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吴俊飞这下郑重地说道:“你要理解哦,人类的发展史上,当社会属性在勃然成长的同时,那自然属性也不甘人后呀。况且,每一个情感语言的背后,男人对于女人来说,终不是揭去了文明的衣装,赤裸裸地就像一个带血的恶狼一样,吞噬理智的栅栏,那时候,你会觉得自己那个部分最会受到男人惯势的伤害呢?”
  
  这时,翟雨欣也收住了笑声,也有些认同地说:“是一针见血,不过我的大脑,已经受不了你的忽悠了。”
  
  吴俊飞惊叫了起来:“哇!你有这样的游刃有余真不愧为生活高手呀,我佩服佩服都赶超不上呢,那里又忽悠你了。”
  
  翟雨欣抱着胸口,显得有些笑后余伤的样子,说道:“难到没有?要不要我来指证你的爱情之罪,为你的选择一个反省的家园。”
  
  后边吴俊飞说了些什么,翟雨欣已然记不清了。但是他,这个曾经的恋人,却很是呵护地将她送至下榻的宾馆,并安慰她休息……
  
  一想到这里,翟雨欣就情不自禁,忙拿起手边的电话,向那个远远的地方打去。
  
  这正是:
  
  去日匆匆,来路迷茫,一帘幽梦见谁伤。恨有多少重,爱有几份浓,只把思念意朦胧;冷睡衣,梦溪泣,片片心事醉不成,故亭无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