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裸婚时代》完美的结局可以这样
  
  刘易阳看着坐在身边的佳倩,苦笑的问:
  
  “现在是不是该叫你杜太太了?”
  
  童佳倩看着眼睛里充满期待的刘易阳,存心想要逗逗他。于是反问到:
  
  “你猜!”
  
  刘易阳琢磨了一会,了然的笑了起来。
  
  童佳倩看着满脸笑意的刘易阳,回想起刚才在民政局和杜毅的对话。
  
  “杜毅,对不起。我想,我还是不能嫁给你。”童佳倩低头道歉,杜毅不语。
  
  “杜毅,你知道的,我跟刘易阳在一起八年。先不说这八年我们怎么走过的,单就在感情上,我还爱他。”童佳倩眼中含泪,转身望向窗外。
  
  “他不仅仅是锦心的父亲,还是我的依靠。我并不否认,我们的婚姻的却存在很多问题,但经过了这么多,我想,我们其实对婚姻也有了更加充分的认识,和理解。”
  
  童佳倩抬起头,阳光温柔的打在她的脸上。她仰头微笑的接着说:
  
  “或许,我们等待重逢的路还会很长,很久,但经历的这每一步,有锦心,有刘易阳,那怎样都不算苦。”
  
  看着身旁满脸幸福的童佳倩,杜毅心里也清楚,自己早就败在了起跑线上。诚然,自己的条件是比刘易阳要优越的多,但佳倩本就是个不看重物质的女孩,否则又怎么会嫁给一无所有的刘易阳,又怎会让自己这么多年念念不忘。
  
  杜毅,转身,佯装生气的望着童佳倩问道:
  
  “这些话,你怎么今天才说?弄的我白高兴一场。原本还真以为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佳倩回头,看着阳光帅气的杜毅笑着说:
  
  “有些事,有些人,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忘掉,可以开始我的新生活。但,来到这,真真正正的决定我要嫁给你了,我才发现,我真的没法欺骗自己,欺骗你。杜毅,你条件这么好,我嫁给你,对你来说真的是你的损失!不值得的。”
  
  “童佳倩,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一套一套的了?说话开始文绉绉的了,这可不是你大大咧咧的风格啊!”杜毅苦笑。
  
  “你就那么确定,刘易阳会跟你复合么?”杜毅走向窗台,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发呆。
  
  童佳倩笑着走到窗边:“杜毅,我要是对刘易阳这点自信都没有,当初怎么敢就那么嫁给他。”
  
  “看来,有些东西,真的什么都穿越不了。这场仗,我也输的心服口服了。”
  
  童佳倩疑问的问:“你在说什么?”
  
  杜毅手指向窗外,一个穿黑色羽绒服的人,快步向民政局疾跑过来。
  
  童佳倩微笑流泪,杜毅转身抱住佳倩说道:“去吧,那是你们的幸福,耀眼到光彩夺目,但也真是谁也抢不走。一定要幸福!”
  
  童佳倩看着还在傻笑的刘易阳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刘易阳一个高从墙边起来,憨笑的问:“那个,就就这么走了?”
  
  接着从兜里掏出两证,拍了拍继续说:“这,这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办点事不是!”
  
  童佳倩转身好笑的看着刘易阳说:“刘易阳,你那浪漫劲都哪儿去了啊?就想这么着就把我打发了啊?我告儿你,没门。”
  
  说着便朝楼梯口走去。
  
  刘易阳赶忙上去拉着童佳倩的胳膊,问到:“这,这又干嘛去啊?你这不会就是下来看看我的把?”
  
  童佳倩甩着胳膊,嘴里喊着:“干嘛,干嘛?我上班去啊,您老人家就在这办事吧啊,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咱俩再谈。这从恋爱到结婚总得有个过程把。”
  
  刘易阳傻了眼,问:“这,不是,这什么意思啊,您是说,咱俩这事,怎么着,还得谈?我看没必要了吧?”
  
  童佳倩挑着眼,看着刘易阳,笑了一下说:“没必要!我看咱俩这距离都快赶上银河了,那些甜蜜也都让生活给冲淡了。”童佳倩转身继续说道:“这再不让我享受一下恋爱的美好,我都要给婚姻当孙子了都。”
  
  趁刘易阳慌神的空档,童佳倩快步的跑走,边跑边回头冲刘易阳大喊:
  
  “刘易阳我告儿你,要想复婚,先恋爱再说,你做的有一点儿比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差,想复婚,你就做梦去吧。”
  
  走廊上开了几个门,探头看着刘易阳议论这什么。
  
  只有刘易阳自己站在走廊口傻笑着,掐着腰,仰头傻笑,时不时的做出“YEAH”的姿势。
  
  童佳倩跑出民政局,走到路边准备打车。
  
  回头看看民政局大楼,想想自己在这个楼里的种种记忆,不禁失笑,心想:刘易阳,这是上天派给我们的缘分,以后,不论是你还是我,都再也无法割舍,再也丢不掉了。
  
  拦下一辆出租车,笑着上车,绝尘而去。(背景乐:“你在眺望着谁,建筑了城堡。。。”)
  
