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女之间的关系真是微妙,但是又简单到三种直线与直线的关系就可以解释。
  
  有的男人和女人,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产生交集。
  
  有的男人和女人,则是交叉线,某天相遇产生交集,但是终归会分开,再也没有联系。
  
  只有极少数的男人和女人,会是两条完全重合的直线,永远不离不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生命的尽头。
  
  我们三个人的感情却如同早逝的樱花,只灿烂了刹那。
  
  物是人非!
  
  也许,人最大的、最深的,永远不能摆脱的“瘾”,不过是对爱情的渴望。这“瘾”,让你明知是错,还是不肯自拔,甘愿沉迷其间。
  
  人终其一生,追求的不过是爱情,那个虚幻的、扑朔迷离的、美丽的、让人永远琢磨不透的爱情,它总是猝不及防地来,悄无声息地去,让你永远无法把握。
  
  也许,我们穷其一生,苦苦追寻,到头来发现,顶礼膜拜的,不过是个幻觉!
  
  我依然记得她说分手的那天的天气很好,晨曦开始发白,有微微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沿着河堤孤独的走着,我知道她在注视我的背影,一个凌乱而又消瘦的背影。汽车驶过的时候,风扬起了我的头发,我伸手去抚摸它,却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她的情景。我招手拦下了一辆的士,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还没有开口,却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这个生命中必然要出现的女子,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我在工贸上班的第一天,就遇见了她。后来朋友都说我好色,他们说,越是看起来羞涩的人越好色,你是个重色轻友之人。
  
  我一点也没有反对这种说法。
  
  因为她给我的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惊艳。
  
  后来我看到许慧欣和李嘉欣都有这种感觉,有的女人,天生就有一种让男人窒息的美,她无疑属于这一种。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心底一直是寂寞而又空洞的,我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人,伪装得很好。可当再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完完全全被她所吸引,我知道我死定了。爱情来得如此没有理由,我多年以来所伪装的成熟和冷漠在爱情袭来的时候溃败得一塌糊涂。
  
  半年后,她结束了五年的感情。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三年之痒”吧。五年了,爱情渐渐消磨,恩爱没有了,欢笑没有了,甚至连疼痛都没有了,只剩下难以忍受的痒。一切令人心动的优点都慢慢变成缺点,从猜忌到仇恨,从冷漠到厌烦,每一次争吵都会使裂痕更大更深,不可修补,无法弥合,这还能叫作爱情吗?
  
  我们终于在一起。时间在我们彼此真诚的讲述和感动的聆听中飞一般的前进,我们都忘了时间。我知道我处在了热恋的阶段。在热恋的时候,情人双方无不希望把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对方,哪怕是身体上一个微小疤痕的来历,她没有任何保留,我清楚的了解了她所有的成长轨迹,一个漂亮的湖南姑娘二十三个花样年华的所有记忆。她也顺理成章的知道了我的一切,甚至是一个颓废青年心底隐秘世界里的梦想和未来。情感是我们渺小的纽带。它不可靠,但也不可抗拒。我们依恋那些情感,并如此看重它,无非是在我们呼吸喘气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人聆听。这和表现欲望有关。我们需要周围有听众,即使他们本身也不甚精彩。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让我手足无措,以至于幸福过后的代价让我无法承受。我们因为他的存在而争执,疼痛在心底蔓延,最后她向我告别。我苦苦的挽留,她是那样的决绝。直到现在我们复合后,我仍无法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残忍的伤害却还要回头?
  
  宇,以后我们过简单的生活,好吗?
  
  什么简单的生活?
  
