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扮演小偷头目黎叔的葛优在电影《天下无贼》里的这句台词曾一度风靡全国。理直气壮的背后是一种“职业尊荣感”。所谓盗亦有道,即便是令人鄙夷或是见不得光的职业,也往往有一些不成文的“行规”,“不上道”的从业者即便在同行之间,也是不受待见的。

中国似乎没有哪个职业还能理直气壮地申张职业尊荣感。近来的各种事件轮番将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职业拉入舆论的漩涡,从法官到教师到律师到医生再到记者,无一幸免。这些职业都承担着维持一个社会正常运转不可或缺的功能,因此他们理应受到尊重,但如今他们却纷纷受到质疑,频频触及道德和法律的底线。

但在怒其不争的同时,也颇有些人哀其不幸。每当某个职业群体卷入事件之时,这个特定的舆论模式就会浮现:除了批评个人的行差踏错,追究个人的道德和法律责任,质疑也会导向个人所处的环境。从职业群体的酱缸风气,到具体的制度安排,乃至整个时代背景,都会被指出来,当作个人过错的注脚。

讨论问题的场景甚至会被放到罪恶之城索多玛。城里每个人都是罪人,任何个人犯下的罪行都与其他每个人相关,因此对于任何一个罪行,没有谁能够免责。这种情况下,追究他人罪责的人未必具有道德正当性,而被追究责任的人则未必真正服气。这样的地方正义无法实现,美德无处张扬,像《圣经》里写的那样,除了走向毁灭,没有任何救赎之道。

我们当然不能放任这样的堕落。与阴郁消沉的索多玛相比,我们更倾向于使用“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的隐喻。职业共同体的每一个个体虽然在人格上是独立的,但在精神气质上却命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毁俱毁。放大一层,每一种职业虽然术业有专攻,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却唇齿相依,环环相扣。藉此隐喻的转换,或许我们能将共同的罪责转化为共同的职责,无休止的相互指责也将转化为齐心协力的拯救。拯救的关键不在于抹除责任,而恰恰在于分清责任的界限。

在伦理学家那里,道德责任与自主性紧密相连。只有当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具有自主性之时,追究其道德责任才是有意义的。实际上,每个人都具有一定的自主性,即便最为艰难的环境下,个人也有一定的选择权,因此才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之说。也正因为如此,没有人能够逃脱道德责任的追究。

职业人士及其共同体也同样具有职业自主性。这有两层含义,一层是指职业个体凭借独特的专业技能完成工作,其专业判断不应受情感、资本、权力或其他任何专业外因素的影响。第二层是指职业共同体应具备一定的职业伦理规范和职业自律机制,不受资本或者权力的渗透。专业判断相对于个人意志,更难被扭曲和剥夺,因此不论时代背景或是制度环境,职业人士一般比普通人具有更广的自由空间,也随之需要负担更大的道德责任。

当然,更重要的是,就像依靠溺爱或是依靠棍棒都无法培养出有责任感的孩子一样,要进一步提升职业伦理,就要给职业个人及其共同体创造更大的自主性空间,毕竟道德上的担当取决于行动和意志上自由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