  童佳倩一大早刚一出门,就看见刘易阳站在她家楼下,倚着车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嘴角带笑。还是那身衣服,还是她给他买的那双鞋,还是那顶潮爆了的老土帽,不同的是他脸上的那份幸福的光芒,让童佳倩挪不开眼,乱了呼吸。
  
  明知道刘易阳这一大早上是来等自己的,但却大步拐弯的童佳倩哼着歌走过刘易阳身旁,就等着刘易阳叫住她。
  
  而一旁的刘易阳似乎也是早就洞悉了她的想法,还没让她走上几步,就急忙拉着佳倩的手说道:“童司令,小的是特地来接您上班的,您麻溜的请啊。”
  
  童佳倩拿着架子,冲刘易阳笑着说:“什么意思啊,我这可无功不受禄啊,你这么死乞白赖的送我上班,有什么意图啊?”
  
  还没等佳倩说完,刘易阳就打开车门,把童佳倩往车里塞。
  
  童佳倩错愣后,大喊:“刘易阳你干吗啊呢?你再动我,我喊人了啊!”
  
  刘易阳一脸坏笑的一边把童佳倩塞进车里,一边说道:“你喊啊,你叫啊,你就是我刘易阳的女人,谁敢给爷们说一个不是,我弄死他。”
  
  说完,连忙跑到驾驶位子,低头给童佳倩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笑着说:“嘟嘟,宝贝儿,我们出发啦!”
  
  看着高兴的像孩子似的刘易阳,童佳倩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最近刘易阳被公司的事情,忙的是焦头烂额。越发的觉得应该好好的规划一下公司未来的发展,增添一些人手了。
  
  从冬瓜和孙晓娆走了以后,一直是他自己一个人支撑整个公司。不能否认,刘易阳在广告策划方面的确是个人才,自己一个人完成了不少的案子,在业界也慢慢有了名气,就连之前呆过的广告公司也再向他伸出橄榄枝,想要让他取代王Peter的位置。不过都被他婉言拒绝了。
  
  刘易阳经过了这么多,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要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能让他给佳倩幸福,能让他负担起家庭的重任。
  
  现在,他有了这样一个发展自己事业的机会,他不想放弃。刘易阳是个有职业理想的人,否则,他不会在最落魄的时候,仍旧拒绝童父的帮助,坚持己见。
  
  做好了招聘计划书,投到各大网站。想着最近两天,虽说自己每天不管工作到多晚,都要开车绕到童佳倩楼下,望着那温暖的灯光,直到灯熄灭才离开。但,和佳倩已有两天没有见面了,着实想的慌。
  
  刘易阳向后仰在座位上,手里摆弄这手机,脑子里想着该找什么借口把童佳倩叫出来见见。
  
  “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借口,干脆就这样去接她下班算了。”刘易阳按按微疼的太阳穴,拿起衣服和车钥匙,朝童佳倩公司出发。路上还不忘买了一束玫瑰花讨佳倩欢心。
  
  在车里坐等了一会,只见童佳倩和几个同事笑着从公司出来。
  
  刘易阳拿起副驾驶座上的玫瑰花,站在车旁,招手道,:“佳倩,这儿!”
  
  童佳倩看着拿花微笑着的刘易阳,呆在那不动。
  
  身旁的女同事们都笑着起哄道:“哇,太帅了,佳倩,这什么情况啊?!”
  
  童佳倩这才应过神儿来,开口说道:“什么,什么情况啊,那什么,我先走了,明儿见啊啊。”说着朝刘易阳走去。
  
  佳倩的一系列举动刘易阳看在眼里,美在心里。
  
  (插入,刘易阳曾经来接佳倩的情景,两个人又背又抱,好不幸福,佳倩骑在刘易阳脖子上。。。等等幸福的场景。)
  
  童佳倩走到刘易阳面前,抢过他手里的玫瑰花,揪着他的围巾低声问:“刘易阳,你到底想干嘛!钱烧的是不是!”刘易阳将童佳倩反手圈入怀中,用头顶着佳倩的肩膀,紧紧地抱着,不说话。
  
  周围又激起一阵尖叫声。
  
  童佳倩试图挣脱开他的怀抱,无奈刘易阳力气太大,难以挣脱。索性,她也就不再挣扎,顺从的在刘易阳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又过了一会儿,童佳倩见刘易阳还是没有松开的打算,觉得不太对劲。
  
  她拍了拍刘易阳的后背问道:“怎么了?你今天不对劲儿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刘易阳不语。
  
  童佳倩有些慌张了,着急的问:“刘易阳,你倒是说话啊?什么事你别吓我啊!”
  
