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是第三者?(第二节)
  
  2、青梅与竹马
  
  有人听说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总是会议论。
  
  小米说,“如果那个小混混是真心喜欢亚蕾的话,青山又何必充当第三者呢?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呀!”
  
  但是粟阳却很不以为地说:“你这才是第三者的观念,应该剔除才对,爱情要自然,但也不能失去斗争。”
  
  一边的冯春儿问到:“那你以为应该是怎样的结局才对呢?”
  
  “看事物要全面,论对错要调查,当你知晓了他们的历史后,相信个中自有见解的。”粟阳偏话到口边又留了一手。
  
  透过窗帘的掩映,外边的阳光真美丽,远远地似乎可以看见青山和亚蕾相伴走来,亚蕾总是又跳又唱地,很是天真烂漫,而青山一直缓步地走着,还不时地回头说几句:“亚蕾,走快点,上学都迟到了,下午是班主任的课,你想让我陪你站吗?”
  
  而亚蕾扬着那很是自信的眼光说:“还有二十分钟呢,不急,不急的。”
  
  有时,他们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像小学五年级的一次节日庆祝上,青山准备讲一个故事《渔夫和金鱼》,可是上台时,却发现稿子不见了,蓦然望去,就见台子的一角,亚蕾笑滋滋地说,“表演节目,不准夹带的哦!”看着青山在些为难的样子,悄悄地跑了过来,抚在青山的耳边轻轻地说:“我在台下给你加油,就像你是那个渔夫,我是那个那个金鱼,怎么样?”
  
  看着她那美美的笑脸,青山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小金鱼——”迈步就上了舞台。
  
  那一次,青山的故事讲得最好,语气和动作都十分到位,连老师都不无称赞地说道,“青山真像那个渔夫,而我们都成了他快乐的海洋了。”
  
  后来到了中学,青山担任班上的班长,亚蕾就是班副,不管是组织节目,还是外出活动,特别是班务处理上,他们都协作的很不错。青山慢慢地喜欢上了文学艺术,在校园创建了文艺沙龙,还组建了拼搏文学社,而亚蕾就是这个组织的坚强组织者,还从一个懒得写文字的初学者,逐渐地成长为一名高产小记者。假期里,他们会一起到郊外野游,或者在彼此的家里搞同学聚会,青春的光阴总是很快,在各自父母的眼睛里,真是笑在眉头,喜在心里。
  
  在高中的一段时间里,亚蕾却很忧郁,不知是什么缘由,青山很是关切地询问:“亚蕾,这几天,怎么回事?上课总不注意听讲呢?”
  
  亚蕾望了望四周,很委屈地说道:“班里有个男生,总是给我写情书,还在晚休时跑到我的宿舍边唱歌呢,你说怎么办呀?”
  
  听到这些青山很惊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况且校园的美女多的是,怎么就独对亚蕾如此地关注呢?真是一个坏学生。他很是直接地说道:“告诉校团委,让他们处理,不要影响自己的学习才对!”
  
  亚蕾听到这里,又怯怯地问道:“那你都没有其他的想法,你也不陪我……”
  
  看着那个欲罢不能的表情,青山很是气愤,说道:“我想能做什么,主要是你要积极,向老师坦白问题,得到更好的帮助,若是我陪了你去,又不知校园里出多少新闻了。”
  
  事后,亚蕾并没有去校团委,而是其他的同学反映到了校办室,说有一个疯狂的同学总是偷窥女生宿舍,还像狗一样地乱叫,给女生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这件事没过多长时间,女生宿舍就垒起了围墙,窗户还加装了斜拉条,而且宿舍的灯光在夜里可以通宵亮着的,更别说有老师轮流值班了。看着这些青山很为亚蕾的勇敢高兴,但是校园里的老师也有意无意地指出了同学之间应该处理的距离,而身为班干部的同学就应该带头示范。这样,亚蕾便远远地望着青山,除了班务活动在一起说几句话外,多数都忙自己的事情了。
  
  记得有一次,青山从城东的天主教做完礼拜出来,恰好偶遇路过的亚蕾,亚蕾很高兴地叫了起来:“青山,我在这儿。”
  
  青山抬头看见走地街边的亚蕾一身碎花旗袍,很是让人惹眼,而自己还是一身的学生装,显得拘束了许多,然而亚蕾那些热情奔放的召唤还是将青山吸引了过去。亚蕾颇为责备地说道:“怎么上帝要你也和我保持距离吗?还是你有些讨厌我了?”
  
  青山很涩涩地说道:“不是那样的,只是家里有些事情,闹得人心里慌乱罢了。”转而对着亚蕾笑着说:“你今天真漂亮,我都有些认不得了。”
  
  “是吗?”亚蕾高兴地拉了青山的手跳了起来,说道:“我最喜欢你夸奖了,以后你可记得要多看看我,这段时间很寂寞的。”
  
  “这会你去那儿,我要去校园了。”青山看着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后,略有窘迫感地说道。
  
  而亚蕾却拉着青山的手不放,有些调皮地说道:“还有好长一截时间呢,陪我去逛逛,我有好多话儿给你说呢!”
  
  “走那一边,我用自行车带你,吹吹风,很快乐的。”青山也不再推诿,只是想很快离开这里而已。
  
  “走东关街,再到中心广场,那儿有一个小公园,挺不错的。”亚蕾非常兴奋地指挥了起来,还像校园时那样为青山出谋划策一样,显得很率性,又果敢,推着青山,跳上自行车就朝着目标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