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毛泽东是个伟大的改革家,他早年和中年的改革,是把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落后的旧中国,改革成独立自主的、先进的、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毛泽东晚年的改革是创造性的、新的、前进的、前无古人的、石破天惊的改革。他的改革是以马列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作指导,以大多数人民的利益为目的,从国内国外社会主义运动的实际出发,向科学社会主义前进,而不是向后退;使科学社会主义的因素逐渐增多,而不是逐渐减少;使我们向科学社会主义逐渐靠近,而不是越来越远;是创新的改革,而不是把人家的破烂拿来,贴上自己的标签就算自己的发明创造。
  
  一、改造人
  
  改造人。就是改造人的世界观,改造人的思想,改造人的灵魂。为什么要改造人?因为人性有二重性,即兽性(人性恶和自私自利)和人性(人性善和团结友爱),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人性恶和人性善。兽性就是人性恶,自私自利,损人利己,尔虞我诈,整人害人,压迫剥削别人。人性就是人性善,不自私自利,不损人利己,团结友爱,互助合作。
  
  人性的最低标准就是孔夫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性的最高标准就是毛泽东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改造人,就是要使人的兽性逐渐减少,人性逐渐增多,也就是使人们的自私自利逐渐减少,使人们团结友爱,互助合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因素逐渐增多。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社会财富多了以后,社会主义才不会变质,社会主义才能巩固,社会才能和谐,才能逐渐进入科学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
  
  《共产党宣言》上说:“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决裂。”
  
  同传统的观念决裂就是同私有制观念决裂,也就是同兽性决裂。《宣言》这一精神,只有毛泽东才深刻理解了,并在实践中逐步贯彻实行。他一再强调,在所有制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还要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继续革/命。其他的社会主义者就忽略了“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他们认为,只要所有制解决了,就万事大吉了。因此,当毛泽东提出“要继续革命,要防止社会主义变质,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时,他们就很不理解,认为毛泽东犯了“左”的错误。毛泽东生前,他们有意无意抵制在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毛泽东死后,他们就翻了个底朝天,与毛泽东晚年的精华思想彻底决裂,还群起而攻之。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实践证明,在进行经济建设时,不注意人的思想改造,经济发展了,人的兽性也就膨胀了,也就是自私自利的思想膨胀了,人性削弱了,因而剥削压迫就复辟了,社会问题也就多了。我们离科学社会主义不是近了,而是远了。
  
  对人的改造是最根本的改革,只有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又把大多数人(特别是共产党的高中级干部)改造成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者之后,才能巩固科学社会主义。否则,发展经济就是为资本主义作嫁衣裳。原因很简单,只有具备科学社会主义思想的人,才能为实现科学社会主义而奋斗,那些满脑袋充满资产阶级思想的“精/英”人物,是不会为科学社会主义而奋斗的。他们不仅不为科学社会主义而奋斗,而且还要千方百计地抹黑科学社会主义,美化资本主义。他们还昧着良心妖魔化为科学社会主义而奋斗终身的毛泽东。
  
  改革开放以来,在农村有两条发展道路,一条是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质是个体小农经济),现在这条道路在农村占统治地位,从舆论上颂扬,从政策上扶持,当时把安徽省带头搞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小岗村就吹上了天。
  
  另一条道路就是部分生产队或生产大队坚持走农业集体化道路,这条道路是得不到支持的,一些人还要讥笑,挖苦讽刺,一些知识“精/英”还要千方百计地抹黑它们。辛子陵还像“蜀犬吠日”一样,把农业集体化作为毛泽东的罪恶之一,攻击毛泽东。
  
  但是,现在,全国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不存在新的三座大山,没有两级分化,有的已经集体达到小康,有的正在小康道路上前进。而联产承包的地方,个人发家自富的不少,但集体自富的就微乎其微。
  
  这走集体化的村庄,之所以坚持走集体化道路,就是因为那里的人,特别是那里的干部要坚持走集体化道路,坚持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
  
  因此,要搞科学社会主义,对人的改造才是最根本的改造。
  
  毛泽东对人的改造不是千篇一律的,而是对不同的人群提出不同的要求:
  