  刘易阳将头埋的更深,略带鼻音的回答道:“佳倩。。。我。。。我是真想你了。真的”
  
  童佳倩动容了,两只手抬了放,放了又抬,最终紧紧的圈住刘易阳的腰。
  
  玫瑰花应声落地,掉落在他们脚下。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就算是玫瑰也无法代替。
  
  世俗再多的纷扰又如何,此时的俩人,只是一对相爱的,爱的铭心刻骨的平凡人罢了。
  
  —————————必胜客————————————————–
  
  “两份意式肉酱面,一份海陆双霸比萨,一份时鲜蔬菜沙拉,两杯奶茶,先这样。”刘易阳熟练的点餐,对面的童佳倩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流,不言。
  
  待服务员走后,刘易阳替童佳倩摆好刀叉,笑着说:“童老大,怎么不说话啊?您这样让小的有点无所适从啊。这以前哪次来这,您老不是乐的屁颠屁颠的啊。”
  
  看着又是一脸笑意的刘易阳,童佳倩嗔道:“刘易阳,你可真够没脸没皮的了啊,刚才那么深情,看着让人怪难受的,这才一路的时间,又成你那死样了。”说完继续把头转向窗外。
  
  深呼一口气,咧咧嘴角,收起一脸的笑,刘易阳伸手握住佳倩放在桌子上的手。
  
  “佳倩,我。。。刚才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都是发自内心的!在我刘易阳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童佳倩。我说过,有你童佳倩在的地方,才是我刘易阳的家。先不提锦心,就单你童佳倩一人儿,我刘易阳这辈子,势在必得。”
  
  佳倩转回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刘易阳。她没有想到刘易阳会说这些。而且是用不小的嗓音说出来。
  
  周围邻座的几对情侣纷纷转头看向他们,童佳倩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抽回手,但刘易阳却紧握着不放。
  
  此时刘易阳的眼里心里只有童佳倩一人,哪里还顾得上旁人的眼光。
  
  这时,服务员端着两杯奶茶走了过来,童佳倩眼神示意刘易阳松手。刘易阳视若无睹,看着佳倩,继续说道:
  
  “我刘易阳今年29岁,我和你童佳倩弹了8恋爱,结婚1年多,分开将近1年,今天我当着大家的面对你说,我的目标还是,要给你童佳倩幸福,给全家幸福,给我们的子子孙孙幸福。我会用我用实实在在行动干出来。虽说我现在没房,但有车了,也有点小钱了,也有了一颗给你的钻戒,但我那一直陪你到老的心依旧不变,等你老了我还会背着你,等你没牙了我还会嚼碎了给你吃,我还会等你死了之后再死,童佳倩,我依然爱着你,也爱着锦心,有你和锦心在的地方才是我刘易阳的家。童佳倩,我们复婚吧!”说着将佳倩的手拉到自己胸前,贴在胸口。
  
  刘易阳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桌旁的服务员站着端着杯子听完了全过程,更远座位的顾客也都站起来起哄,拍手大叫“答应他!答应他!”
  
  童佳倩害羞的低下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刘易阳也似乎是打定了主意,非得今天得到个准确的答案不行。死拽着童佳倩的手不肯松开。周围的安可声越来越大,不光是上奶茶的服务员被堵在桌边,其他上菜的服务员也都被挤得进退两难。
  
  童佳倩看了看周围的形势,不禁笑着开口问道:“刘易阳,你今天是不是故意找的托啊!”
  
  刘易阳握着童佳倩的手,蹲到她身边,严肃的说:“大家都是正义的化身啊,今儿你要是不答应我,那你可就甭想出这个门儿了。”
  
  童佳倩甜蜜的笑着,望向窗外,压住心中无限的甜蜜和温暖说道;“那好把,今天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但要是以后你对我和锦心不好,那。。。”
  
  刘易阳赶紧起身抱住童佳倩,接过话来:“那就让我诸事不顺,出门让车。。。”童佳倩紧着眉,连忙捂住刘易阳的嘴,怪罪道:“嘿,你这臭嘴,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呢你!快呸呸!”
  
  刘易阳深情的把手放在被童佳倩捂住的嘴上,握住她的手,拿到嘴边轻吻。
  
  “宝贝,我。。我真的。。。我现在特幸福。”刘易阳声音有些微颤,嘴角微笑。
  
  周围人都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刘易阳搂住童佳倩站起来,面对大家说:
  
  “我叫刘易阳,谢谢大家今天的祝福和帮忙。我。。。我今天特别幸福,因为我找回了我的生命,我的挚爱。所以,今天店里每桌我都将赠给大家一只玫瑰,希望我的幸福的感受,能感染大家!希望在座的人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场的尖叫声更激烈了,刘易阳低头,看着怀中的仰头向他微笑的童佳倩,微笑的说:“宝贝,我爱你。”童佳倩也伸出两只胳膊圈住刘易阳的脖子,幸福的说:“我也爱你。。。老公。”说完,便踮起脚,吻住了刘易阳的唇。
  
  窗外原本暗淡的道路突然被路灯照亮,一瞬间,光明照亮了整条街道。位于两条路终点的必胜客里,这对历经生活困难的恋人也从分叉的两点,又汇集到一起。尽管屋外还是一片冰天雪地,但屋内却已是春意盎然了。