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过去,哥一直认为中国当今的所有社会矛盾,都是毛泽东所造成的,是文革造成的。尽管父亲一再告诫我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没有不平等,没有黑恶黄赌毒骗,当官的也不敢贪污;尽管母亲告诉我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老百姓批斗当官的而不是有权有钱的欺负老百姓,也没有现在的贫富差距。
  
  哥也曾经疑惑,为何楚天女侠邓玉娇的家中为何挂着崭新的毛泽东像?为何上访的人都喜欢打着毛泽东的画像?为何走遍全国各地,凡是受苦受难的人都在怀念毛泽东,而坐享富贵的人又都在诅咒毛泽东?
  
  哥最疑惑的是:为何哥痛恨的贪官资本家无良砖家们却都是和哥一样的反毛者?这个逻辑上的尖锐冲突,让哥多年来一直痛苦不堪,这个冲突是:我反毛,贪官资本家砖家也反毛,那我和贪官资本家砖家就是同一政治立场,那为何我又反贪官资本家砖家呢?为何呢?
  
  然而,现在哥不再困惑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李玫瑾,这位为“八刀琴兽”药家鑫辩护的高级警官,因为她的一句话,哥再也不困惑了。
  
  李玫瑾说“也庆幸我自己没在“反右”或“文革”时期当学者,否则,我这“砖家”就不是被调笑了,而是可能没命了。”
  
  哥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像瞬间被霹雳击中的脑袋,猛地一阵强烈的剧痛。哥惊魂未定后,立即意识到,原来在毛泽东时代,哥所极度痛恨的砖家们根本不存在,因为他们没命了。而让贪官和资本家豢养的专门来愚弄人民的砖家们消失,恰恰是哥所朝思暮想的事情。
  
  哥内顿时浑身颤抖,困惑了哥多年的那个问题,不断轰击着哥的大脑——为何哥所痛恨的贪官资本家无良砖家们却都是和哥一样的反毛者?为何?!为何?!!哥在发抖,在痛苦,在挣扎,我错了?我反毛难道错了吗?!错了吗?!!!哥终于忍不住地大吼一声——啊!!!
  
  然后哥像死了一样,闭着眼,开始回想哥刚刚过去的30年,回想这越来越糟糕的30年。。。等哥睁开眼的时候,哥告诉自己,从今天起,哥是毛派了。
  
  逻辑如此简单清楚:因为毛泽东和文革能够让贪官资本家专家们消失,所以毛泽东死后的30年来贪官资本家砖家们无不痛恨毛泽东和文革,而贪官资本家砖家们又骑在哥这样的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所以哥客观上必须成为毛派,因为李玫瑾他们自己已经承认只有毛派才能消灭他们。
  
  但哥随即想到了一个极度悲摧的现实,由于哥曾经在反毛群体中混迹过,哥所知道包括贪官资本家砖家们在内的各种反毛者,正在凯迪网所称的“大领导”的领导下,朝思暮想着用“普世价值”建立一个美国式的新政权,推倒已经被他们搞臭的共产党,学袁世凯那样,摇身一变,从清朝官僚变成民国总统,他们名正言顺地继续做贪官资本家砖家。
  
  最要命的是,哥清楚地知道美国人一直在全方位地扶植和支持中国反毛者们进行这样的普世价值颜色革命。因为大部分中国的贪官资本家砖家们拥有西方国籍,家人也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一旦颜色革命成功,贪官资本家砖家们就漂白了所有原罪,而一旦颜色革命失败,他们在国外的家人和财产又是安全无虞的。
  
  感谢李玫瑾一句话,哥成了毛派。哥大彻大悟,神马都不再是浮云,而是阶级斗争。于是哥奔向毛泽东。(作者:老张就是个犟拐拐;源自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