  一是对全国人民的改造。
  
  全国人民包括所有的人,但主要是广大的普通群众。对这部分人的改造,其方法是:要求他们在三大革命运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中,学习先进人物(学习张思德、白求恩、雷锋等),号召他们自觉斗私批修,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改造自己,自己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自觉遵纪守法。对这些人的改造是号召性的,没有强制性。
  
  二是对知识分子的改造。
  
  对知识分子的改造,主要是要求广大的知识分子理论联系实际,与工农群众相结合,自觉改造世界观,要求他们要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毛泽东生前,广大的知识分子基本上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或者正在朝着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努力。
  
  但是,毛泽东死后,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少数高级知识分子就原形毕露了,他们把多年来埋藏在心里的反/动思想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发出来,他们死心塌地地要在中国实现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资本主义。他们崇洋媚外,为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歌功颂德,为卖国贼、汉奸树碑立传。他们对1840年以来,我国人民反对内外反动派的革命运动,都竭力污蔑诽谤,他们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告别革/命”。他们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抛弃祖宗无尽藏,死心塌地学西方。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他们尽量妖魔化。他们不仅全盘否定毛泽东思想,而且还全盘否定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他们也基本上否定了,他们对汉/奸文化情有独钟。
  
  由于这部分知识分子的妖言惑众,使有些好的知识分子也跟着学坏了,现在,灵魂肮脏的知识分子不少,现在的贪污犯中,有几个不是知识分子出身的?教育乱收费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医院乱处方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在学术上弄虚作假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为资本主义复辟鸣锣开道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为帝国主义歌功颂德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抹黑社会主义、妖魔化毛泽东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
  
  现在看来,毛泽东当年要求知识分子改造世界观是完全正确的,要求批判反/动的学术权威也是完全必要的。
  
  三是对共产党员的改造。
  
  总的说来,共产党员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入党时要保证入党后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谋私利,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经过严格审查后才入党的。但是,人有“韬光养晦”的功能,有人本来是反对共产主义的,但为了升官发财,或为了打入共产党内,他们在口头上,在书面里,也保证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另外,有的人入党时确实是优秀的,但在客观条件的影响下,也有可能变坏。因此,对共产党员的改造更加重要。因为共产党是执政党,有相当一部分党员是要当领导的,如果这些党员不好好改造,变坏了,其危害无穷。对广大党员的改造:在改造群众的基础上,还要加上较严格的、半强制性的党的纪律,违反了党纪就要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直至开除党籍。要求党员在工作学习中,在日常生活中要起模范带头作用,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经常斗私批修,也就是说,不仅要经常和自己的私心杂念作斗争,还要经常批判修正主义。争取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四是对党的各级干部的改造。
  
  要求他们在广大群众和广大共产党员改造的基础上,还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点是:要党员干部经常看书学习。毛泽东说:“要把一个落后的农业的中国改变成为一个先进的工业化的中国,我们前面的工作是很艰苦的,我们的经验是很不够的。因此,必须善于学习。”(《毛泽东文集》第七卷第117页)
  
  学习要理论联系实际,要政治和经济的统一,政治和技术的统一,也就是又红又专。
  
  专,就是要求干部“学点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学点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学点历史和法学。”“现在要来一个技术革/命。”“提出技术革/命,就是要大家学技术,学科学。……我们一定要鼓一把劲,一定要学习并且完成这个历史所赋予我们的伟大的技术革/命。这个问题要在干部中议一议,开个干部大会,议一议我们还有什么本领。过去我们有本领,会打仗,会搞土改,现在仅仅有这些本领就不够了,要学新本领,要真正懂得业务,懂得科学和技术,不然就不可能领导好。”(《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七册第52、53、61页)
  
  红,就是要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防止社会主义变质,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忘记了阶级斗/争就要走到邪路上去,就不可避免地要犯修正主义错误,就要给人民,给党,给科学社会主义带来很大损失。
  
  二点是:要党员干部密切联系群众,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要倾听群众的呼声,了解群众的疾苦,尽可能解决群众中存在的实际问题。毛泽东说:“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群众路线,放手发动群众,大搞群众运/动。”(《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教训》1964年7月14日《人民日报》)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观点,是我们党的一切工作根本路线。必须坚定地相信群众的多数,首先是工农基本群众的多数。要善于同群众商量办事,任何时候也不要离开群众。反对命令主义和恩赐观点。”(同上)
  
