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一个寂寞的ChineseNewYear'sDay,我将自己Closed在一个Lonelyhut,不想参与那一个欢声笑语的Patty,不停地思考,却找不到可以解脱的Exports。尽管这个Winter没有下雪,阳光的日子也很多,但是我的内心却时长是anovercastsky,不知道怎么才是好,Irefusetocommunicate,也将自己的情感掩埋,只是沉浸在影视的争斗里,或许那里可以找到一个梦想的通途,来设计自己的零九年去做一个美好的梦。或者是构想那个“寂寞的毒药”,Isaruralstory?
  
  还是一个都市的弹唱,解说一个体制下的悲哀,有人在混厄的愤世嫉俗和黯然自奋里却无法享受幸福的果实,经过了许多的磨难,当幸福来临时,却像是AnAutumn'sTale,一切都冰封在寂寞的侵蚀里,像圈套里的alion,温室的anorchid,已然失去了野性的张扬,那是时间从我们的眼中悄然无声带走的Horns,如同多年前,因为领导的不公平待遇而愤怒抗争,却遭到更大的Hit,Icannotbalancethetilt,空况的庭院里,只有我的怒气回荡,然而朋友总是劝诫我:Peopleundertheeaves,hadtobowtheirheads。是呀!
  
  我依然要去生活,可怜自己没有离开的斗量。所以选择送礼,选择适应那个让人伤心的体制,像‘越战的伤痕’那样,至此成为了我的一个悲痛。见到那些官僚主义的家伙,就不禁地感到Nauseaandvomiting,也因故让自己徘徊在落寞的位置而自知天命。
  
  虽然时运不佳,我还在自己的风雨亭自惭形秽。但是这并不能摧残我的不懈进取,我只有将这些消极的东西丢弃在这里,才可以拾级而上,去追逐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阳光明媚。零八年,我没有完成自己发表百篇文作的任务,Mood却时好时坏,静心成为一种特别的束缚,读‘红楼’,阅‘四经五书’,览‘二十四史’等等,依然没有拯救自己内心世界的狂乱。在沉睡里,Ifindthemazeofexport,是Andmotherdidnotcommunicateit?是Andhiswifetoworktogethernotit?是Excessiveindulgenceofhisownact?Notasgoodasitplanstochange!我寂寞地在事物的矛盾与自我的斗争中,走越自己的零八年,又在瑟缩的忧郁里思索自己的零九遗梦。
  
  有时我也很艳羡他人可以快乐地跨入新一春,而自己却总是被迫在时流的夹裹里随行而来,因为我放弃了抗争的双手,不想用脚步丈量那段紧凑的距离,或用自己的美丽去表演他人眼睛里的欣赏,而是静默地渡过那一个钟声的敲响,觉得离开父亲而更显无奈凄凉,还是未能如愿赶往下一个车站而伤怀,失落没有理由可以解脱,唯有胜利的果实可以赢得那种安心的这寂寞。
  
  零九年,我只有更加地Strivetoimprove,Sowinghope,把文字当成一种Lifeofpleasure,把旅游作为一种思想的延伸,把健康筑成才艺的绽放。Ithinkeverythingispossible!因为梦里的--Youarebeautifultemptation.Poorme,只有在不断地努力中寻觅灵魂的adesiredend,相信这样才可以安慰Theirowngrief,在一个人的深夜淡淡入睡,羁旅随梦,馨香作缘!
  
  那是我街巷深处的天空么?犹豫不决的,请问风落座吧;坚持不渝的,请踏上我的脚步,微笑,就是自己创造的欢乐!Brightday,总为勇毅的朋友伸开怀抱。
  
  静心堂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