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要崛起在世界东方,绝对不能没有中国共产党
  
  有人问,老吴不是经常针砭时弊吗?为什么又替共产党辩护?我说,国家管理有很多问题,共产党确实有很多腐败分子败坏了党的形象,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否定共产党为国家民族做出的巨大贡献,不能否定它转型变革的努力。不能自毁长城令中国伟大复兴的进程受阻。
  
  我是一个小文化商人,靠做旅游和地产策划为生,老实说,一个本本分分的读书人,下海的经历很艰辛犹如活了两回,我活得并不如意。本来我没有打算去管什么国家大事,但是网络和微信上有人在有组织、有计划地挑拨人民和党的关系,在毁灭中国人的自信。
  
  这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当共产党员痛骂共产党,网上充斥着诋毁领袖、英雄、共党的声音时,当我客观表扬共产党遭到舆论围攻时,我明白了,这个国家出了大问题,这相当于苏联崩溃前夜的境况,一个女教师写文章说了几句斯大林的公道话,居然遭到当时的苏共政治局专题讨论和批评。
  
  我如同一个一心登山的人,忽然听到了巨大冰川开裂的细小声音,虽然那是一个地质学问题,但和我的性命攸关。舆论这样发展下去,我可能没办法继续我的事业和小日子。国家崩溃了,我们小民就会被人驱之如猪狗,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我是懂得的。所以我决定挥笔上阵,加入到与公母知们展开的心灵争夺战。我开心地发现,接受我的观点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大学生和年轻人。
  
  爱国这件事情平时没感觉,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感受突出。骂国家和共产党的人,如果你在被日本人屠杀的人群中,如果你在利比亚撤侨的队伍中,如果你在“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前,如果你在志愿军雄赳赳的队列中,你的感受,你对共产党的感受会很不一样。
  
  我们不能让对方狂笑,欺我中华无人。以为我们的知识分子除下左倾僵化的理论家、就是主张全盘西化的糊涂蛋。不!我们国家还有一种知识分子,深知国家的问题,支持国家进步,欢迎善意批评,脚踏实地做事。但反对出卖良心、出卖国家利益、出卖文化自信的颜色革命。
  
  中国的问题,关键是四个,老吴看的比很多骂共产党的人更清楚。第一个、我们国家的民主政治建设按照共产党自己的设计要求,尚未达标;按照人民群众的要求,距离较大;按照人类政治文化的要求,还有一段路要走,目前我们的民主制度建设水平,还不被世界公认;
  
  第二个、社会公平正义水平还不高。整个社会的规则系统不够完备,司法执法漏洞太多,这就为卖官鬻爵、卖国求荣、贪赃枉法、腐败堕落等等等等不法不轨不德行为,留下巨大空间,也令普通人民群众寻求公平正义成本太高,难以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
  
  第三个、分配制度严重不公。因为分配制度的设计严重不合理,作为社会主义理想最重要诉求的均贫富,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没有很好体现。改革没有很好地普惠大众,少数既得利益者阻扰改革,使得中国的贫富差距极为悬殊,严重败坏了党领导的这场伟大改革的声誉;
  
  第四、经济建设虚张声势。长期以来片面追求GDP,导致投资拉动型发展已到崩溃边缘。是政府意志而不是市场需求在推动经济建设规划与发展。环境恶化、生态破坏、能耗超高、经济粗放、效益低下。中国经济表面看起来很繁荣,实际已经进入恶性循环的死胡同。
  
  其实中国共产党知道改革必须攻坚。但是在后邓小平时代,改革被利益集团和既得利益者绑架,就像一辆长途客车,一直在城区兜圈子。人民已经非常愤怒了。习近平的到来,令这客车迅速进入外环,奔向高速入口。我认为,习主席既非左派也非右派,他是人民派!
  
