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轻松看事,什么都放得下,也拿得起来。可是怎么被叫做“边人”呢?噫!快乐时候不多,我很快就没好日子过了;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当时只道是……罢了!风月谶语说的对啊!
  
  城里的雨,总是只有敲打铁质雨篷的当当声,雨滴顺着发锈的金属管留下,或是淅淅沥沥落下只能冲洗地上的污秽。
  
  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它们最终会随着那些黏糊的尘泥一起流进最阴暗的地方——城市的下水道。《双城记》里的下水道是个神奇的逃亡之处,我想中国的污水系统就没有那么奇幻了,在那一条条太阳照不到的夹杂着所有罪恶和痛苦的排水沟里,流过多少天上坠落的雨水,它们是不是干了坏事被造化分期,撒向人间,——人间,这样的无情的地方。
  
  2010年7月26日,我的日记里记载的福州的一场雨:
  
  雨是雪的精魂,今天有好多这样的精魂从空中咚咚坠下来,化入污浊的水中,陨灭不见。人是不是也这样,来到凡世后就染得失去本色……这本是四季轮回中的一瞬;年年都是如此。
  
  凝结着各种尘埃核的雨滴,携着大大小小的冲量,撞向水面又复归平静。在水波消解后,有谁会想起那一滴不大干净的雨水……平静的水面中又蕴有奔腾的生机,那些陨灭的水滴,是不是在江河中肆意畅游,哪怕已经没有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