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思念黄巢的项勇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巢对于菊花,写得淋漓酣畅,尤其是“满城尽带黄金甲”这一句,实在是胸中藏有百万兵,
  
  令人叹为观止。黄巢是爱菊花的,爱得如痴如醉。《全唐诗》里还录了他的另一首菊诗:“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能想到将菊花与桃花同时开放,实在是因为寒冷对于菊花的不公。所以,他立志要为花神,鸣其不平。
  
  我是布衣,自诩没什么鸿鹄大志,但是我现在的情况和黄巢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黄巢对着菊丛,饮酒写诗,忆起赴京途中的桩桩件件,想到官府衙役的横征暴敛,将一团怨气借着盛开之菊,抒写无遗。这个曾经的书生,贩盐的商人,对着摇摇欲坠的唐王朝的身影,攥紧了拳头。
  
  没有人知道,醉酒昏睡的黄巢,接下来会有怎样惊人的举动。只是一蓬蓬盛开的菊花,在他的心中,点燃了愤怒。文章不入高人慧眼,黄巢打起仗来,却是有板有眼,神勇有加,
  
  攻城克寨,势如破竹。那个曾经饱读诗书、胸怀韬略的秀才,辗转征战,伤疤累累,迅速成长为一支起义大军的首领。他是一个乱世里的战神。五年,只有五年(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时间),他便再度来到长安。
  
  我身在师大,面对很多我无力改变的事情,只有选择隐忍.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也要再杀回,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