  习近平懂得中国,热爱人民,他的施政深得民心。我估计他在中国的支持率,现在高于普京在俄罗斯的支持率。我所遇到的多数人,除少数持保留意见的官员外,都是习近平的拥护者。我曾经评价过习近平主政以来的作为,国内各大网站都在头条位置转载了这篇文章。
  
  习近平为什么这么快就赢得了人民的高度信赖呢?我观察,习近平经过多年从政实践和深入系统思考,一上来,就胸有成竹,老成谋国。他以强大的意志和高超的艺术,在内政方面有条不紊地做了以下九件事情。第一、表明工作的宗旨:为人民服好务!他的要求加了一个字。
  
  第二、提出中国梦,凝聚全球华人的意志;第三、提出社会主义价值观,包含了世界、西方、中华文明的精华,在国家、社会、个人层面建立信仰文化,为中国梦建立支撑;第四、他从严管党,重走群众路线。第五、掀起了反腐风暴,这是真正的、全面的反腐;
  
  第六、从严管军警,向部队要战斗力,向警察要好作风,保境安民的两大柱石面貌焕然一新,第七、从严治政,三公消费严格管理,政府开支将全程审计监督;第八、司法改革动作大:法官独立负责、独立断案、终身追责,将给社会更好实现公平正义带来巨大希望;
  
  第九、经济改革新常态:不搞扬汤止沸似的刺激政策,不搞虚假繁荣,不搞GDP考核,把市场机制建设好、配置好,把政府伸得过长过多的手坚决收回来。经济的阵痛和供给侧改革,还有大众创新万众创业,都在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的结构,使之步入良性运转。
  
  我认为,中国问题的解决,应在共产党主导下,循序渐进地推进。共产党一直在改变自己,共产党的领导人中确实有人具有战胜一切困难的钢铁意志。中国不能将一个多次证明敢于牺牲、敢于改错、敢于为国家民族赴汤蹈火的政党抛弃,而把命运交付给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物。
  
  公母知推崇的叶利钦民主吗?他创造了动用炮兵炮击议会的空前绝后的恶例。他像疯了一样更换总理,是为国选贤吗?他是按照一个标准在选择。他要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一个对他感恩的人物,一个在他卸任以后不会追究他法律责任,可以镇住局面给他刑事豁免权的人。
  
  可是中国的反对派们,甚至还不如叶利钦这样的二流政客。他们都是一些软骨头,一些政治投机者。他们一起上街、一起溜号、一起到外国当寓公领美元。坐几天牢就具结保证书恳求释放,一出门就翻脸不认账。他们互相攻击,人人想当头领,居然搞出了一百多个组织。
  
  中国如果要出现政治转型,要么循序渐进,要么大破大立,但后者要出现毛泽东、曼德拉、昂山素季、金大中等这样的具有超常政治魅力和献身精神的英雄人物,在他们的感召下,才有可能实现剧烈转型。但是在今天中国,所谓的反对派那里有一个像样的人物?
  
  反倒是共产党,出现了习近平和他的同事们这样一群领袖人物,为了国家强大和民族复兴,他们以壮士断腕、勇士断臂的坚毅,置个人利害得失于不顾,除沉疴、治顽疾、惩恶吏、开新局……其果断和勇猛举世罕见,赢得了人民信赖和国际尊重,也争取到了人民的新的支持!
  
  中国的改革虽然问题重重,但总体是成功的。中国应该依靠清醒自觉的共产党,依靠这个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用渐进改革的方式,而不能用激进的方式,继续成功的改革之路。中国的改革,问题不是出在循序渐进上,而是出在有人故意兜圈子让改革原地踏步和后退上。
  
  戈尔巴乔夫的激进政治公开化改革和叶利钦的激进经济私有化改革,带来了什么?今天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水平还达不到苏联90年代的水平。叶利钦时代,丘拜斯这个西方的信徒恶意进行大规模私有化,苏联人民70多年积累的国有资产,一夜之间落入了极少数人的荷包。
  
  只有俄罗斯,迅速出现了转制型豪富,也就是不劳而获的世界级富翁。一位俄退休老人的讲述至今让我难忘。他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就是要买一小袋红茶,结果轮到他的时候,没有了。柜台一空如洗,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物价飞涨,他一个月的退休金居然只够买一包红茶。
  
  很多人民艺术家穷困潦倒,只能摆地摊生活。十几年前,我在北京一家小餐厅见到了这些一张嘴就声振屋瓦的大歌唱家,功勋艺术家。他们变成了跑堂的,被呼来唤去,在食客的叫喊声中唱《我的太阳》《重归苏莲托》《茶花女》为大家助兴。我看到这场面曾经潸然泪下。
  