  “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离开群众。这样,我们就可能知道群众,了解群众,同群众一道,也就可能好好地为人民服务。”(《人民日报》1966年8月17日)
  
  “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没有人民我们这个队伍就不能存在。”(《解放军报》1967年4月29日)
  
  “国家机关的改革,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联系群众。”(《人民日报》1968年3月23日)
  
  三点是:要党员干部发扬民主,要经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毛泽东1962年1月30日,在七千人大会上说:“不论党内党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就是说,都要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要真正把问题敞开,让群众讲话,那怕是骂自己的话,也要让人家讲。”
  
  “没有民主,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的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什么叫集中?首先是要集中正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叫做集中统一。”
  
  “没有高度民主,不可能有高度集中,而没有高度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
  
  “让人讲话,天不会跨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
  
  “既然作了第一书记,对于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就要担起责任。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讲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有十个要失败。”
  
  “看起来,我们有些同志,对于马克思、列宁所说的民主集中制,还不理解。……他们怕群众,怕群众讲话,怕群众批评。那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怕群众的道理呢?有了错误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就越有鬼。我看不应当怕。我们的态度是: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
  
  “我们有些同志,听不得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
  
  (以上都摘自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
  
  “好话,坏话,正确的话,错误的话,都要听。特别是那些反对的话,要耐心听,要让人把自己的话说完。”(《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1965年月14日)
  
  四点是:要党员干部经常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在劳动中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毛泽东说:“现在的重要问题是重新教育干部。干部教育好了,我们的事业就大有希望。不教育好干部,我们就毫无出路。”(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12)“他又说:“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问题,对于社会主义制度来说,是带根本性一件大事。干部不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势必脱离广大的劳动群众,势必出修正主义。”(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的批示。1963年5月)“干部不劳动,就会慢慢变质,甚至变成国民党,修正主义就有基础了。”(同上)“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我们党和国家的干部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教训》1964年7月14日《人民日报》)
  
  五点是:要党员干部廉洁奉公,不谋私利。还在革命未取得完全胜利之时,毛泽东就预言在和平建设时存在着资产阶级对党腐蚀的危险性,以及党内存在骄傲自满情绪,这一切都将给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带来巨大的破坏性。毛泽东对此十分警惕。1951年11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转发邓/小平关于西南区党政军三个会议情况报告的批语》中说:“我们认为需要来一次全党的大清理,彻底揭露一切大中小贪污事件,而着重打击大贪污犯,对中小贪污犯则取教育改造不使重犯的方针,才能停止很多党员被资产阶级所腐蚀的极大危险现象,才能克服二中全会早已料到的这种情况,并实现二中全会防止腐蚀的方针,务请你们加以注意。”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二册第524页)
  
  同日又在《中央转发华北局关于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调查处理情况报告的批语》中又说:“华北天津地委前书记刘青山及现书记张子善均是大贪污犯,已经华北局发现,并着手处理,我们认为华北局的方针是正确的。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党委提出了警告,必须严重地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意发现、揭露和惩处,并须当作一场大斗争来处理。”(同上528页)
  
  由于他对干部廉洁奉公的教育抓得紧,要来严,加之自己的模范带头作用,使他那个时代的中国各级政府是空前绝后的廉洁政府。
  
  六点是:要党员干部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不要做人民的老爷。这是最根本的一条。广大党员干部没有这一条,建成的社会就不可能是科学社会主义。
  
  以上六条是要求党员干部自觉做到,如果做不到,就要给予批评教育。但是,有的党员干部兽性很强,你说之谆谆,他听之藐藐,你有政策,他有对策,阳奉阴违,我行我素。对这部分党员干部怎么办?
  
