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近日,60岁的宜宾退休职工、自由撰稿人丁芝萍通过两年多的自费采访和写作出版了新作《刘文彩在宜宾》。
  
  丁芝萍女士认为,在宜宾文史的链条上,刘文辉刘文彩占据时期是不能忽略的一环。过去,有关刘氏弟兄在宜宾所作所为的记述曾散见于各类文史书刊。但是,由于极左时期的干扰,难免有失缺和偏颇之嫌,似乎还不曾有过系统的专著,于是她通过大量人证及资料的汇集考证并成书面世。
  
  “一个时代犹如一出大幕戏,有主角、有配角。本书除了主角刘文彩,还聚集了当时与刘息息相关的一群配角,希望通过这类众生相的勾勒,能反映出那段历史的概貌。”丁芝萍说。
  
  原始积累与扩张
  
  在百度里输入“刘文彩”几个字,即显示:刘文彩,1887年生于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刘家墩子,因其横行乡里、作恶多端,被当地群众称为“刘老虎”。安仁刘公馆里的收租院泥塑,水牢等曾激起亿万人民对地主阶级的仇恨。
  
  然而丁芝萍却认为,过去的观点和思路及表述有些失缺和偏颇。刘文辉刘文彩在宜宾十年间正是军阀混战的防区时代。1922年,刘文辉升任川军第九师师长时,刘文彩便来到宜宾为其作后盾。据刘文彩的后人和知情人说,刘文彩只读过两三年私塾,连“刘”字都写不全,但熟读言浅理深的的前人俗语《增广贤文》,并融会贯通于他的修身养性和待人处亊中。他非常善于经营人际关系,利用刘文辉的影响力及宜宾袍哥等强人势力逐步涉入宜宾商、政、军领域。
  
  丁芝萍说,刘文彩家财主要源自他在叙府的十年聚敛,一是投机贸易所累积的暴利,二是宦海生涯所累积的薪金。他当时身兼数职,仅烟酒公卖局局长一职年薪就高达近2万元,合计所有职务薪额不下十万元,而这些薪水在他的家产中仅处于辅助地位,投机带来的暴利不计其数。开银号、贩盐、药材、山货、棉纱、烟土、航运、赌场等无所不涉,竭尽心力敛财,为刘文辉的军政扩张,为刘氏家族的经济铺下了厚实的基础。
  
  丁芝萍查阅宜宾市档案馆,在1950年春季宜宾县(市)征收房捐赋册的统计《宜宾市房屋占有性质表》中获得:宜宾城全城共有房11857间,刘文彩占有272间,其中东城154间,北城20间,西城12间,南城31间,中城55间,占总数的2.29%。而真正意义的公馆是两处,即粮房街老公馆和冠英街刘文彩给凌君如置的新公馆。
  
  感情生活的重彩
  
  丁芝萍说,在敛财上,刘文彩以铁腕著称,而在情感方面却有着缠绵的柔情。刘文彩的两个女人(三姨太凌君如,四姨太梁惠灵)都是宜宾人。尤其是三姨太凌君如是他情感史上的一笔重彩。凌君如是宜宾宗场人,15岁入青楼,宜宾名妓。
  
  丁芝萍说,见过凌君如几张不同时期的照片,听到几位与凌君如相处过的人回忆,感觉到凌君如说不上绝色美女,却自有她的魅力。二八年纪的她,清纯如中学生,中年的她,妖媚如贵妇人,她不会吟诗作画,也不会歌舞,是个纯粹天然的女人。刘文彩对她充满着激情,爱得投入,以致承受着巨大的家族压力和社会压力,没有丝毫退缩,不仅将凌大迎入叙府公馆,而且在”二刘之战“中,与凌双双把家还,坦然面对父老乡亲莫测的目光和列祖列宗的灵位。“为了博取凌的欢心,刘文彩大肆挥霍,凌的各类用品、衣物要装50口大厢,各种绣花鞋400多双,有的鞋上缀满黄金做的小铃。”丁芝萍说这些资料的记载有些夸张,但当时她确实最富有,受女人们的羡慕和妒忌。刘文彩为她购置的公馆在宜宾市冠英街,是最具民国时代川南风格的院宅。两楼一底的木质正房倚城墙而筑,是当时宜宾城较高的建筑。端午节金沙江上划龙船,这里是最佳看点。因凌君如的介入,使得刘文彩与妻子杨仲华情感破裂,杨一气之下出走成都,从此刘杨分居。
  
  丁芝萍说,椐刘文彩后人回忆,刘文彩与凌君如没有婚约,只是事实婚姻,后来因凌君如红杏出墙出走,刘文彩仍多次写信叫她回来,但最终还是没能挽回这一情缘。
  
  也做善事
  
  为了对刘文彩其人其事有个总体把握,丁芝萍自2007年9月始,多次到大邑安仁采访。不仅再次参观了“地主庄园博物馆”,还采访了当地许多乡民。95岁的农民刘炳南说,刘文彩过年时会给穷人施米,施钱,按家里的人口给。乡民们都共同提及刘文彩在家乡办学、修堰、修水电站、修公路等善事。
  
  丁芝萍告诉记者,曾任当地“协进社”最后一个管事的刘则高老人带着她到安仁文彩中学参观并告之,刘文彩耗资3亿5千多万法币兴建的文彩中学,是当时全川最好的中学,刘文彩恐百年之后后裔执意收回校产,还口授训示,声明刘氏家族对校产只有监督权,没有使用权,更没有所有权。还将训示刻在石碑上,安放在文彩中学校园里告示世人。
  
  丁芝萍对刘文彩的评价是,刘文彩的一生应该是“前抑后仰”。即,他前半生在原始积累时期竭尽心力敛财,以致助纣为虐贩毒获取暴利,两手不干净;而后半生在家乡安仁办学修堰等,做了不少惠及群众的好事。刘文彩的干儿子、资深文史专家、已届90高龄的李仲龄先生表示,丁芝萍与刘文彩非亲非故,却站在第三者立场,以平常心态去调查研究刘文彩在叙府那个时期的故事。她多次去当亊人的老家及活动过的地方,访问各类人物,尽力将亊情的来龙去脉弄淸楚。
  
  “丁芝萍女士这本书内容丰富、资料翔实,对研究刘文彩兄弟在宜宾的历史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近日,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正在看《刘文彩在宜宾》一书。刘小飞称,自己多年来也一直在寻访考证爷爷的那段历史,但他大多精力都放在大邑,对于爷爷在宜宾的事,他很陌生。刘小飞称,丁芝萍之前也专程找他了解过爷爷的事。“我认为她书中所述的内容总体表达是比较客观的,且写得很认真。”刘小飞说。
  
  来源: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