  直到今天,圣彼得堡最豪华的商场,在我们武汉就可以找到30座。莫斯科和彼得堡火车站,甚至还不如我们四线城市的档次。和到处充满生机的中国相比,俄罗斯的发展缓慢落后。在新圣女公墓,你可以听到导游漠然的说,保尔·柯察金不是什么英雄,卓娅也没什么了不起。
  
  乌克兰前总统克拉夫丘克,是率先签署苏联解体文件的三位国家元首之一。他曾经流着泪说,如果知道苏联解散后是这样的战乱和贫穷,就是砍断我的手,我也不会在解散苏联的文件上签字!可是,明白这一切,已经晚了。俄罗斯已经彻底中计了。
  
  俄罗斯今天支撑着局面的,是普京总统的类社会主义思想,他也是一个杀富济贫的好手,很多大亨被迫交出战略资源走人。政治飓风过去了,俄罗斯似乎恢复了一点元气。但它的大国地位靠的是资源、战略武器和人民的良好素质。前者是得天之厚,后两者其实是苏联的遗产。
  
  叶利钦之流什么也没有给人民留下来。俄罗斯人民认为他欺骗了大家,他做得唯一正确的事情,就是提拔了普京。当年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那一天,他离开克里姆林宫居然没有一个人围观。今天在叶利钦墓前也看不到一束鲜花。人民从内心厌倦这些骗人的政客。
  
  新加坡的外长尚穆根有一个谈话还是很公道的。他说,中国政府的重点考虑是保持团结、经济发展,让13亿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要实现这些,首要条件是国家得到良好治理。如果现阶段推行相互制衡的多党选举制度,将阻碍中国实现目标。印证这一看法的就是美国与苏联。
  
  美国因为两党恶斗,造成政治制度失效。政府无法通过财政预算,不能解决预算赤字问题,公立学校不能提供有品质的小学教育,政府不能处理犯罪与暴力问题。美国选举的周期短,也导致它不能从长远眼光制定政策。这是中国目前发展不愿意出现的局面。
  
  苏联呢,当年是在经济还未改革时就进行政治改革,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力量薄弱,西方大国也没有给予它尊重与关注。因此这位新加坡外长认为,中国人的这种看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认为,西方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是充满偏见的,常见的论点就是:中国否定民主。
  
  有人说老吴是一个拥共派。其实老吴是个爱国派,谁对国家好我们就拥护谁。这有什么好羞羞答答的?我的爷爷和外公分别是地主资本家,是红色革命的牺牲品,我的父母学习优异人品善良一生郁郁不得志,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但家族的不幸遭遇不能成为反共的理由。
  
  我本人生长在备受阶级歧视的年代,后来又被人从体制排挤出来,年近40岁流落街头,在没人脉、没资金、没背景的条件下,两手攥空拳创业,艰辛备至,从个人角度完全有理由憎恨共产党,但是评价一个政党,不能从个人得失出发。以一己得失做衡器会闹笑话的。
  
  中国的企业家多数拥护共产党,大企业家60%以上是毛粉,所有真正创过业的人,都更为敬重毛泽东。你想想,我们往往一个家庭、一个巴掌大的单位,一个万把人的企业,就已经利益错综复杂、令人焦头烂额。人家毛泽东不发一分钱工资完成长征,越想越觉得了不起。
  
  有一次我演讲完毕,一位县政协副主席说,你把毛泽东讲得再好,我也听不进去,我恨他,因为他让我小时候吃糠咽菜。我当时微笑着说,先生,最恨毛泽东的应该是红军战士。因为毛泽东让他们吃树皮、咽草根,不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还要他们拼命冲锋陷阵。
  
  他们为什么热爱毛泽东呢?因为他们心中都没有装着自己,个人生死都已经置之度外,至于胃部的不舒服简直算不得什么问题了。长征中那些小故事,深深影响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王愿坚的小小说,一只牛皮的故事、三根火柴的故事……都是真实历史的斑驳光点。
  
  共产党为了自己的信仰,牺牲了多少优秀儿女。共产党把中国人民组织起来后,连美国陆军都被打得满地找牙。美国人从此有一个不成文的军事潜规则,不和中共陆军交战。共产党带着一群绵羊战胜了狮子老虎,太了不起。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他后面还说过一段话。
  