  用搞政治运动来解决。
  
  五是对犯罪分子的改造。
  
  其方法是强制性的,也就是专政的方法,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强迫他们劳动,在劳动的基础上,给他们以再教育,使他们重新做人,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成为社会主义的新人。
  
  二、改革教育。
  
  毛泽东的教育思想是独特的,他提出:教育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要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要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要求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他特别重视体育,因为身体是德育和智育的载体,没有健康的身体,其它两育都将化为乌有。要求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创新能力。
  
  三、改革政治体制
  
  毛泽东的政治体制改革是新的,不同于现在有些人所要求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些人要求的政治体制改革,并没有什么新东西,无非是与西方接轨,就是要实行西方的多党制、三权分离和普选那一套。以便他们有机会上台执政。这种政治制度再好也只是少数人对多数的统治。
  
  毛泽东要建立的政治体制是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政治体制。解放后,他建立的政治体制,既不同于苏联的一党制,也不同于西方的多党制,而是一种特殊的多党制。要说特色,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特色。但毛泽东对他自己建立的政治制度并不满意。他认为这个国家制度是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也就是说,这个国家制度还不完全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制度。他要逐渐建立一个完全由人民当家作主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由人民参与管理的和由人民参与监督的国家制度。文革中各级地方建立的革命委员会,就是这种政治制度的试验。革命委员会里有老、中、青三结合,即领导干部、军队干部、群众代表(工、农、兵和知识分子)的三结合。
  
  中央政权机构取消了国家主席设置,在人大、政协、国务院也实行老、中、青三结合,领导干部、军队干部、群众代表(工、农、兵和知识分子)三结合。有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代表还在国家机关担任重要职务。
  
  为了保证各项改革的成功,防止走过场,到一定时候还要搞政治运/动,由人民来监督实行,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四、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
  
  建国后,我们一些规章制度是完全照搬苏联的,有些制度是不符合我国的国情的。因此,从五十年代中期起,他就着手改革一些不合理的规章制度。最突出的是:《论十大关系》和“两参一改三结合”。《论十大关系》是要改变过分集中的僵硬的计划体制,调动各级干部和各方面的积极性;“两参一改三结合”是要改革工厂的一长制,这种制度妨碍了广大科技人员和广大工人的积极性。因此,要加以改变,要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要实行领导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参加的三结合领导制度。
  
  他对照搬苏联的保卫制度特别反感。他认为:这种制度最大的毛病就是妨碍领导人接触群众。如规定领导人不准进馆子,不准随便到群众中去,不准自己找保姆等等。他曾生气说:连陈云同志找自己的亲戚当保姆都不行。他对不让他到群众中去,有时提出抗议也无济于事。因此,他曾感慨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虽是党的主席,就没有你们自由,你们可以到天安门去看大/字报,我就不能。
  
  五、搞政治运/动
  
  一分为二是辩证法,辩证法是放之四海而准的。一分为二是对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的形象表述,说的是任何一个事物至少可以分为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有主有从。这两个部分不一定相等,可以是一半对一半,也可以四、六开、三、七开、二、八开、99.9%对0.1%。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两个部分不存在好与坏,正确与错误问题,如在数学中微分与积分;在认识论中理论与实践;在生产方式中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在战争中的进攻与防守;在力学中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在电学中的阴电与阳电;在化学中原子的化合与分解等,就不能说那一方是正确的,那一方是错误的,哪一方好,哪一方坏。正确与错误、优点与缺点是人对有些事物的评价。由于人们的感情不同,立场不同,利益不同,对两个部分的评价往往截然不同。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斗/争中,资产阶级说无产阶级是错误的,是反革/命;无产阶级也很自然地说资产阶级是错误的,是反革/命。又如美军占领伊拉克,布什说占领是正确的,是解放伊拉克人民,而伊拉克人民却说美军是侵略者,布什是战争贩子。把毛泽东时代搞的政治运/动,说是完全错误的,不能一分为二,必须彻底否定。这也是形而上学的方法。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运/动,要一分为二。这里不谈各个具体运动,具体运动后面的专栏里谈。这里只对政治运/动作个总的初步评价。
  
  7c68ee28baaf7717542938eef26ba24a.jpg
  
  为了加强党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导,1957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进行以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为主题的整风运/动。图为陕西省西北第一棉纺织厂职工在小组会上向党员干部提意见。
  
