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天,她晚上没有回家,住在了我这里。我执意要和她爱,可是她坚持着不让,到最后,她像狗一样的咬了我,无奈下我独自睡去了。
  
  第二天我再找她的时候,她不在了。她给我留下了一封信。
  
  信上说,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坦白的告诉你,我也是位男生,只是从小我让父母当女孩子养着,长大后自然而然我也就变成了女孩子。那年我在上海一家的夜总会当鸭子,干了一年,我辞职了,我用我挣的钱做了变性手术,我不伤害你,我只想一个人像个女人那样生活一辈子。我不会嫁人的,所以我也不会与任何人上床。当我进你家的第一天起我喜欢上了你,我知道你不会接受我的,所以我始终与你保持着距离。原想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一辈子,看来是不行了,我走了,希望你忘记我,也记得我,毕竟你给了我一段美好的记忆。柴禾妞给你留下,带好它,它怀上了火机的孩子,多羡慕小动物,假如有可能我会给你生一个孩子,可是那是假如……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我把你记在了心底,有这些就足够了!
  
  看着她的信,我说不出来什么,要是知道这样,我那晚就不强求和她上床了,可是我并不知道她是一个变性人。
  
  柴禾妞与火机在地上玩着,它们是那样的开心。我看着柴禾妞笨笨的样子,一下子又想到了她,那夜我不说与他做爱的事情,或许他还会生活在这个城市,我知道他是孤独的,像火机一样。在这个社会里谁会了解她真正的内心?
  
  火机与柴禾妞在地上玩着,我又想起他坐在火车上流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