  他说,中国人民不仅站起来了,而且是组织起来了,是不好惹的,惹翻了,是不好办的。这就是为什么国际反华势力特别仇视共产党的一个重要原因。只要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一盘散沙任人欺凌的局面,就很难重演。因为这个共产党积累了丰富的鼓动和团结人民的经验。
  
  于是,就有这样的外部势力,结合那些被共产党伤害过、内心仇恨共产党的人,对共产党极尽歪曲之能事。共产党确实因为政策的幼稚和激进,伤害了很多知识分子,他们成为了积极诋毁共党的人群,他们认为自己反共不反华,但是他们无形中,被反华势力巧妙借力了。
  
  这样,在大量诋毁共产党的舆论静悄悄形成影响后,世界上一件最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在中国你不能说共产党好话,否则就会被咒骂。一个为国家民族有无数党员英雄捐躯的政党,一个为国家民族事业先赴后继每有领袖力挽狂澜的政党,居然不能被称赞;
  
  一个虽历经坎坷错误百出但痴心不改为国家复兴的政党,一个真正实现了民族独立的政党、一个出色维护国家尊严和国家安全的政党,一个把贫弱落后一穷二白的国家经营成世界第二强并逼近第一强的政党,居然有人见不得它被夸奖几句;
  
  一个美国总统在庄园高规格密会其领导人、欧洲军机空前绝后为其领导人访问护航、敌对势恐惧得如热锅蚂蚁的伟大政党,全世界各国政党都佩服的政党,在它的国家,很多人把它贬得一无是处。这正常吗。任何一个政党在任何一个国家实现这样的奇迹,都会彪炳千秋啊。
  
  有人给知识分子下了一个奇怪的定义,就是会骂政府、骂共党、骂权威、骂传统、骂圣贤、骂祖宗,总之所有神圣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必须都是狗屁。只有一样东西碰不得,这就是美国及其推销的西方民主制度。在这样的定义下,诸葛亮不是知识分子,而韩寒是。
  
  我不这样看,我认为知识分子应该符合三点:首先是一个独立思考者,主要表现在不受其他人蛊惑,例如不因为个人及家庭的遭遇来评判一个政党是否伟大;例如也不会因为很多知识分子都骂共产党就跟着起哄;例如不能人云亦云地认为西方民主制度是万应灵丹;
  
  其次是一个有自己系统主张的思想者,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很多痛骂共产党的人,我都替他们着急,他们完全不懂共产党为何物。还有毛泽东身边出来的少数人,给毛泽东贴上标签然后加以批判,他一生攻击的是一个自己想象的毛泽东。最后,要特别善于用所学解决问题。
  
  我希望做一个爱自己国家更多而不是爱美国更多的知识分子。我生长在这块土里,这里埋葬着我的父祖、孕育着我的子孙、走动着我的亲人,我对这里有感情了。老虎、豹子都知道尿尿画圈维护自己的生存领地的尊严,我们这些公母知怎么还不如动物明理?
  
  一位加州的微友在后台骂我赞美共产党,他不知道,故国母邦如果没有了老吴这样的群众,都是对祖国和共产党刻骨仇恨的人,配合国际上反共仇中厌华的势力,国家真有可能被搞垮。而这位朋友可能又会遇到“华人与狗”的牌子。这就是老吴要说的最大的真话。
  
  我曾经很感慨。枪林弹雨中,只有大个子毛泽东、小个子邓小平毫发未伤,这是天佑中华啊;当年习仲勋差一点被自己人杀掉,幸亏毛泽东及时制止刀下留人,不然不会有今天的习近平。毛泽东,真乃神人也,如果没有当年这一急令,今天我们到哪里去再找一个习近平啊!
  
  共产党真的很伟大,多少次被人预言要覆灭,但是它每次都顺应人民的意愿做了伟大变革。毛泽东的马列本土化、邓小平改革开放、习近平的新政,就是根据中国政治文化生态进行的变革,其实最终西方民主和中国式民主最终会殊途同归,那就是,民生、民有、民享、民权、民主、民治。
  
  我们争论的,不是国家要不要改善,政治要不要民主,而是要不要舍弃已经创造了巨大奇迹的组织方式和管理文化,另搞一套。同胞们,请记住,美国不是希望中国更民主,而是希望中国垮台。原因只有傻子看不出来:中国是唯一有实力争夺全球第一大国地位的对手。(来源:吴鹏飞手机报作者:吴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