很多村民的配合。在此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文/万春灵(作者单位:武冈市稠树塘镇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