  搞政治运/动就是能充分发扬民主。在运动中,老百姓真正有话语权,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老百姓有了民主,才算真正的民主,现在西方的民主只是半民主。使干部平时要“挟着尾巴”做人,不敢骑在人民头上为所欲为,作威作福。否则,政治运/动一来,他们就吃不完兜着走。这是对干部最有效的监督,也是戴在干部头上的紧箍咒。因此,在改革开放前,干部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干部极少,贪污分子也不多,最大的贪污犯就是张子善和刘清山,但他们只是两个地师级干部。使人的人性得到发扬,使人的兽性受到限制。因为人性有二重性,每个人都有人性和兽性。
  
  毛泽东搞政治运/动的目的,就是要求人们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整人害人,对那些整人害人的人,特别是干部中整人害人的人,进行说服、教育、批评或斗争,使他们改邪归正,去掉兽性,发扬人性。使绝大多数干部的灵魂得到净化,使广大群众从中受到教育,自觉提高觉悟。因此,他那个时代,政治运动较多,从而使整个社会的丑恶现象极少。
  
  政治运/动的优点是主要的,应当发扬光大;缺点要克服,应当尽量避免。不要因为有缺点就全盘否定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运动。倒洗澡水时,不要把婴儿一起倒掉了。
  
  不搞政治运/动是否就能避免伤害好人呢?
  
  有人说不搞政治运/动就不伤害好人了。
  
  这话就值得商榷了。改革开放以来就取消政治运/动,难道伤害的好人还少吗?
  
  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揭露出来的贪污分子有多少?在贪污分子中有撤职的、开除党籍的、判有期徒刑的、无期徒刑的、死缓的和处以极刑的。这其中既有省部级的,也有副总理级别的,至于地、市级和县一级以及社会上的刑事犯罪分子就不胜枚举了。对这些人的惩处是应该的,是他们罪有应得。但是,人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毛泽东那个时候,贪污分子那样少,最大的贪污犯就是张子善和刘清山,杀了这两个贪污犯,干部就廉洁了三十年。改革开放以来,贪污分子为何如此之多?贪污分子的级别为何如此之高?判刑的、杀头的高官也不少,有的高官还是副总理级别的,省、部级的,为何贪污犯还前仆后继,愈演愈烈呢?这些贪污犯中,有的人在毛泽东时代是好干部,有的人还是模范,如女贪污犯韩桂芝和李田民。李田民在毛泽东时代几乎年年评为模范,离休时,奖励她五百元钱,她全部捐献给幼儿园。但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离休了,她却成了判处死缓的贪污犯。如果不宣布取消政治运/动,她们敢贪污吗?如果不取消政治运/动,他们会身败名裂吗?
  
  还有卖淫的、赌博的、抢劫的、吸毒贩毒的、走私贩私的……有多少人?谁说得清楚?这些旧社会的丑恶现象,在毛泽东那个时候,几乎绝迹。而改革开放以来,这些丑恶现象却泛滥猖獗起来。这些人不仅伤害他们自己,而且还伤害其他好人,伤害了社会。这些人受伤害的内因是他们自己,而外因呢?如果不取消政治运/动他们敢吗?有些卖淫女如果不是因为下岗了,生活无作,她们愿意干那种丑事吗?
  
  人们再思考一个问题,毛泽东那个时代,这些社会丑恶现象为何如此之少,而改革开放年代,社会的丑恶现象为何如此之多?
  
  如果不取消政治运/动,贪污犯有那样多吗?刑事犯罪分子有那样多吗?社会丑恶现象有那样多吗?
  
  还有广大的下岗工人、被强制拆迁的市民和失地农民等等。这种伤害究竟有多少人,现在只有天知道。仅下岗工人一项就有4000多万人。对这部分人的伤害是有意的,精心策划的,毫无道理的,完全是兽性大发着的表现。如果不取消政治运/动,那些吃人的狼敢如此猖狂吗?
  
  毛泽东时代,搞政治运/动被批判的人,几乎都是“上等人”,在运/动中挨批判的人不是弱势群体,大多数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
  
  改革开放以来挨整的是下岗工人、农民、平民百姓,几乎全是弱势群体,是整你不商量,没理可讲。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人过问过,这4000多万下岗工人,该不该下岗?该不该落实政策?该不该追究整下岗工人的人们的责任。而整下岗工人的人们,几乎都成了亿万富翁,个个喜笑颜开,弹官相庆。有的人不是升官就是发财,有的人既升了官又发了大财。(作者:罗兴廉;来源:民族复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