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平常几分钟的路,我感觉像走了几个世纪,我想应该是恐惧将时间调慢了。我抬头看了看模糊不清的路,再转个弯就到家了。我又转身看了他一眼,也只敢看一眼,他仍旧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走得更快了。一到转角,我就跑起来。跑到楼下,伸进口袋拿钥匙开门。可是,哪来的钥匙?我这才明白,刚刚从口袋滑出的是我的钥匙。我站在门口,却开不了门。
  
  他已经转了弯,向我慢慢逼近。恐惧就像狮子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带领着黑暗,似乎要将我吞噬。
  
  他已经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手。我刚要执行大脑给我的“拼了”的指令时,他却说:“你的钥匙?”
  
  我愣住了,接过钥匙,却连声“谢谢”都说不出来。他却笑了声:“不用谢。”转身就离开了。
  
  我打开门,觉得羞愧又悲哀。
  
  什么时候我把对别人的信任毫无保留地关在门外了,却把怀疑全部展现给了他人。
  
  可是,没有信任,又怎么打开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之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