  你懂的。
  
  复合后的两人很开心。我常偷偷的注视着她,在柔柔的笑,她那白净的脸上安祥的透着隐约的满足和幸福。不知道是那若隐若现的幸福,还是她那轻柔的笑,让我醉了。我站在她身后,一时间柔情满腔,纵有千千结在那一刻全都无影无踪。
  
  幸福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是在你的胸口慢慢堆积的一种情绪,让你湿润了双眼。还是在你大大咧咧的不经意间一个意外的惊喜。人们其实总是容易自己被自己打动,在话语的快感中,我们自己湿润了双目,还要尽最大可能的让别人和自己一起不切实际。在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们以为的幸福终于姗姗来迟的粉墨登场,可只到最后,我们才知道那其实只是错觉,可那错觉不就是常常会被我们误认为的幸福吗?在我们周而复始、百无生气的生活中回忆往事其实本身便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那些让你难受的场景抑或是话语,如刀割斧凿一般清晰透明,而快乐,却通常模糊得很。记住那些短暂的快乐,仅仅是因为随之而来的痛苦来得更刺激。
  
  当我看到她的包里仍然放着他家的钥匙时;看到她因为知道他有了新女友痛哭不已时;看到她在电话中和他谈论两人去乐满地时;看到她每天仍然沉浸在回忆中时;看到她在网上与他聊天丢下我一人时;我对爱情很失望,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包围着我。我们不是复合吗?我们不是要过简单的生活吗?你不是亲口告诉我你爱我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还要继续伤害我,为什么还要一再的欺骗?我变得不再信任任何人,因为我终于明白,所有的一切终是个幻觉。
  
  再多的伤害我发现我还是那么爱她,这个女人,注定与我一生相随,如影随形。我仍记得第一次她在钱柜吻我时的画面,我没有忘记那个吻。那个吻,甚至超过了我的初吻!感动、悸动、颤抖……所有难以表达的感觉都在那个吻里!
  
  我们都只是过客,全部都是。我们在彼此的生命里匆匆而过,在某些敏感的躯体上留下白白的划痕,可岁月轻轻一抖,那划痕就不复存在,最后只有那数不清的灰尘在漫天飞舞,它们才是最后的主宰。它们自由自在。它们无所不在。我们都将被它掩盖。
  
  我知道我会忘记多多,就像忘记我生命中所有的人一样。尽管我知道它会一直在某个僻静处默默的看着我,看着我在人群中手舞足蹈,装腔作势,看着我在深夜低低的哭泣,舔饰着伤口,但它再也不会出现了,它把我抛弃了,它早早的离开了我。
  
  爱与痛的缠绵,情与欲的纠缠。谁为爱痴?谁为爱狂?年少时那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我的青春与爱情伴着疼,伴着芬芳,伴着凌霄花与长春藤的缠绵。青春一寸寸过去了,唯有爱情永存。
  
  分手就是分手了,有的时候复合反而不是最好的结局,也许分开才是幸福的开始。这难道不残酷吗?不,因为现实就是残酷的。我愿意为爱痴狂,只为青春不再时,我会想你,一如想起我曾为她写下的——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谁没有自己相思又相思的春闺梦里人?人,可能一生不能遭遇生生死死的爱情,可是,不会有人不向往爱情,而那让人心碎的境界便是这两句诗了。
  
  冷涔涔,魂断我还知。
  
  我知不曾忘记,前世来世,一定有那么个人在等待你,或早或晚,遇到了,相爱了,欢喜了,忧伤了,纠缠了……有过的爱情,她给的最美。
  
  爱过去后,用烟来衡量时间了,一支烟,是疼痛的时间。
  
  两支烟,是心碎的时间。
  
  三支烟,是泪流满面时间。
  
  ……
  
  一包烟,可以度过半个寂寞夜晚——如果这个夜晚恰巧还有一轮红月亮,那么,真是又风情又旖旎又凄凉的。或者,因为思起故人,掉下一两滴眼泪,染了衣裳。一包烟抽完了,烟头扔得一地都是。散乱的,到最后我才终于明白,我只是在和自己交战。
  
  当星辰一日日东升西落,世间一如往昔,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生命不过是一场虚妄之旅,一个人死了,更多的人活了下来,但活着的人最终也要走向那个终点,就像夜风中那盏摇摇欲灭的灯,亮过了,挣扎过了,最终还是归于沉寂。而一切悲欢,一切或真或假的情感,都将在光阴之水中冲刷殆尽,消失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